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火劍道》

汁男們闖進事務所,如月天馬不敢怠慢,立時站直身子,運勁於腿,凝神而戰。

「淫獸!不要管他!你們只管進去帶走女人和殺掉老頭就好了!」南佳也吼道,汁男們似是感受到南佳也的憤怒,本來緩慢的腳步變得快了起來。

「哼!」如月天馬衝著汁男踢出腿勁,就如一頭白色天馬遞起蹄子趕走來敵一樣,一招過後,掃低數個汁男。

「這樣的近戰……似乎對整體形勢沒什麼作用啊……」如月天馬阻止不了汁男們的來襲了,更麻煩的是還有一個南佳也。





「只要打敗南佳也,汁男就會回到『亞空間』裡吧?」如月天馬心想,南佳也在此時襲向如月天馬,如月天馬一個分神,慘被南佳也揪起,整個人被拋進星野豐等人身處的房間裡。

「啊啊啊——」汁男們一擁而上,隨著南佳也的腳步,闖入房間裡。

「難道…要失守了嗎?」如月天馬半跪在地心暗忖,看著成群汁男與強悍的南佳也,開始有點不安。

「不!為了守護待我如兒子的星野叔叔,還有那高傲的早紀,還有我曾經喜歡的女孩水野薰(指希志)……就把壓箱的本錢拿出來吧。」如月天馬想著,站了起來,立於星野豐等人身前,雙手結出一個手印來:「怪手!我現在需要你的幫助!給我馬上過來!」如月天馬吼道,一個魔法陣憑空出現。

如月天馬伸手進魔法陣,一陣電流通過,強烈的痛楚叫如月天馬清醒過來。





魔法陣消失過後,本來正常的如月天馬,雙臂變得詭異絕倫,猶如龍臂一樣。

「把我惹火,就要有相當的覺悟。」如月天馬說罷,雙拳轟在地面上,卻沒有轟裂地板,反而是有強烈的電流透過地板散發出去,將半數汁男殛個灰飛煙滅。(汁男只是由淫念組成的傀儡,不是生命體,故此不屬於戰鬥力之一,一旦死掉會化成灰)

「什麼!?」南佳也愣住當場,就在此時,南佳也感到臉上有陣熾熱感,他摸了摸臉,流血了。

造成此傷的並不是如月天馬,而是如月天馬的莫逆之交。

他,擁有一張俊俏的臉孔。





他,看上去玩世不恭,即管他是個喜歡美女的淫棍,但論戰力,他卻不比如月天馬遜色。

他,劍法高強,自創的地火劍道,柔中帶剛,曾打敗無數人。

他的名字叫——神.山.新!

神山新的步法飄忽不定,叫南佳也和汁男群完全捕捉不到,未幾,神山新已經拿著一柄竹劍走到如月天馬身邊,共同守住房間。

「天馬,看起來受了不少傷啊,難道這六手大塊頭和那些汁男就能把你弄得如此狼狽?」神山新笑道,如月天馬搖了搖頭說:「那是因為我輕敵而已。」

「是嗎?那大塊頭看來跟你有點過節,就交給你了。那些汁男……是我的!」神山新說到最後時,發力一抖竹劍,一道彩芒暴射而出,刺眼得把汁男和南佳也的視力弄得模糊。

定神一看,竹劍已經不再破舊,反而變成一柄刀身長四尺的日本長刀,加上神山新不斷施以烈火包圍長刀,令整柄刀變得熾熱非常。長刀極為耐熱,因為這柄刀大有來頭,正是失傳已久的日本三神劍之一:草薙劍。

沒錯,如果說如月天馬的特性的「雷電」的話,神山新的特性就是「烈炎」。





「上吧,兄弟。」神山新說罷,如月天馬與神山新同時出擊,在神山新的「地火劍道」支援下,帶有烈炎的劍氣掩護著如月天馬,令如月天馬擁有絕佳的優勢。

「哼!華而不實。」南佳也六條手臂同時揮出,拳頭未到拳勁先至,把烈炎劍氣轟得化成碎片。

然而,劍氣只是頭盤,如月天馬的龍拳才是主菜。

「給我滾蛋吧!」如月天馬聚勁於雙拳,電勁立時四處流竄,直到如月天馬轟中南佳也的拳頭之時,雙方力量之大,令拳頭於拳頭之間產生出小爆炸,將南佳也和如月天馬各自炸飛到一角。

「抱歉啊六手先生,你的傀儡已經被我都殺掉了。」神山新以草薙劍指著南佳也說,南佳也召喚出魔法陣跳了進去,欲逃離現場。

「還想走?」如月天馬還欲再追,但雙臂卻完全不受控制,產生出叫如月天馬痛得撕心裂肺的電流。

如月天馬痛得按住雙手痛呼,良久,召喚出龍臂的魔法陣再次出現,自動穿過如月天馬的身體後消失,消失過後,龍臂亦隨之不見。





神山新扶住快要昏去的如月天馬,解取草薙劍的真實形態,化回破舊竹劍。

「還未能控制這雙手臂嗎?」神山新說著,如月天馬搖了搖頭後虛弱的道:「我有點擔心水野,快看她!」

「高中時你很喜歡的那個水野薰?她拍AV了嗎?那你豈不是爽翻天每天打飛機打個飛天?」神山新開玩笑說,如月天馬以手肘輕打神山新一下後,透過神山新的扶助走進房間。

甫進房間,二人就見到遍地紅色的幼蛇。

這些全都是寄生於水野薰體內的淫蛇。

「喲,小早紀。」神山新色迷迷的看著星野早紀,星野早紀反了神山新一眼後說:「要解決這些淫蛇有點麻煩,況且要幫她洗腦忘記雙親之死…進行洗腦魔法需要本法師與這女孩全裸的。幾位可先行避席嗎?」

「小心點啊,當心淫蛇爬到你的小穴裡,到時候你求我我才會把我的大雞雞給你啊。」神山新說罷,小腹感到一陣陣痛,那是因為星野早紀的快腿,再加上那該死的高跟鞋,踹得神山新痛得要命。

「要我現在把你的棒棒切下來餵蛇嗎?」星野早紀冷冷的說,星野豐乾咳了聲,畢竟現在不是開玩笑的時候。





星野豐、神山新和如月天馬關上了門,星野豐望著水野薰雙親的屍體,不忍心的搖了搖頭。

「神山,幫他們夫婦二人回歸大地吧。」星野豐話畢,神山新雙手放在兩具屍體上,一陣地火燃燒過後,兩具屍體立時被萬度高溫燒得化成飛灰。

正當如月天馬坐在沙發上休息時,水野夫婦突然重現於如月天馬眼前,而且非常近。

「哇!」如月天馬嚇得從沙發中掉到地上。

「給—我—們—好—好—照—顧—薰,拜—託—你—了—」水野夫婦的鬼魂說罷,如月天馬不斷點頭,如月天馬答應了這個條件後,水野夫婦由死時的形相化回人形的形相,繼而變成光飄往事務所外去,直奔天空。

「放心吧,我一定會好好照顧水野的。」如月天馬微笑說。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