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我便悔不當初。

當我聽到詩雨家中有事的時候,腦部進入了缺氧狀態。

她的存在,於我而言,就是如氧氣那麼重要。

我起初以為芷若和詩雨是好朋友,她也是因為擔心以及出於好意才提議一起來,根本沒有餘力去深究她背後的動機。

我真他媽的天真到以為在芷若眼中真的有「友誼」這兩個字。



不過,即使我有餘力去深究,也萬萬不會算得到芷若的機心。


芷若媽媽是台灣人,所以她擁有台灣的護照。

而我則是以落地簽證的方式入境,還好學生這個身份為我帶來便利,一切一切都來得順利。

芷若是大戶人家的兒女,其家族在台灣擁有的物業不計其數,當然不少得高雄。

芷若在到埗後提議到她家所擁有的一間公寓落腳,一來免卻找旅館的時間,二來節省金錢。



考慮到買機票時所花費的昂貴費用,即使不太情願欠她太多人情,我還是答應了。

「你入咗我電話未?我哋一陣分頭行事,問下有無人見過詩雨!」安頓好之後她這樣提議。

分頭行事的確是一個最有效率的做法,我們以捷運車站來劃分負責區域,她負責高雄車站以北,我則負責以南。

我手中拿著和詩雨在中五last day的合照到處問人,還記得那一天她剛哭完,眼晴還有點腫。

那個愛哭的詩雨竟然選擇獨自面對家中的狀況……一想到這點我的手便越握越緊,越握越緊……



然而,我捉緊的只是詩雨的照片,而不是她的人、她的心。

「這個女孩子漂亮哦!你的女朋友仔唄?要把她追回來哦!」不知頭不知路的街邊阿姨卻巧妙地說出了重點。

「沒看過喔!年青人,你要加油哦!」

「沒見過耶!是來觀光的香港人嗎?觀光的話可能會去……」

半天下來,還沒有打探到詩雨的半點消息。

其實,這樣才正常。在高雄這相當於香港那麼大的地方要找一個人,根本大海撈針。

一天過去,我和芷若都徒勞無功。



城市開始睡去,高雄這個地方,不像台北般繁華,亦沒有花蓮般樸素,這種恰到好處的繁盛使我心頭放輕鬆了半點。

芷若家的公寓位於海邊,疏落的路燈、極低的樓宇密度以及當地人習慣等因素造就了晚上熹微的燈光,這些燈光映照到海面,徐徐晃動著。

我眺望著遠處漆黑的海景,拿出那張早已變皺的照片,翻去背面。

「我仲想……同你一齊。」我把那年哽在喉中的說話寫在照片背面,祈求著向她傳遞自己心意的一個機會。

「早啲瞓啦澄渢,聽日仲要一早起身搵詩雨架……」

「你估佢會唔會,已經返咗香港?」我提出我的疑問,因為一直在高雄大海撈針都不是辦法。

「我打過長途電話去佢屋企喇,都係無人聽……」

「嗯……今日,辛苦晒。」



「傻啦!我都係詩雨好朋友,我都好擔心佢!」

「多謝你……如果唔係因為你,我應該會更加手足無措……」

「你幾時變得咁客氣架?早啲瞓啦。」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