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之道》

看著水野夫婦的死,如月天馬心底滿不是味兒。

「星野叔叔,」如月天馬突然問口:「為什麼…到底我們這些與生俱來的異能有什麼用…?我總覺得自己越來越像無能的怪物…以前,我總是說自己不可能會輸的…現在連兩條人命都保護不了,甚至連自己的異能都控制不了,到底我這種人的使命是什麼…」

「我的使命…應該會是安慰全世界需要的女性吧,哈哈哈。」神山新色迷迷的笑說,星野豐拿起掃帚,清理著現場的木碎、玻璃碎,然後指著自己辦公桌上的一張照片,照片的相架已經裂開,照片可以看得出曾被撕成幾塊。

「你們知道嗎?我在發現『異能』、『古秘術』之前,曾經與一個AV女優熱戀,」星野豐說話的表情首度流露出悲傷,「她的名字叫櫻木靖子,也就是早紀的媽媽。在生下早紀後退出了AV界,但好可惜…她被加藤鷹這惡魔殺死了。加藤為了自己的力量和長生不死,只會不斷找來女孩下手,你們願意看到悲劇不斷在其他人身上發生嗎?」





「也就是說,我們的使命是保護所有女性,免受加藤鷹、南佳也這些混蛋傷害了?」如月天馬說著,神山新握著竹劍道:「哈,要不是在高中時發生車禍,獲得了那該死的異能和劍術,我想現在我的人生應該還是一團糟。就讓我令加藤這混蛋為自己做的事付上代價吧。」

「你們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古秘術』除了可以令人長生不死之外,還能打開地獄之門,把惡魔引入現實。而打開地獄之門,正是需要大量少女血祭。」星野豐拿出一本羊皮書,上面畫著很多符號和魔法陣,大概是有關古秘術的書藉。

「把惡魔引入現實對加藤來說有什麼好處?」這是如月天馬最不解的事情。

「你這還不明白嗎?加藤為了長生不死,不昔做出這些事情,把惡魔引入現實,從而達成契約或協議,令加藤能成為其中一個掌權者或傀儡王,這就是他的目的。而這星野事務所的成立,就是為了防止這種悲劇發生,還有救這個日本的人。」星野豐說著,星野早紀從房間裡走出來了。

「水野小姐已經睡著了,醒來後她將會忘記被值入淫蛇後的所有事情。」星野早紀說罷,星野豐拿出了一把刻有圖騰的銀白手槍給星野早紀:「加藤已經發現了這事務所,我們不可能再在這久留,這手槍是我的朋友留給我的,是西方的神器,名為『玫瑰』。早紀,還記得我教你的腿法和槍法吧?」





「嗯。怎麼了?」星野早紀雖然知道一點點事務所成立的目的,但似乎不太知道自己將會被捲入一場人魔戰爭裡。

「好好練習槍法和你的元素法術,在未來的日子,我們與加藤的鬥爭只會一次比一次激烈。早紀你是女孩,加藤的人不會對你有防備,你要好好與天馬和新合作,拯救日本的人。」星野豐的說話對星野早紀帶來一點點震撼,但從小就開始接受星野豐的教育,星野早紀在高中的時候已經有了心理準備,終有一天要與未知的敵人作戰。

「新、天馬,我亦不瞞你們,你倆的異能跟早紀一樣,不是潛能,是與生俱來的,只是在生死一線,令你們更加覺醒而已。天馬你很怕的龍臂,是一種叫『戰鎧』的東西,可是一種強大的力量,當然…要控制他亦不容易。至於新,我想你早已經察覺到這種能力吧?」對於星野豐的說話,神山新只是淡笑帶過,顯然這半吊子的傢伙,隱藏著厲害的實力。

「我早已控制到使用『戰鎧』的能力,但消耗很大,我可不太喜歡沒力做愛的感覺。」神山新點起香煙道,星野豐拍了拍他的肩說:「有個性不是壞事,但要視乎情況,要是遇上了應付不了的對手,你就使用這種力量吧;天馬,你近戰技術的確很強,但你真的要開始嘗試控制和掌握整套戰鎧如何召喚到你身上。」

說著說著,水野薰從房間裡走出來。





「咦…?這裡是…?」水野薰一臉迷茫,似乎她不大清楚現在是什麼情況。

星野豐由嚴肅的樣子變成一個和善的大叔樣子說:「這裡是星野事務所,我們是偵探,因為你在附近發生了車禍,所以有點失憶,我們是應你雙親所託照顧你的。你認不出他嗎?他是如月天馬啊,你的高中同學啊。」

如月天馬傻笑道:「對啊,想不到在這裡會遇上你呢…」

「印象有點模糊…不大記得起…」水野薰說著,摀住腦袋,頭痛是洗腦法術的最大後遺症。

「不要強行想吧,你暫時先住在這裡吧,我們會照顧你的。至於工作方面…你就在這裡先打工吧,做一些基本文員的工作就可以了。」星野豐說罷,水野薰點了點頭。

「天馬你這笨蛋,還不帶希志…不,水野小姐到外空呼吸一下新鮮空氣?」神山新打眼色,畢竟如月天馬喜歡水野薰這事情,神山新是知道的,最起碼他見到如月天馬買齊了水野薰所有的AV放在櫃裡珍藏,偶爾還會拿出來打個飛機什麼的…

如月天馬陪著水野薰離開事務所後,星野早紀清理著房間,突然傳真機傳來了接收的電話。

神山新慣性地按了列印,在列印的時候,神山新倒抽了一口寒氣。





「星野叔叔,又有新委託了。是文春報社傳真過來的。這裡說在近日有數個嬰兒與父母在大型超市購物時突然失蹤,年齡由三個月大到五歲。上面還有一張挺詭異的照片,備駐寫著獎金為五百萬日元。」神山新抽著香煙不安的吐了一口污氣,星野豐接過委託紙後,喃喃自語道:「要來的終於還是要來…」

星野豐翻開羊皮古書,再與委託紙上的照片對照一下,雖然委託紙上的照片模糊不清,但依然能清晰地看到一頭不屬於地球的生物,把一個幾個月大的小寶寶捉住。異獸外表猙獰,五爪鋒利,滿身黝黑,予人一種無形的壓力。

「據古書記載,這生物名為『魔將』,高三米,以人類為食。能喬裝為人類的外表從而誘拐女人、嬰兒以為食物。其爪力極大,且鋒利無比,尋常兵器難以抵住。在憤怒的時候能從亞空間召喚二十頭魔卒作戰。」星野豐神情哀傷的說,神山新拿著竹劍架在肩上說:「本大爺是時候出動了。」

「我也去調查!」星野早紀拿著玫瑰說,星野豐搖了搖頭:「現在去只會打草驚蛇,早紀,為了進行潛入調查,你先到那Jusco超市打工,留意一下有沒有什麼人比較可疑。新,你佯裝成早紀的男朋友,每日在早紀下班的時候接她,避免早紀在夜間獨處於超市。」

神山新舉手說:「我反對,我認為我可以成為她真正的男朋友,請星野叔叔好好考慮。」

「別鬧了,快工作去吧。」星野豐白了神山新一眼,神山新裝個鬼臉後,搭著星野早紀的肩說:「小早紀,我們首度合作,希望合作愉快啊。」

「誰跟你這色胚合作會愉快啊?我情願被魔將拐去殺了都不想被你這色狼注視。」星野早紀的語氣非常不屑。





面對著這麼危險的委託,如月天馬、神山新、星野早紀能否成功解決到「超市失蹤事件」?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