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渢死了。

服食過量安眠藥自殺。

那是發生在從迪欣湖回來的隔天。

當天晚上,澄渢帶我去一間高級餐廳晚飯。我起初以為他是覺得我哭得太厲害,覺得有點歉意所以才帶我來。

然而我在後來才知道,那間餐廳是詩雨帶澄渢第一次見她當時男朋友的餐廳。



當日他和我就和平時一樣,談天說地,說得興高采烈,我們談及將來人生的打算、去向,還有什麼遠大的夢想等等……

他告訴我他想成為世界知名的藝術家,他想他的畫在拍賣會上能被以天文數字成交。

他做到了,詩雨讓他做到了。

我真的很討厭那個詩雨,甚至恨不得殺死她,但自從那天之後,我發覺我根本沒這個資格。

澄渢死後已經過了兩年,今天是他的死忌。



要不是已經過了兩年,我才不可能那麼淡然地在說他自殺的事。

還記得,那一天。

「澄渢!起身喇!食早餐喇!」沒有回應。

澄渢睡覺不會打鼾,但今天卻離奇有點安靜過頭。

不安情緒迅速擴散全身,我馬上走過梳化旁拚命搖他的身體。



「澄渢!澄渢!你唔好嚇我呀!澄渢!」他依舊沒有回應。

我連忙檢查他的呼吸脈搏,結果令人絕望。

999……999……999是幾號電話啦?靠!我拿出電話卻發覺自己忘記999的電話就是999……

「喂!唔該呢度告士打道xx號……」我說出地址後匆忙收線,並把澄渢的上衣脫去,由肋骨開始向上摸,直到正確的按壓心臟位置……

皮膚冰冷的觸感宣告著噩耗……

「醒呀……你同我醒呀……邊個俾你掉但我呀……你死咗我點過呀……醒呀……」我不顧一切地在他的心房上按壓著……

淚水卻止不住地流下來。

明知是徒勞無功,我也期盼一絲奇蹟出現……



求你了……醒來吧……好嗎……

求你了……我不求你喜歡我,我不求你放下詩雨……只求你醒過來……

好嗎?

好嗎?

好嗎?

好嗎?

好嗎?



好……嗎……

什麼都不重要了,什麼我都不需要了……

好嗎……

直到救護人員到來,我都一直為他進行著心肺復甦法……

不過,已經太遲了……

一切已經太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