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 這裡有人坐嗎? 介不介意我坐在這裡?” 一天中午在醫院食堂裡獨坐的 Eva 抬頭看了一眼和自己說話的人, 哪是一位年紀不算大的身穿白大褂的醫生, 當然也是端着一盤午餐. 

“哦, 這裡沒人, 請坐.” Eva 說完了才覺得為何這位醫生知道自己的英文名字, 自己衣服上掛牌子上寫得可是自己的中文名. 她第二次抬起頭望了望對面這位頗為英俊的醫生, 竭力在自己的記憶庫中找出這位醫生的一些資料, 但是很可惜無論Eva 多努力, 腦海裡連一點頭緒也沒有. 醫院裡沒有什麽東西會比社會上其他地方多的, 除了病人多還就是醫生多. Eva 平時并不留意醫生, 醫管局屬下醫院裡的醫生不是年輕的實習醫生就是那些年長的醫學院老師, 像這樣三十來歲的醫生到還不多見. 醫生在 Eva  這些職員的眼裡就如同來自於銀河系外的異星人一樣, 大家不是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 連大家呼吸的空氣可能也有所不同, 因此, 平常醫生在自己的身邊走來走去, Eva 幾乎是從來就沒有留意過, 因此, 這位醫生雖然長得很英俊, 但 Eva 依然是沒有任何的概念. 她本想問問這位醫生為何知道自己的英文名字, 想了想, 還是沒有開口.

“Eva, 你怎麽每天都是一個人在這裡吃飯的?” 對面的醫生見 Eva 抬起頭望了自己一眼, 然後又默然地低頭吃飯, 他也靜默了一會, 似乎在等 Eva 開口, 然而他可能不知道 Eva 天性就是不喜歡說話, 特別是對陌生人, 而且是一個來自不同星球的醫生. 他等了一會, 見 Eva 毫不做聲, 因此又問道.

“你怎麽知道我的英文名字的?” Eva 有點忍不住了, 對面的他不但知道自己的英文名字, 而且也知道自己每天都會在同一個時間在同一個位置上吃飯, 如果他要是再留意點自己, 自己點的餐幾乎是有規律的, 一週一重復, 也就是説這個周一吃的東西和下個周一吃的東西基本是一樣的. Eva 再愚鈍也估計得到這位醫生是有意和自己說話的, 不免有點警惕起來.

“我叫 Francis, 是外科醫生, 留意你有一段時間了, 問過你的同事, 才知道你的英文名字.” 果然坦白, 連一點掩飾也沒有. 





“我有什麽值得留意的?” Eva 在警惕中夾渣着一絲羞澀, 畢竟對面坐的那位還是有點讓 Eva 心動的男子, 但在確定對方的動機之前, Eva 的警惕心還是占了上風.

“你不知道你長得很清秀? 和你們部門那班師奶相比就有點鶴立雞群的感覺.” Francis 眼光直視着低著頭的 Eva 說道.

“哪又如何啊?”  一副拒人千里的表情與語氣, Eva 知道他是在讚美自己, 但用那班師奶去和自己比, 多少內心還是有些不舒服, 當然也有警惕心的緣故, 這年頭保不準是他有什麽不好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