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哪有什麽好事找我, 不就是和你一樣, 談論些性愛方面的煩惱, 你是代朋友來問, 而她則是説自己的事情.” 果然吃人東西口軟, 雖然 Cindy 覺得 Fiona 有點八卦, 但還是將上次的話題説了出來.

“她也有這方面的問題?” Fiona 裝出好奇的樣子.

“Betty 説她近些年來談過幾個朋友, 但總是才交往了一兩個星期就找藉口約她上床, 你知道她這份人, 她總覺得這些男人都是為了占她便宜才與她在一起的, 別人一提出想上床她就讓他滾蛋, 結果一個是如此, 另一個也是如此! 這不就找我諮詢, 問我男人是不是都用下半身來思考的動物.” Cindy 邊吃邊笑得花枝招展, 她覺得做愛就做愛, 有什麽值得大驚小怪的.

“哦. 那你怎麽説. 我到覺得無所謂, 上床就上床罷, 做好保護措施就可以了.” Fiona  説得很輕鬆, 似乎她就是這樣想的, 其實她與那個兼職電腦老師之間也曾為這個問題而煩惱過, 男人基本上都是一樣的, 認識不久就藉口約自己周末去離島度假, 度假純屬廢話, 相約做愛才是真事. 如今這個社會, 訂婚是結婚的預演, 而做愛則是確定拍拖的儀式, 連愛都不讓做, 還談什麽朋友? 

面對這個現象, Fiona 用故事 <西廂記> 來安慰自己, 人家張生鶯鶯還不是才子佳人禪院邂逅, 僑紅娘從中巧系赤繩, 西廂夜訪私定終身, 還不是未曾相愛先做愛. Fiona 還依稀記得裡面的那段文字 “有頃,寺鐘鳴,天將曉。紅娘促去。崔氏嬌啼宛轉,紅娘又捧之而去,終夕無一言.”古人就是利害, 這短短的幾句話就將當時那種風情萬種, 如膠似漆的性愛場面描繪得淋漓盡致. 這連丫鬟紅娘來催的時候鶯鶯還在 “嬌啼宛轉”, 而且整個晚上除了忙做愛連說話也沒有説一句. 但輪到 Fiona 自己做愛時, 則完全體驗不出這種 “嬌啼宛轉” 的味道.





“是啊, 我就是這麽説. 做愛做愛, 做下做下就愛了.”Cindy 才沒有 Fiona 那樣思緒萬千, 想到什麽就説些什麽.

“是啊, 我們認為先性後愛也是可以接受的, 看樣子 Betty 可能認為必須要先愛後性, 而不認同先性後愛. 依我看這年頭還是先性後愛保險些, 弄不好到結婚了才知道那個男人是陽痿, 或者有什麽斷背之嫌, 這才麻煩呢.” 這年頭連看上去保守的 Fiona 也這樣想, 估計 “純愛” 已經成為了過時的貞節牌坊.

“你真瞭解她, 她就是這樣想的.” Cindy 拍手笑道.

“哪你這麽説?” Fiona 有點好奇, 想知道最後是如何解決的.

“我讓她採取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的方法, 讓男人送她禮物, 肯送重禮的就和他上床, 否則滾一邊去, 理由是你如果喜歡我就會送禮給我, 這和你喜歡我就應該與我上床的理論有異曲同工之妙. 孤寒的男人不要也罷!”Cindy 一臉藐視地說道.





聽到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Fiona 想起那天 Cindy 給自己朋友的建議, 同樣也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看樣子, 這是 Cindy 的絕招,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不知怎地這時 Fiona 腦海裡又出現了那個咬牙切齒地説着十倍奉還的半澤直樹.

後來 Fiona 就這個問題請教過商善, 當時商善大笑了起來, 笑得 Fiona 有點手足無措, 不知道自己的問題為何讓人家覺得如此好笑.

"先性後愛, 先愛後性. 只有這兩個選擇嗎? 還虧你是修讀文學的!" 笑完, 商善問道, 眼睛裡充滿禪意.

"還有其它選項嗎?" Fiona 覺得有點困惑, 她明白別人為何會發笑, 因為自己的問題根本就不全面, 如果這個問題有其它的選項, 則問題就不成為一個問題, 其實自己也明白這年頭所有的事情絕不會是簡簡單單非黑即白, Fiona 有點後悔為何當年自己就如此幼稚, 這牛角尖一鑽就是十數年.

"不論是先愛還是先性, 不論是先送禮還是先拍拖, 這都是一個表像, 起關鍵在於尊重二字." 商善看著 Fiona 的表情, 就好像 Fiona 看著自己的學生.





"尊重!" Fiona 頓時感到茅塞頓開, 心想自己就是教師, 但與人家商善相比, 這些年來自己簡直就是在誤人子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