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考最後完結的一剎那,我和會考那時一樣,向詩雨傳送了一個訊息。

「可唔可以去一去學校附近個公園?我有啲好重要嘅嘢想同你講。」

不過這次的差別再於,詩雨沒有回覆我的訊息。

在那個我還沒換智能電話的年代,我無從得知她到底看了我的sms沒有。

不過我相信,她會來的。



只要她來到,看見我的心思,她一定會感動的。

我這樣堅信著。

我獨個兒坐在公園的韆鞦上蕩來蕩去,又一次想起和詩雨經歷的種種事情。

一路走來,的確並不是每段相處的日子都那麼滿載溫馨,我們因小事吵過架,因謠言而分離過……

我更因自卑、自私而讓她難受過。



但我相信,這次也一定會像從前一樣,我們會回歸於好,和好如初。

不,我們會更進一步,以情侶的身份走完以後每一段路。

我這樣堅信著。

雀鳥降落在韆鞦的架子上跳了一步又一步,放學後的學童在搖搖木上擺了一下又一下……

雀鳥叫著,孩子們嬉笑著……



漸漸地,這些聲音都隨著夕陽消失於地平線。

太陽沉得越來越深,我的心情亦開始忐忑不安起來。

詩雨為什麼不回覆我,為什麼不來……

我真的有那麼討厭?

我真的不值得多一次機會?

你真的連對我說多次拒絕的話也感到厭倦?

諸如此類的想法在我腦海浮現,驅使我拿出電話來致電給她。

「你所打的電話暫時未能接通……」機械般的女聲冷冰冰地說著。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你是不是收到我訊息後,為了逃避我而把電話都關上?

你是不是不願意我再在你的生命中出現?

你是不是連見我一面都覺得毫無必要?

詩雨,我只是想要一個答案而已……

「叮噹,叮噹……」我抱著大熊和其他事先預備好的物品回到家中,並按下詩雨家的門鈴。

良久都沒有回應。



思緒早已亂得一團糟,明明今天是高考的最後一科,詩雨不可能到現在都不開電話又不在家。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我努力把現況整理,例出幾個可能的情況。

一:詩雨考完試後忘記把電話開啟,一個人或和朋友去了什麼其他地方慶祝。
二:詩雨考完試後來不及把電話開啟,遇上了什麼意外。
三:詩雨考完試後把電話開啟了,然後接收到我的訊息,選擇關機和不回家來避開我。
四:詩雨在考試開始前便遇上什麼意外,使她沒有出席考試。

我馬上回到家中打開電腦,連上互聯網鍵入關鍵字,搜尋丘詩雨、應屆高考生、意外等字眼。

結果使我鬆一口氣的同時,令我的神經加倍繃緊。



到底詩雨發生什麼事了?

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我打了一個電話給芷若。

「喂澄渢?」芷若的聲音和平時有點不一樣。
「你知唔知詩雨喺邊呀?」
「欸……欸……」
「答我啦!」
「佢早幾日同我講,佢爸爸喺台灣出咗事,佢要飛過去搵佢……佢仲叫我千祈唔好同你講,怕影響你考試……」
「我頂!你做咩唔一早同我講!你做咩唔一早同我講呀!」我向著電話咆哮。
「對……對唔住……佢話佢會盡量今日趕返嚟考試,你仲係搵唔到佢?」
「嗯……」
「咁不如,我同你一齊去台灣搵佢?」芷若提議。
「好!我而家即刻上網買機票!」
「好似話係高雄呀!」


「嗯,多謝你!」

翌日,我和芷若飛到高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