第二章:尋找(1)
終於到了比賽的日子,10月9日的凌晨2時45分,我與神打到了APM的地下,我們都已經整裝待發了。
「樂,有戰略嗎?」
「操,要戰略的嗎,當然只有搜尋目標物,見到對手就射吧!」
嘟嘟嘟,手機響起,代表比賽已經開始。
「手機已經有目標物位置,我去找目標物,你去殺對手?」我說。
「不,當然要一起行動,只因一個人的力量太少了。」神打回答。
呯,有槍聲,代表…對方已經找到我們了。
「哇哈哈哈,已經找到兩個傻逼了。」其中一個彪形大漢說。
「他倆真弱爆了,這場對抗我們定勝了。」另一個人說。


他們這樣想就大錯特錯了,因為我們只是在測試他們的實力。
「好啦,要開始真正的戰鬥了。」我悄悄地與神打說。
「沒錯,幸好這次的比賽可以用武器,那就可以用我們的最強武器。」神打說。
嘻嘻,我的最強武器,就是穿在身上的一件改裝背心及必要隨身攜帶的錢包。
哈哈,可能你會問,一件背心和一個錢包,怎樣殺人呢。
只因兩個字----------------------改裝
我將一個個少少的彈口裝上背心,加上在背心裝上兩三個薄膜,用來裝彈,而錢包,就將其內部改造,裝上幾把有長有短的刀,哈,這些裝備對我來說已經戰無不勝。
爭奪戰已經開始了15分鐘,除左少量的槍戰外,都沒大的爭鬥。
「呀,忘記了有目標提示,快看快看。」神打忽然說。
「是,找到了,在二樓,快去。」我一看到便說。


我倆到了二樓,一看便看到那個目標物,想去拿時,一下槍聲就嚇停了我的腳步。
「哈哈哈,謝謝你們的幫忙。」那個彪形大漢說。
幹,他們知道我們的位置。
「那就這樣吧,我們分開行動,用這台電話溝通。」神打說。
「這台…3310?,你想得那麼周到。」我感激地說。
「當然,那你在這拖延他們,我去找目標物!!!。」神打說。
「好吧。」我說。
神打的離開,他們也察覺到,所以他們也分開行動。
現在我的局面是一對一,手槍對背心手槍。
「哈哈,你覺得你可以贏到我嗎,白痴。」彪形大漢說。


「肥佬,要鬥過才知道!!!」我說。
「呵呵呵,好好好,我不是叫肥佬,我叫大佬官,白痴,你叫咩名?」他問。
「哈,大佬官,大佬,我就測試一下你夠不夠資格做大佬!」我說。
「好,來吧。」他大聲喊!!
「大家一齊數3聲就開始!」我說。
「沒問題!!!!」他說。
大家一起喊:1……2………3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一輪子彈聲後
「幹,你都很強的吧!!!」他說。「大家都是這樣說。」我說。
  
另一邊廂
神打與另一個貌似神經病的在爭奪目標物
「這次的比賽一定要贏,要取得她的芳心!」神經病似的人說。
「那個目標物應該在這邊的,怎麼不見的?」神打在心裡問。


就在此時,大家都見到那個目標物,但是不見到對方.
.
.
.
.
.
.
.
.
砰,兩個人撞到一起,就這樣,兩個大男人的爭奪戰掀開了序幕。
 
<<如果有一天你的身份比發現,那你…就會身首異處>>
 
 
 


 
 
 
 
 
 
 
 
 
 
 
(2)
砰…,一聲巨響是因為兩個人的碰撞,不過撞擊的關係,爭奪戰馬上展開!
「幹,原來你都分開行動!」神經病似的人說。
「哈,這個方法不只是你一個想到的,爭奪的是目標物,來來來。」神打說。


神經病似的人聽到這個的挑釁,就飛快到神打旁,為了的只是一個比卡超的氣球…
神打其實一早已經策略,為的只是對方的錯誤。
「你個低能仔,一直只是懂得躲,難道你…..沒有對策對付我,哈哈哈哈,那我必定可以贏了!!!」神經病似的人說。
「你覺得呢?,不要說那麼多東西,如果不是你會很快敗!!!」神打繼續挑釁對方。
一路的挑釁,對方已經禁不住想奪取目標物,但神打…一早已經有準備。
神經病似的人其實叫…腓特烈。
腓特烈的一舉一動,其實神打一早已經預計到,只不過是為了等一個可以致他於死地的機會!
他…一個箭步走到神打的後方,但神打的敏銳的神經已經令他的身體一轉…
腓特烈他已經知道自己的步處比看穿,只有來個硬的。
「噢,你覺得你可以成功嗎,你不要那麼天真吧!」神打繼續刺激他。
他的速度愈快,步伐則愈亂。
誰知…
腓特烈的步伐亂的時候,神打卻被一枝箭打亂了他的節奏。
「嘈,那個射這支箭。」神打說一句殺人似的話。
「哇哈哈。」大佬官大笑說。


神打一看,驚訝當場,因為後面的人是.
.
.
.
是我—樂神。
「樂神你…,為什麼你會在他後面?」神打大聲問。
「神打你先冷靜,因為我地兩個已經說好左,這個比賽由我地兩個勝出,不需再爭奪那個目標物,不過…要有條件。」我說。
「要有條件?你說什麼,怎樣也好,回來我身邊再說吧!」神打氣急說。
「你聽我說先,因為他們覺得這個遊戲有復賽的可能,所以才給我地贏!」我說。
「沒可能,因為這個遊戲係一次過的,不會有可能有複賽!!!」神打說。
神打一說完,大佬官他一腳踢我的腿,而我則沒有任何的準備…
撻一聲後,大佬官拿出一把開山刀
靠,開山刀都帶在身……
下一秒,我會無知覺地死去,或是會比插中心臟而死.
.
.
呀…
為什麼會出現"呀"的一聲,不應該是這樣的!
我立即站起來看—原來大佬官的手臂中槍!!
「多謝你呀神打!」我說。
「這個時間未可以放鬆,兩個都未死!」神打說。
「是。」我說。
砰砰…
兩下開槍聲,令到整個比賽劃上句號了嗎?
 
<<為了殺人可以不惜一切,只因生活迫人>>
 
(3)
嘟嘟嘟嘟…
是什麼聲呢?
原來是電話的響聲,但為何有四下的…,不是應該只有兩下的嗎?
「媽的,你們也很強,但是為什麼有那麼好的機會都不殺我地?」大佬官問。
「嘻,殺左你地就沒有得再繼續玩,下次再鬥過!」我說。
「好,哈哈哈,你地要繼續努力呀!」腓特烈大聲說。
「當然會啦,你地安心吧,我地兩個…是戰無不勝的拍擋,是嗎,樂神。」神打問。
「是,我地要快點走,這裡要交回給組織處理好,如果不是聽日就一定比人投訴!」我說。
呀,電話響起了,我們都沒有看。
「恭喜樂神與神打勝出此次的殺手遊戲,下一個回合將於兩星期後進行,請繼續參與遊戲!」
「原來是恭喜我地,還以為是排行榜…」我說。
話聲未落,又傳來一陣電話的響聲
此次的遊戲已經完畢,而殺手排行榜已經有定案
第一位:蟲不知
第二位:詩
第三位:樂神
第四位:神打
第五位:迪
第六位:克善
第七位:腓特烈
第八位:大佬官
第九位:雷霆
第十位:血洗阿修羅
第十一位:金剛狼
第十二位:阿道夫
原來沒有任何一方有殺手死亡,但接下來的遊戲真的會那麼順利嗎?,而且都說明有殺戮遊戲,真的會沒人死嗎?我心想。
你一定會問—為何我之前是那麼想殺他們,但現在卻不行動?
其實現在殺了他們,只是會便宜了他們,等到最後的遊戲才殺,這樣他們一定會…死得有價值。
電話響起…
「樂神」
原來是經理人,他找我,即是已經知道出了排名…
「馬可,出左排行榜啦!」嘿,一招先聲奪人,可以搶主動權。
「我打給你不是只說這件事,有客找你,回來總部再談。」他說。
「原來是這樣,那我馬上回來,一會兒見,就這樣。」我說。
我還想馬可為何會那麼少的事情就打給我,原來有客人。
「嘿,這麼好呀,一勝出比賽就有客人找你,那你先走吧,你加快點回去,有什麼遲點再約!」神打說。
「好啦,那我先走,你有什麼事就打給我,再見。」我說。
哈,神打果然是我的好兄弟。
 
麵包店內,有兩個大男人,在商討一些關乎自己生死的事。
「這個客人也算恨,要用這種武器。」我說。
「應該都是,好明顯是想置人於死地,不過客人是女的,寫到明要目標死去才會給錢,但是數目可觀,接不接呀?」馬可問。
「接,但是要用什麼武器?」我問。
「白朗寧自動步槍,你懂不憧操作方法,因為不是你常用的武器。」馬可質疑中。
「當然沒問題,目標是怎樣的?」我問。
「是個苦力,資料等我找好,再給你定一個計劃。」馬可說。
當然,我們殺手要經理人,不僅是要有中間人,而且要有計劃,如果不是的話,我已經不存在於世上了。
呼,終於完成了一個遊戲,好應該整理一下武器。
嘿,你估錯了,我的武器不只是背心與錢包,當然有正常點的武器—槍械及見血封喉的藥。
不過這些藥當然是要一些必要的場合才會出動啦。
嘟嘟嘟嘟…
殺手遊戲二部曲—鬥快殺死目標
比賽詳情將於比賽前一星期公佈。

<<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