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鈴鈴鈴…
電話響起一陣熟悉的鈴聲
「神打,收到新一個殺手遊戲的資料,來我這裡談一談策略!」我說。
「有古怪,你…會有策略可言的?」神打疑惑地說。
「當然會,快點來,在麵包店等你。」我說。
「好,一會見。」神打說。
嘟嘟嘟…
群組一直都有討論的,他們原來都想一起討論,所以想約出來,但大家都沒有一個合適的時間,群組也是一個絕佳的地方。
一小時後…


「樂神,你決定用什麼策略?」神打問。
「其實都是要等有實際的目標先可以決定,但是都有點定案。」我說。
「是什麼策略?」神打緊張地問。
「慾…擒…先…蹤。」我慢慢吐出這四個字。
「…,都是一個好的策略,是呀,你有沒有看過他們在群組說的?」神打問。
「有,但怎樣點都要等詳細資料出了才可以訂到。」我說。
在這個時候,群組一句子令我雙眼發光:
「我們這樣討論,樂神和神打他們都不會知道,因為他們都沒有參與過討論。」
沒想到她會關心我們—蟲不知。
嘟嘟嘟…


第二場殺手遊戲資料
此場殺手遊戲,將會在下個星期二開始,為期72小時。
目標如下:
利天公司總經理—陳利天
神經病學專家—符神心
毒品拆家—利巧思
黑幫老大—朱學杰
大律師—曾天祥
退休消防總隊目—陳筋利
英國駐香港大使館大使—謝小中


遊戲期間如殺死對方的殺手,將會得到20分,殺死目標得10分,如果連續殺死目標,將會乘三倍分數。
如果在比賽期間獲取一半以上分數,將會立即勝出遊戲。
資料將會在比賽三天前傳到你們的手機,現在大家可以計劃一下。
「媽的,全部都好像好難對付,我地一起殺一個?」我問神打。
「好,先通知佢地,還有問他們想怎樣行動,再一齊談一談。」神打說。
「沒問題。」我說。
我在群組上和他們說了,他們回復我的是,你們去辨吧,我們都會合作殺一個人,分為三小隊吧,每小隊一個目標,接著再合力殺其他的,決定了目標再聯絡。
「好,我們就決定殺神經病學專家符神心,他比較容易對付,通知他們!」我說。
「沒問題,接著我們就計畫一下啦。」神打說。
我們就這樣決定了,又通知了兩位經理人。
這就代表要進入新的殺手比賽,所以又要整理一下武器了。
嘟嘟嘟…
手機的響起,代表新的殺手比賽越來越接近,這次…
又會有什麼大戰呢?
 


殺手組織資料庫
姓名:趙李天
代號:樂神
組織:天殺
暫時排名:3
原職業:樂器老師
簡介:一個寂寂無名的樂器老師,心情經常處於亢奮狀態,以殺手獎金維持生計。
 
<<兄弟,不只是一會兒的承諾,而是一輩子的兩脇插刀。>>
 
(2)
經理人計劃的時候…
「樂神,你們的對手有少少難度,所以你們要小心。」馬可說。
「沒問題,我們會小心的,神打,你的武器準備好了沒?」我問。
「當然沒問題,所以我們今日都要好好休息,明天就比賽。」神打說。


當晚的群組,都處於一個炸群的狀態,為的是…勝出比賽。
比賽前的一小時,我們已經到了目標所在地的地方,為的都是盡快殺掉目標,也希望能夠全身而退。
鈴鈴鈴…
電話的響起,代表比賽已經開始。
神經病學專家符神心的基地所在,竟然是香港的心臟地帶—中上環的,難道他並不需要大量的儀器幫忙嗎?
「喂,我是,那…一會兒在朗豪坊等,好,再見。」
嘈,他…要走,那...我們的比賽怎辦。
當我正要開槍的時候,比神打一手攔住…
砰砰砰砰…
四下槍聲
等等…
這四下槍聲並不是我兩發出的,那代表殺青的殺手已經到了。
「這個環境…一定要有好的計劃,還有一定要殺掉兩個殺手,不然下個遊戲就麻煩了!!」神打說。
「說得對,你說一下你的計劃來聽聽。」我沒腦地說。
「首先,我地要在目標出現之前保持低調,以免打草驚蛇,而且不可以給對方的殺手發現,不然就會很快出現大戰,到那時就麻煩。」神打說。


「是,附近又那麼多辦公室,不可以有太多的槍戰,不然明天就麻煩了!」我說。
說時遲,那時快
符神心的車駛離了基地,那我與神打駕車就尾隨他的座駕。
轉眼間,已經到九龍紅隧的門口,現在這個時候並沒太多車。
「神打,現在可以了嗎,我忍不到了!」我說。
「不行,殺青的人不見了,應該是有陰謀。」神打說。
未幾,符神心的車已經到了旺角
靠,到了旺角,我地點落到手,我心想。
想不到,殺青的殺手竟然在這個時候走到目標身邊,而…
目標竟然跟他們走,難道他們已經混熟了!!
而我們當然要跟去看看究竟。
這時電話響起了不尋常的鈴聲…
來電是不知明的號碼,一聽…
「哈哈哈哈,白目,跟我們來啦!」不知明男子說。
「你是什麼人?」我怒氣沖沖地說。


「想知,跟我們來吧!」他挑釁地說。
媽的,他們竟然可以說服到目標…
「神打,怎麼辦?」我快速地問。
「見步行步啦,不然目標一定比他們殺掉,接著我地就麻煩啦。」神打說。
「這個情況…,不需要先回避嗎?,他們可能有埋伏的。」我曾經經歷過這個情況,所以才這樣說。
「不用,這裡是人流密集的地方,殺手其中一條守則不是說不可以引起公眾恐慌嗎?」他反問我。
說起又是,那我兩就小心翼翼地跟上去。
他們竟然帶我倆到一個沒有人的地方—九龍公園。
「快快快,在這來一場生死大戰,勝出了就可以殺目標。」其中一個殺手說。
「鬥什麼,殺就殺。」神打說。
「有趣。」另一個殺手說。
砰砰砰砰…
他們一開槍,目標就跑
「他媽的,鬥快找到他的就算贏出。」他大口氣地說。
就在此時,警察交更後,一小隊聽到槍聲後,調查到公園。
他們四個會比發現嗎?
 
殺手組織資料庫
姓名:郭石林
代號:神打
組織:天殺
暫時排名: 4
原職業:音樂店文員
簡介:沒學歷的一個男人,但思考力比任何人都高,以思考型殺人而出名
 
<<友誼需真誠,殺人需勇氣>>

(3)
在槍聲過後,目標走了,而四個殺手都快速地尋找目標。
我和神打慢慢向九龍公園體育館逐步逐步走去…
另一方面,兩位壯碩的殺手,也在到處找尋目標。
而警察的一小隊,也靜靜地登上九龍公園…
三方的大戰一觸即發…
「樂神,我地背貼背行,一方面不需要害怕後面有人,另一方面可以確保對方的安全。」
「好,要互相照應。」
砰砰砰…
三下槍聲,提示我們對手近在咫尺。
我立即反擊,希望能夠給予對手一點的壓力…
但突如其來的一陣風,令我們反方向地走去…
是目標—符神心。
「不要走」我喊住
「你是傻嗎,殺我的叫我不要走,即是想我站在這裡給你殺掉!」符神心反駁。
砰砰…
兩下的槍聲,令符神心停下來。
「靠你們,圍剿我,有什麼事!」符神心大叫。
「對不起,我地是比賽當中,要殺你!」對面的殺手說。
「傻的!!!」符又在大叫。
在這個時候,一個電話打斷了我們的對話—是小倉的來電
「神打?」
「是,為什麼會打來的?」神打問
「因為在你們附近有警察,你地快點完成任務就走啦!」
「真的,沒問題,遊戲完了之後再聯絡!」
「ok,再見!」
神打掛線後,我們就急急捉住目標,而殺青的殺手都來搶奪目標。
砰…
裝了滅聲器手槍的聲音響起
「呀!」目標一下痛苦的叫聲。
「哈哈哈,我地勝出啦!!」一個健壯的男人說。
「沒有那麼簡單,目標還未死去。」神打說完後,立即拿出一把刀,在目標頸上劃了刀,目標立即倒地死去。
而我拿出登記了的智能電話拍了一幅相片,用以確定我們的殺人記錄。
「坑爹,你地死了!!」另一個男人說完後立即開槍,使我倆都反應不及。
他的槍法並不準,所以也不能傷我們一分一亳,而我們也因不想和他們火併五百個回合,又加上有警察在附近,所以我們也離去,而符神心的屍體及死因,組織會有專人負責處理了。
嘟嘟嘟…
電話的提示音響起,代表已經有新的分數了
殺手遊戲分數更新:
天殺:20
殺青:0
咦,為何會有20分的,我們剛殺了一個,還有一個是誰呢?
就在此時,群組傳來訊息:
我們殺了一個,大家下一個目標是誰?
此訊息來自—蟲不知。
這兩個女生真的快手,不過這代表不要惹她們吧!
「神打,決定下個目標了?」我問。
「決定?,先問問經理人吧!」神打回答道。
真是一個很穩健的人
「好吧!」我輕輕地帶過後撥了通電話給馬可,而他的回答是:「利巧思」。
而她的資料在結束通話後的十分鐘已經有了。
經常出沒的地方蘭桂坊的酒吧及近照一張。
那我倆也不等什麼,已經出發了
但我的直覺告訴我,這個目標比符神心難對付十倍…
希望能夠全身以退吧。
就在這個時候,感覺到後面一股涼意,難道對手就在後面?
一轉身,什麼都沒有
「神打,什麼事?」
「沒什!,剛剛感覺到後面有東西,沒事啦。」
「那就好,快點去,不要給殺青的人快過我地殺掉目標。」神打邊走邊說。
我也不理那麼多,跟上神打。
就在走出九龍公園後,一下重擊,令我失平衡
目標…就在身後,她這個時候不是在蘭桂坊出沒的嗎?
還有…她怎麼會知道我們要來殺她呢?
兩個大男人對付一個頑強的毒品拆家的一戰,究竟鹿死誰手呢?
 
殺手組織資料庫
姓名:李天詩
代號:詩
組織:天殺
暫時排名: 2
原職業:小學女生
簡介: 一間名校的高材生,被人欺凌而不還手,加入殺手行列是為了報仇
 
<<第一次後,會令人上癮,這就是你成為殺手的原因?>>
 
(4)
「趙李天,你竟然想殺我!!」利巧思大聲說。
「你我是朋友?」我說。
「你當然不想記起我,我就是你的初戀情人—利天賜。」利巧思憤怒地說。
「…,原來係你,為什麼你會改了名,還有會做這種害人害己的事」我說。
在這個時候,之前往九龍公園查證的警員回到巡邏的路線,恰好見到我們三個,所以上前調查我們的身份,幸好沒被發現我和神打的身份。
警察離去後,神打拉了我到暗角。
「那…我們怎辦好樂神,難道要殺你前女友嗎?」神打悄悄地和我說。
「這…不行,那我們保護她,殺掉那些來殺她的殺手,你覺得怎樣?」我說。
「那也好,加上殺掉殺手會有20分,這個是不錯的提議,不過要先知會經理人。」神打說。
說時遲那時快,電話立即響起
「神打,目標在你身旁的,為什麼不殺掉他」馬可打來,原來只是想問這件事。
「這個殺不得,她是我前女友來的,我剛剛也想打來和你說這件事。」我說。
「那…算吧,不過提提你們,要小心一下,附近出現殺青的殺手,必要時解決她們。」馬可諒解地說。
「好,有什麼消息再聯絡。」我說。
一掛線,一下凌厲的聲音出現。
「趙老師?」一個男人叫起來。
「陳生,那麼晚的?」我說。
「是呀,剛剛談到生意,你呢?」陳生說。
「我剛剛也開完會,正想回家,不說了,上課時再見。」我說。
「好!」他伸伸懒腰地說。
幸好沒被學生的家長撞見殺手的事,不然就大件事了。
「樂神,竟然說謊,不像你一貫的作風。」神打嘲笑地說。
話聲未落,一下微弱的槍聲響起。
嘻,說到聽力,沒什麼人能比得上我。
幹,我們還站在柏麗大道,完全沒地方可以給我們躲避子彈。
「他媽的,竟然給他們找到來這。」我說。
「沒辦法的,誰叫我們站那麼久也不行動。」神打嘆氣說。
「不要再說了,不然我們很快就會死掉的。」利巧心說。
「利巧思,你引開他們。樂神,你保護利巧心。而我就嘗試攻擊他們。」神打堅決地說。
「信你,巧思你要小心自己的安全,非必要你自己開槍。」說罷,我將其中一把手槍交到利巧思手上。
「沒問題,你自己都要小心。」利巧思用純情的眼神望向我。
「我數一,二,三,之後就開始。」神打說。
我們都忍住不呼吸,生怕會聽少了指示。
「預備!,一,二,三!」神打一數完,槍聲不斷。
砰,一下的槍聲,子彈剛好落在我的腳邊。
「好險,差點就中彈!。」我輕呼一聲。
「小心。」利巧心大叫,然後砰的一聲。
對方其中一個人中槍,另一個人就補位,可見默契十足。
而我和神打,各司其職,設法保護利巧心。
就在此時,一顆子彈正中對方殺手的面額,而他卻絲毫不動,難道他不覺痛?
我在思考之際,比一顆正在子彈打中,但此並不出奇,奇就奇在,這顆彈…竟然懂得轉彎!
「嘻,你們這次死定了!!」對方的一個殺手終於開聲。
「未必。」神打邊反撃邊回應。
「再看看!」另一個殺手挑釁般說出這句話。
砰砰砰砰…
再來幾下劃破天際的槍聲,令這次的殺手遊戲推上高潮。
砰…,利巧心中槍!!
我們二話不說地向開槍的方向還擊。
接著就將利巧心送到黑市診所處。
在這裡,可以說是最安全的,因為位於—深水埗區的一幢舊樓宇內。
「今次也算好的,沒有傷及主要器官。」天生說。
「怎樣也好,但是我們不可以這樣下去…
鈴鈴鈴…
是小倉的來電!
「你地有沒有受傷?」
「沒有,為何是你打來的?」我回答後問。
「馬可正在分析資料,給你們一會用。」她回答。
「好,我地在這裡會重整再出發。」我說。
「沒問題,再聯絡!」小倉快速地收線。
「我地這就去報仇,天生,麻煩你照顧她。」我和天生打了個眼色。
「沒問題,小心自己。」天生說。
離開了黑市診所,就微弱地聽到剛剛的殺手的對話。
他倆是怎跟到來的?
 
殺手組織資料庫
姓名:謝佳真
代號:蟲不知
組織:天殺
暫時排名: 1
原職業:集團總經理
簡介: 全港首屈一指的集團總經理,入殺手行列是為了快感
 
<<為了金錢,你可以去到幾盡>>
 
(5)
「不要走,我聽到剛剛那兩個殺手的聲。」出門前,我攔截了神打的步伐。
「那…我們先回去?」神打輕輕地說。
「是,在黑市診所再聯絡馬可他們。」我說。
「好。」神打一說完就回到天生的醫務所,並聯絡經理人,希望他們提供更多的資料。
「天生,這裡有沒有可以攔截他們的東西,因為他們兩個的目標是她。」一路說一路向她的方向望去。
「放心,這麼有高度的防禦設備,他們想攻也攻不入。」天生一說完就按下一個不顯眼的東西。
一下巨響後,令我們都目定口呆,因為眼前的與本來的大不同。
「哇靠,這裡那麼強的!」我大叫。
「放心啦,這裡只可以打電話,調查的儀器只是會查到這裡是一間普普通通的黑市診所,你地可以放心在這裡定戰略。」天生平心靜氣地說。
「…,想不到設備那麼先進。」我說。
「不要再說了,先聯絡經理人吧。」神打說出了我們重要的任務。
正想撥打之際,電話已經響起。
「喂,樂神,你地有沒有事?」馬可問。
「沒有,我們還在天生處,這裡很安全,不知你們那邊有沒有消息?」我問。
「他們只是在你們附近,而且我監測到帶有少量重型的槍械,你們要小心,畢竟你們只是帶著少量武器,對你們好不利。」馬可擔心地說。
「你可以放心,天生這裡的設備好完善,他們只是知道這麼是用來療傷的,其實入面有大量武器裝備,還有先進的防禦設施,我們不會有事的。」我說。
「那就好,我要去監測他們了,有什麼消息再聯絡。」馬可說。
「好。」我一說完就掛線。
就在此時,砰的一聲,令我緊張起來。
「什麼事?」我緊張地問神打。
「他們發現了我們的行蹤,不過好的是他們還未知道這裡的設備,應該還未查到這裡的設備,只知道這裡是黑市診所。」神打說。
「兩位,這裡好像有點東西反光,什麼東西來的?」利巧心慌張地問。
「靠,狙擊槍,他們為什麼會知道我們在這邊?」神打提出一個我很關切的問題。
「我都想知。」我簡單地回答。
「等等,我好像見到有點東西在你們身上。」天生拿走我們身上細小的東西。
「這個是…。」我不解地說。
「這個是最新的追蹤器,近至遠距離都可以命中目標,所以你地被命中都不知道。」天生簡單地解釋。
「進都想不到,快點毀滅了它,等他們不再可以追蹤我們。」神打一說完就將兩個追蹤器擲在地上。
「現在就是我們出動的時候,但是我想知這裡的武器有什麼?」我疑惑地問天生。
「你想用?,沒問題,這裡由刀劍到槍械都有,但是我不是全部都有齊,只限現在一般用的,不要介意。」天生傻傻地說。
「沒問題,好,我就用這吧。」我拿起我用過的槍械—沙漠之鷹.50。
神打也選好自己的裝備,就這樣出發了。
此次的出動,代表我們再一次勝出這一仗,或是令目標死亡?
 
殺手組織資料庫
姓名:曾詠迪
代號:克善
組織:天殺
暫時排名: 5
原職業:搬運工人
簡介: 一個平平無奇的搬運工人,但殺人的手法兇殘,喜歡虐待目標待其致死
 
<<除非我死了,否則我…一定要完成任務>>
 
 
(6)
裝備好,就出發。
這次任務肯定是艱鉅的,因為對手是兩個具有實力的殺手。
一出大街,就覺得附近有很大的殺氣。
砰砰砰…
不出所料,他們早有部署。
「樂神,小心,他們有部署的。」神打說。
「ok,我地分頭行事,打球他們的瞄準器。」我說。
「沒問題。」神打說。
分開後,我接近他們的營地附近,希望以一擊絕殺他們。
一步兩步…
慢慢地接近他們所處的大廈。
砰砰砰…
難道他們都分開行動…
「哈哈哈,還以為只有你地懂分開行動,我們都懂得的。」他大笑地說。
我以笑回答,再以槍擊挑釁他。
「靠你,想同我玩,奉陪到底。」他大聲地說,以顯示他的威武。
「來呀!!!,我先不會怕你。」繼續挑戰他的底線。
他已經出現了不耐煩的動作了,再過一會兒他就一定會出錯,這個時候就是我的機會了。
突如其來的一個電話,打斷了我的部署。
「喂,哦,哦,好,88。」
「放過你的命,遲點再殺你。」他大聲叫道。
「發生左什麼事,令佢連分都不要!」我心想。
他走後,我也不想太多,逐步向他們的總部推進。
在距離他們總部十米外,他…竟然再度出現,難度這是他們的計劃?
「來了,來了,我等你很久了!!」他囂張地說。
「算啦,你已經敗了。」我誇張地說道。
「什麼,我不信,我們不是那麼快就敗的。」他滿臉自信地反駁。
「你說的,不過,你好快就不會這樣說的了。」我用激將法令他再次陷入混亂的狀態。
「幹你,我不會再中計的,而且你今次會輸到悲哀。」他用我用的方法來攻擊我。
不過,我是不會中計的,因為我…已經一早做好了防禦的措施。
「這樣不會有結果的,來呀,殺我!!!!」這次我引誘他先出招。
砰砰砰…
他終於抵不住我的說話攻擊,向我開槍。
而我也沒有閃避,只因…我已經穿上了避彈衣。
「哈哈哈,中計了,又說自己那麼強,最後也不是中計了嗎?」我嘲笑他的愚蠢。
「靠你,我殺不到你,但是你覺得她會安全嗎?」他一語說穿我的心事。
她…不是躲在天生的診所內嗎?
另一方面,神打亦以緩慢的速度邊行邊打的方式向大廈推進。
砰砰砰砰砰…
那麼頻密的槍聲,是AK47嗎?
一看上方,就見到一支狙擊步槍指向神打。
「哈,不知你的頭有沒有避彈衣呢?」持槍的男人在問神打。
「他怎會知這件事的?」神打心內閃過一陣寒意。
「有沒有都不關你的事,而且…你會很快就會死在我手上。」神打回復過來道。
「有趣有趣。」他一說完就開火,希望置神打於死地。
這陣子才發現附近有人在監視他們,這次又會是什麼事呢?
 
殺手組織資料庫
姓名:陸湘兒
代號:迪
組織:天殺
暫時排名: 6
原職業:文員
簡介:面目和善,卻可為了金錢而殺人,而他殺人的藝術往往可以令他獲取高分
 
<<如果不能盡力戰鬥,那麼就會生不如死>>
 
(7)
「嘿嘿,想不到他們會這樣投入。」一個男人說。
「是呀,我們本身達成左協議,但是為公平起見,所以先辦這場比賽,等他們為自己的組織爭取決議權,其實我們已經決定了是五十五十。」另一個男人說。
他們是誰?
他們就是天殺的高層壯士和殺青的大佬冷夢。
但是他們為什麼會在一起,只因,這場比賽,只是一個引導。
用來為他們的合併作一個合理的解釋,而且因為一個字—錢。
因為合併能夠帶來更多的利潤,他們就來一場比賽。
這個世界就是他媽的現實。
話說回來
「他媽的,AK47,好型呀。」神打在挑釁對方。
「是嗎,這個比賽好似沒有說不給用槍的,你都有用啦。」對方無知地回應。
「你都傻的,小心你後面。」神打以一句說話令對方轉身,然後一聲…砰
「你這個…死…人…,竟……然…呀」
砰砰砰…
神打再打出三下,了結對手的性命。
另一方面
「哈哈哈,你覺得我會什麼都沒有準備就同你打嗎,你前女友,現在面對著的應該是…天神,他本身不是遊戲的人,但是他將會好快是。」他含笑地說。
我一再受到驚嚇,而期間受到他的槍擊
我的右臂中了槍,所以我立即找地方躲避,然後用本身用來隱藏身份的電話—Nokia的3310通知神打,希望他可以保護利巧心。
「膽小鬼,為什麼不堂堂正正和我較量。」他竟然在挑釁我。
不過我沒有理會他的挑釁,因為我要忙著—打電話。
我這一個電話,是打給天生的,因為他是和巧心一起,所以希望他留意身邊的人和事,不要讓巧心再有事。
「那位?」天生問。
「天生,我是神打,巧心是在是在你旁邊?」我急急地問。
「是呀,什麼事?」他悠悠地問。
「對面的殺手說有個叫天神的殺手去殺巧心,所以你要看附近有沒沒有什麼可疑人物。」我說。
「好的,你要小心…」
天生說到一半就斷線了,他不會出什麼事吧!
一掛線,電話響起了。
「樂神,你那邊怎樣?」神打說。
「那個人傻的,你不要理啦,我可以處理,你去保護利巧心先,我怕天生不可以保護到她。」我不護自己的狀況,我的心只關心利巧心的安危。
「沒問題,你自己都要小心。」神打一說完就掛線。
「還好有神打這個好兄弟,希望他們會平安大吉。」我心想。
這樣就行了,我可以全力和他決戰了。
我一轉身,一下槍聲,為這次戰鬥掀開一次新的序幕。
 
殺手組織資料庫
姓名:蔡生物
代號:腓特烈
組織:天殺
暫時排名:11
原職業:富商
簡介:上市公司主席,加入殺手行列是為了令集團有更多流動資金。
 
<<用金錢可以買到的不只是一個人,而是一灘…鮮血>>
 
(8)
砰…
一下槍聲,令他也防不勝防。
「靠你,你那麼喜歡玩,我和你玩到尾。」他很大口氣地說。
「沒問題,但是你覺得你還可以玩多久呢?」我一問他也打了個問號。
我就趁他不留神,一槍打到他的胸口,令他不能作出任何的反擊。
「嘿,你覺得係邊個嬴呢?」我留下了這道問題就拂袖而去。
我不顧他的生死,也不管拿不拿到分數,只因我的心也記掛住她。
嘟嘟嘟…
殺手遊戲分數更新:
天殺:40
殺青:0
「為什麼會有40分?」我心想,「難道對方有殺手死了。」
於是我撥了一道電話給神打。
「喂,神打,為什麼會有多20分,又沒有目標死了的提示?」我心急地問。
「哦,因為我殺了他們的殺手,所以就有多20分,為什麼你會有時間打給我,你那邊弄好啦?」他一答完立即反問。
「我打傷左他,但是我擔心利巧心所以不敢戀戰。」我顯出尷尬的聲線。
「原來你…?,係呢,那你現在那裡?」他問我。
「我現在在小巴,正在坐車去,你又在那裡?」我問。
「我差不多到診所,那一會見面再談吧。」他一說完就掛線了。
一掛線,就覺得附近有不妥,一眼環視四周,就發覺附近的人都急急地下車。
「還未到總站,什麼事呢?」我心想。
就在這個時候,小巴司機向我迎面襲來。
「靠,這樣你都可以避開,你是可以的。」一把陌生的聲音說。
「操你,你想死,我奉陪到底。」聽得出他也是殺手的我回答道。
「嘿,在這裡鬥一定會引起公眾恐慌的,不如找過一個地方我們再鬥?」他一面自信地問我。
「好,你想在那?」我聳聳肩地問。
「就這裡的後巷,那裡平常沒有什麼人出入,又乾淨,反正我地的決鬥,只有我地兩個知道都沒有什麼所謂吧。」他平淡地說。
「好,就這樣,我先報上名,我叫樂神。」先禮後兵,這是我決鬥前的慣常做法。
「我叫天神,大家都有個神字,應該都差唔多實力。」他笑著說。
他媽的,他就是天神,我一定要報仇,報上次的刺殺之仇,還有可瑩中槍之仇。
「是嗎,我就覺得我會比你更強。」我大口氣地說。
說完這句完後,就到了所說的後巷。
「都算乾淨,反正我很快就會殺了他。」我心中盤算我與他之間的實力距離。
「剛剛的人不是說你去殺我們的目標嗎?,你怎麼會在這裡?」一面疑惑地問。
「你都傻的,我怎麼會殺你們的目標,我只是想引你坐我的小巴,誰舍你真的會上勾。」他一面奸笑的樣子說。
「你是行的,來吧,我不會怕你的。」又像上身的我對什麼事都不怕。
這句說話後,就感覺到手機傳來鈴聲,但我無閑兼顧,因我正在全力戰鬥。
一小時過後,戰鬥仍然持續,但不同的是,他的速度慢下來,而我也有少量的減緩,但我也不禁一擊把他推到,因為我要去拯救利巧心。
在路途中一面查看電話及保持戰鬥狀態,希望有最新的消息及以防敵人突襲。
就在我離診所差一個路口的時候,給突如其來的一聲爆炸聲,令我為止一震,究竟發生何事?
 
殺手組織資料庫
姓名:趙昭年
代號:雷霆
組織:殺青
暫時排名:7
原職業:DJ
簡介:為人熟悉的電台主持人,但做人低調而因生活所逼,殺手能令他獲得比DJ更高的收入,故此加入此行列
 
<<要有不怕死的精神,才是出色的殺手>>
 
(9)
砰……..
一下大的爆炸聲,令我為止一振,呆了一會兒,才慢慢轉醒過來。
「什麼事?」我一聲大叫,而街上的人都覺得我是瘋子。
突然手機傳來電話的響聲。
「樂神。」一接聽,就傳來最急促的聲音,就是我的好拍檔—神打。
「你要小心的附近,因為我見到有一支狙擊槍,我怕附近都會有其他的狙擊槍,所以我打來是通知你要小心,小心街上的任何人,我驚不是只有狙擊手,有人會拿細細的刀,你死了都不知,我在醫務所等你,見面再談吧。」
未等我開聲,他已經掛線,不過我想他們應該沒事,否則也不會有時間打給我吧。
不過...剛剛的爆炸聲是什麼的一回事呢?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就動身前往查看爆炸的原因。
躂躂躂躂…
這不是機關槍嗎?,為什麼會有機關槍的出現。
我看一看街上的路口鏡,一看就嚇了一跳,因為那個人就是殺青的殺手,而他旁的大廈頂部,有一台狙擊槍,而那個殺手手上亦拿住一個用來控制狙擊槍行動的狙擊槍用遙控。
我就快快打給神打,希望他可以從上方向敵人發動攻擊。
「神打,你見到那支槍我已經知道是誰的啦?」我快快地說。
「那就好,你現在在那?」他擔心地問。
「我現在在醫務所旁的街,可能他們已經知道我們的行動,你要好好保護巧思,我嘗試下分散他的注意力。」我堅定地說。
「好,你要小心,我試下在上面這裡攻擊佢。」神打說。
一說就掛線了,不一會兒就聽到後巷傳來了一陣開槍聲。
聽到後我也大膽地走向他的位置,希望置他於死地。
「大俠饒命!!!」他大聲地說。
「饒命??,怕死就不要做殺手吧,做經理人沒有那麼容易死,哈。」我大笑地說。
突然手機響起了鈴聲,原來是馬可打來的。
「馬可。」我先發制人地說。
「樂神,你沒有看電話?,差不多可以贏,不要再理利巧思,她應該都不會被殺,快點去找那個目標,把他殺掉吧。」馬可緊張地說。
「真的,沒問題。」我緊急地回應他後就掛線。
為何我要那麼快就掛線,只因我怕那個手下敗將逃走,但…一聽完電話後,他就逃得無影無蹤。
算了吧,先去找神打再商量下一步的策略吧。
目標謝小中被天殺殺手殺死,目標陳利天被殺青殺手殺死,各加10分,現分數如下:
天殺:50
殺青l0
看完訊息,就比一通訊息打斷思想,這段訊息是來自…神打。
我一看到就打給他,希望知道這段訊息的用意,亦都希望得悉他們的狀況。
但未沒有任何的回復,神打你們不要有事。
眼見這個情況,我立即打給兩位經理人,暸解他們的狀況和身處地點,我立即決定去找尋他們,再完成這次的比賽。
呀,可以在殺手的群組找他的,哈哈哈,我也忘了。
 
殺手組織資料庫
姓名:周允行
代號:大佬官
組織:殺青
暫時排名: 8
原職業:小學老師
簡介:小學老師,做殺手是為了教訓虐待兒童的家長,不殺目標以外的人。
 
<<失敗只是一線之差,成功與否只在乎你怎樣看事情>>

(10)
「神打,你們在那,我好擔心你們呀,聽到這段錄音就打回給我吧。」我在這一個小時內都不停打電話給神打和那個她。
鈴鈴鈴…
我的電話鈴聲突然響起,原來是馬可,咦,為何是三人會議呢,難道是小倉,來個三人會議,用意何在呢?,有什麼事拜託馬可說不行嗎?
我一接聽,馬可就急速地說出一句震驚我的說話:
「樂神,你聽好,神打被其中一個目標捉左,但是暫時未可以知道對方有幾多人馬,你要小心,我都通知了其他的經理人,到時你地再聯絡,我現在SEND資料去你的電話,你萬事都要小心,人可以不殺,但是怎樣都要救回神打,盡可能殺掉對面的殺手,因為對將來的遊戲都會有用。」
他的說話,一句一句地銳在我心中,只怪我未有及時前往幫助他們。
一把聲音突然把我拉回現實,是小倉。
「樂神,你一定要救回神打,他是我的做經理人那麼久遇到最好的殺手,你要記住,目標可以不殺,但人不可以不救。」
「沒問題,快點給資料我,我現在就去救他們。」
我說完這句,就立即陷入思考之中,雖然我的思考能力遠低於神打。
就在這個時候,Whatsapp通知響起,代表有人傳了訊息給我。
傳訊息給我的不是別人,而是我的經理人—馬可,他是通知我目標的資料。
目標:朱學杰 職業:黑幫老大 出沒地點:油麻地,尖沙咀
他的職業是黑幫的老大,所以未知他有多少手下,你要小心,亦要避免大規模的殺戮,要減低這次戰鬥所受的傷害。
我回應道:「沒問題,完了再聯絡,我現在聯絡其他殺手,希望集合了再一齊去。」
我先在群組與蟲不知,詩,克善和迪幾位殺手商量後,決定在油麻地地鐵站先集合,再去營救神打和殺死目標,希望藉以減低死亡人數,好讓組織處理。
「樂神,知不知道對方的大約實力?」一到埗,蟲不知就先聲奪人地問我,不過這樣都是爭取時間,只因…我們的職業是殺手,對方亦可能知道神打的身份,但若果他們是想殺害神打,就不會大費周章,難道目標並不是他,是…利巧心?
怎樣都好,神打你也不要有事,我不想失去你這個好伙伴。
「樂神,不要擔心那麼多,越擔心會越集中不到精神,我們都是行快點啦,越晚越多人,這樣一定會引起公眾恐慌。」蟲不知說。
「好。」詩突然變冷漠。
我們就這樣一邊討論一邊向目標的大本營去拯救神打與刺殺目標。
就這樣去到目標的大本營前—油麻地果欄。
我一大步踏上前,快速地掃視四周。
砰砰砰…
三下槍聲,令我卻步,而周邊的四個殺手朋友都向我開槍的那個方向開槍。
令他們都害怕了一下。
「靠你,竟然找到上門,你們受死吧!!」一把男人聲劃破天際。
「你還這樣說,你們捉了我的朋友,不找上門你們會放人嗎?」我咆哮地說。
「你們的朋友?,哦,帶他們出來。」一聲命令,令一眾手下把三個人帶了出來。
他們就是黑市醫生天生,神打和她…我的前女友—利巧心。
「那個是你的朋友?,他,他還是她?」他邊指邊問我,說到最後是最大聲的。
「中間男的。」我大叫著。
「哦,他就簡單啦,放人。」大聲地下令,神打就此獲得釋放,而天生和利巧心則繼續被他綁架住。
「要不要放開另一個?,女的不要叫我放,因為佢拿了我全部的貨,你想我放她,你想多了。」他大叫說。
「好呀,看看那個先死,兄弟姊妹,上。」我猶如大佬般的下令,而他們都聽從我的指令大殺一遍。
「全部給我上!!!!」黑幫大佬大喊一聲,各大漢都向我們的方向撲來,而我們都向他們開槍。
一場腥風血雨的戰鬥也再開始了。
 
殺手組織資料庫
姓名:洪大仁
代號:血洗阿修羅
組織:殺青
暫時排名: 9
原職業:印刷商
簡介:天生有異於常人的敏銳感覺,能夠殺人於無型,死於殺手對抗賽。
 
<<任何人都會有罪的,但視乎你的想法而將自己定在什麼位置。>>

(11)
我們一行六人,與他們大戰開始了。
而黑市醫生天生則在旁觀察,希望找到機會拯救巧思。
在這個時候,一支箭射向場的中央,這並不是我們的武器之一。
「這支是…」我驚訝地說。
「哈哈哈,終於找到你們了。」一把熟悉聲音從遠方傳來,這把聲不就是大佬官!!
「你們真是呀,為什麼會給人跟蹤到來的。」神打一邊憤怒地說一邊應戰。
「不要再說了,快點殺了他們再殺掉目標吧。」蟲不知說出重要的一句話。
此時,我與神打背貼背,突然感覺到背部傳來幾下觸摸,這是提示?
我想了想,這就是前幾天神打提出的一個重要的策略。
現在就施展我們獨特的技法吧,這就可以嚇他們一驚!
此時詩,蟲不知,迪,克善四個沉著應戰,而我與神打就左右向目標推進。
「他們都在應戰,沒人可以保護你。」我向他挑釁,而大佬官也在此時接近目標。
「誰說我沒有戰鬥力」他立即從腰間拿出一把小刀,希望用以抵擋我們的攻擊。
「大佬官,你小心。」我大叫一聲,令目標向後一轉,我和神打立即用槍的佩刀向其作出致命一擊,大佬官也在此時作出一下的攻擊,目標就立即倒地。
「你們的boss已經死了,你們想怎樣?」呀,我忘記了她—利巧思。
她向朱學杰的手下表明他已經死去,令他們都開始發難,因為他們都想成為下一任的最高領導人。
「巧思,小心呀,他們開始發難,想殺掉對方,而且希望成為下一任的領袖。」我緊張地說並向巧思所處的地方推進。
因為我擔心她,所以都不敢戀戰,只是對他們作出一點攻擊,令他們不能作攻擊。
就在此時,後面出現一個身影,他是—大佬官。
「小心。」大叫一聲後,我立即開槍,希望阻戰他的攻擊。
而巧思在我的提醒後,立即轉身想看看發生什麼事。
「多謝你救我,我就知道你不會殺我的。」巧思窩心地說道。
「你不要太纏身,因為我們的比賽還未完結。」我認真地說。
呀,我的心突然比刺一下,因為有點事好像還沒做,想起了,就是影相上傳。
突然一下手機響聲,令我抽回現實,因為這是新的提示。
目標朱學杰被天殺殺手殺死,加10分,現分數如下:天殺:80殺青l0
因為天殺已經取得過半的分數,所以這場比賽由天殺取得勝利。
「呼,終於勝出了,我們回去吧。」蟲不知一看完就說。
「好了,我要去開會,大家下次再見。」迪邊走邊留下這句話。
「傻瓜,你贏啦,要請我吃飯。」利巧思已經把我當作男朋友,但我們不是已經分手了嗎,我的心一直在想,是不是還是喜歡她的。
「兄弟,我不騷擾你們啦,我先回去,有什麼事就電聯吧。」神打說完後立即撥電話給小倉,希望和她一起共進晚膳,慶祝這場勝利。
「巧思,我要先打給經理人,一會兒再找你吧。」我找了一個藉口先走開一下。
我打電話給馬可,而他說了一些我不明的說話,好像是下個遊戲的資料,下個遊戲會是什麼呢?
 
殺手組織資料庫
姓名:黃銘金
代號:金剛狼
組織:殺青
暫時排名:10
原職業:作家
簡介:做殺手的目標是找靈感寫作,武器為沙漠之鷹。
 
<<友誼需要真誠,殺人需要勇氣。>>

(12)
「樂神,你現在先回來,有重要事和你說。」我的經理人忽然說了這一句。
「好的,我現在就回來,不過巧思找我吃飯,怎麼辦?」我把這難題拋給馬可。
「這…,叫她一起回來,我們制定了戰略再一起吃吧。」馬可解決了我的難題。
「好的,那一會兒見!」快快地掛線的我,就和利巧思說,而她亦答應跟我回去。
回到我的殺手大本營—沙田某麵包店。
「馬可,你那麼趕叫我回來,究竟有什麼事?」逼不及代的我一入店內立即問。
「因為有任務加查到第三回合的資料,不過利巧思小姐你可不可以先迴避?」馬可向利巧思問了這問題,而她的答案當然是可以,因為她還想跟我共進晚餐。
利巧思離開後,我和馬可快快關上麵包店的門,而且打了一通電話給神打,希望他能夠與經理人小倉來共商戰略。
「好,我和小倉馬上就過來,等我。」神打一聽到後,立即回應了我的說話。
「馬可,等他們來的時候,不如你先跟我說說第三場比賽的詳細資料吧。」在等待的時間,我和馬可說了這一番說話,希望盡快知道第三場比賽的資料。
「不好吧,我不想再說多一次,不如先談那個任務吧。」馬可想了想便道。
「也好,呀,上次的任務我都還沒完成。」我一想起任務,就想起上次槍械任務。
「那個不需要了,因為組織知道你忙著應對比賽,已經幫你回絕。」他冷冷地說。
「那就好,是呢,這次的任務是怎樣的。」聽到馬可這樣說,我安心了便馬上問。
「這次的任務是要殺害B級人物,是暫時你接到最強的任務,這次一定要用刀劍類武器,而且要求盡快完成任務。」馬可慢慢地道。
「沒問題,我先檢查一下我的武器。」我說完便通走向店舖後的倉庫,走到最入的房間,這裡便是我的武器庫,入面有少量槍械及幾把強力的刀劍。
這次的任務就決定用這把啦,這是我用得最多的刀劍武器—維京劍。
未幾,神打與小倉已經到了,而在他們身上都看得出他們的倦意。
「馬可,你可以說你知道第三場比場的細節了嗎?」他們一到我馬上問。
「可以了,這是第三場比賽的資料,小倉你也會收到的。」馬可看了看小倉便道。
「我也收到,只不過不想他們太辛苦,所以沒有說。」小倉一面尷尬地說。
「好了,我們就討論一下我們的戰略,因為很快就舉行了。」樂神就幫小倉解圍。
第三場殺手比賽—殺手全面開戰
比賽詳情:這場戰鬥為期7天,期間雙方進行斯殺,亦都需要找尋目標物,第一場比賽的目標物,各位需要拿出來,因為是次目標物需要它才能啟動。
如果殺掉對方殺手,請拍照寄到指定的電郵地址以進行確認程序。
「這次的任務都很好吧,可以殺掉對方的殺手,不過怎樣才定奪勝利呢?」我有這一個疑問,接著的一下響聲,就解除了我的問題。
是次任務的勝負,將會是由比賽期間有沒有公眾發現你們的存在,殺人時間的環境等等多項因素,當中包括殺手掛行榜的計算方法,順帶一提,雙方組織在期間收到逾千個加入申請,所以組織將會在比賽完結後舉行一次見面會,安排你們見面,最後,希望你們盡情令遊戲添上色彩,天殺領導人壯士。
「…,遊戲,這組織究竟想怎樣!,但是那麼多人加入,我們的工作分薄很多了,不過首要的任務是解決殺青的殺手。」神打一口氣說出幾個重點。
「怎樣也好,我們先集中處理這次的比賽吧。」我也接神打的語尾說下去。
「這樣吧,我們先定下戰略,再慢慢談,否則必敗無疑。」小倉一語中的。
「好,我們就先訂戰略,快點定下,因為我也有點餓了。」神打快快說出。
「行了,我們應該很快就可以訂下了吧,因為我們都滿有默契的,所以不會有什麼問題。」我說出兄弟間最有默契的事,而且他也很同意這些事。
不知不覺,我們談了一小時三十分鐘。
「真是的,不是說很快完的嗎,為什麼會談了這麼久。」神打說。
「沒關係吧,我們快點去吃東西啦,我肚子差不多餓壞了。」小倉也在抗議。
我一開回手機的網絡數據,就見到利巧思傳了大量的信息給我,所以立即打了一通電話給她並約了她在我們吃東西的食肆外見。
「樂神你…對她餘情未了?」神打問了一條很曖昧的問題。
「誰說的,我…當她只是普通朋友。」我眼神在閃避。
「你的眼神已經出賣你了。」神打大笑地說,並且把手搭在我的背脊上。
說了一會兒,已經到了我們的專用飯堂—人海飯店
「你們說什麼說得這樣開心?」利巧思一見到我們這麼開心便問。
「沒什麼,只是談我們的經歷,你也說說你的經歷吧。」神打問她。
「算了,我不想算。」利巧思望了我一眼後便說。
這時候食物就到了,我們吃完這頓飯後馬上解散了。
回到家後,我洗了一個安心的澡便回到床上補回這幾天都沒睡的覺。
這時手機響起了有信息傳來的鈴聲,一看,原來是利巧思的信息,她想約我下星期去逛街,我想了想便答應了她的逛街之約。
再看多一次她傳給我的信息,難道我真的再次愛上她了嗎?
心中浮起一面睡意,就這樣敵不過睡魔的侵襲,睡到另一個太陽上升的時間。
這時收到馬可的信息,說再談談任務的細節,不過有點事要見面才能說清楚,這又是一件什麼的事呢?
接下來的殺手遊戲又是什麼的一回事?,無論怎樣,一定要勝出。
 
殺手組織資料庫
姓名:董傑林
代號:阿道夫
組織:殺青
暫時排名:12
原職業:劊子手
簡介:某機構的殺人專家,視力驚人,能夠殺掉20公里外的目標
 
<<冷酷,殺手必需具備的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