睜開雙眼,眼前是一個陌生的空間。

做夢的感覺強烈襲擊著腦袋,然而眼前的一切卻清晰無比。

我能看見大鐘的時間是三點半,窗外沒有陽光,所以是凌晨。

我能看見一排排陳列的畫架,上面分別有不同的未完成畫作。

我能看見壁櫥上放著各式各樣的佈置,有玻璃飾物,也有動漫figure。



我能看見冷氣機顯示的度數是24度,扇葉在上下擺動著。

做夢能看見這麼仔細的畫面嗎?

如果不是做夢,我實在解釋不到這種異樣的感覺和接下來發生的事。

就在我打算更仔細去觀看我睜開雙眼所身處的空間時,只是一眨眼的時間,我已經來到別的空間。

我剛才還明明寸步不移地站在那塊階磚上,現在卻身處一個房間之中。



一張大床位於房間中央靠著牆身,床上躺著一男一女。

即使在昏暗的環境下,也能看得出女的長得標緻,幼幼的眉毛散發出楚楚可憐的感覺。

只是不明白,為什麼在睡夢當中,眉頭卻依然深鎖……

是在做惡夢嗎?

不不不……做夢的人應該是我吧?



除了做夢能這樣完成瞬間轉移之外,我實在想不到別的可能性。

快點醒來吧快點醒來吧……

對於一個做夢者來說,最痛苦的是莫過於明知是夢,卻無論怎樣掙扎都回不到現實。

現在我的處境正是這樣。

我看著眼前這個憂鬱美女,數著夢中時間的流逝。

一小時……兩小時……三小時……四小時……太陽升起後,我仍然站在這個女的旁邊,雖然她的面看多久都不會厭,我卻為持續逗留在夢境這件事感到有點不安……

快點醒來吧……快點醒來吧……我一直這樣默念著。

夢魔沒回應我的禱告,而是又把我帶回最初的場景。



不過這次我則以為是在拍攝韓劇。

梳化位置有一男一女,男的英俊,女的嫵媚,而且劇情狗血。

那個女的不停地為男的做著心外壓,眼淚嘩啦嘩啦地掉在男的胸膛……

除了沒有攝製隊外,我找不到和韓劇的不同之處。

我的人就隨著他們移動,上救護車,被宣告正式死亡。

而推斷的死亡時間,則是大約凌晨三點半。

唉……



這漫長的夢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