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典》

奈落之森,位於富士山附近,是繼青木原樹海後另一個生人勿近的地方。

奈落一詞是從印度梵語音譯過来的,原意為地獄。指無法脱離的極深的地獄世界或無限墬落的虛空。相傳在數千年前,日本這大陸還沒合拼在一起之時,地獄之門就在現時的奈落之森處。現時尚有數百人於奈落之森最邊緣處的「奈落村」生活,據聞這些人完全與外界社會脫節,生活依然維持於數十年前的水平,反正外界的人就是有進沒出,所以資料亦不太齊全。但亦有人說曾有部份當地村民的後代離開了村莊,將外界的智慧引入。

只知道奈落村的人表示,奈落之森裡充滿惡靈怨魂,因被什麼結界困住而無法出來作惡;而村民為了安撫惡靈,只好每年將動物製成標本,於「奈落祭典」上拋進奈落之森裡供奉給惡鬼;如果祭典那幾天打雷下雨,即證明惡鬼們極兇猛,那就只能將活人製成標本奉獻給惡鬼了。

距離祭典開始尚有一星期,但當地已經開始準備祭品。





而恰巧,今次祭典與以往有點不同。

不單有狂風雷暴,還有颶風捲至,村民深信這一場祭典,將會發生非常可怕的事情。

他們只能向外界伸出「援手」了。

====================================================

一對外藉夫婦從美國遠道來到日本,丈夫剛從海軍陸戰隊中退下火線,希望在日本自駕遊一個月。





基於他們完全看不懂日文,亦聽不懂,就只好駕著車子四處遊。

死神,亦從而向他們招手。

車子駕到一個非常陰森的地方,在那裡有一條石路通向森林裡,而不遠處亦掛著一個木牌寫著「奈落」;婦人不安的道:「Jack,這樣真的好嗎?這樣看起來好恐怖。」

丈夫Jack鬆了鬆筋骨道:「放心吧Mary,你看我的體形,再看看那些日本人,怎麼可能會有危險?況且這樣的文化氣息很重,可能在裡面走一圈會更幸運呢!」

Jack拖著Mary的手,離開了車子,跟隨著石路走去。





沒錯,他們正走向奈落。

走著走著,四周的環境完全一樣,Mary生起疑心。

憑感覺,他們知道最少已經走了十分鐘,但望向後方,就似是只走了一分鐘的路程似的。

「這樣真的好像有點問題。」Mary再一次提出。

「不要生多麼多疑心了,就只管跟著我走好了。」一直於外地打仗的Jack,早已經什麼都不怕,但他卻想不到面對的可是一場惡夢,令他永遠長眠於此地。

時間越來越晚,陽光漸漸不見,Mary實在受不了,甩開Jack的手道:「我不要再留在這裡,我要回去!」

「Mary…」

正當Mary轉身之際,一個戴著紅色面具的人以木棍將Mary打暈。





「你們想幹什麼!」Jack正準備迎戰,卻感到小腹有點涼涼的,視點亦變得低了很多,就似是正是用自己的陽具看世界一樣。

那是因為,Jack被另一個紅面具人以大刀斬成兩半了。

「把他們帶給長老製成標本,要快。」拿大刀的紅面具人說。

Jack終於感到驚惶了。

二人就這樣被送到一間木製的房子裡,Jack已經感到自己已經失血過多了。

長老是一個雙眼全黑的人,就像西方鬼故事裡的女巫似的,長老慢慢走近,以燒紅的汁線,慢慢地把Jack的身體縫上。

Jack已經感覺不了痛楚,但這種被人操縱命運的感覺更是恐怖。





長老用鉗將Jack的嘴巴強行撬開,然後一手抓進籮子裡,把已經爬滿昆蟲的碎木材、布碎等的東西塞進Jack的嘴巴裡。

「Jack!」剛醒來的Mary看到這一幕嚇得臉都青了,但長老似乎仍然不肯罷休,來來回回塞了四五次才肯停手。

Jack已經死去了。

這就是他們活製人體標本的方法,失去痛楚神經的Jack也這麼痛苦,恐怕Mary的下場只會……

更慘。

「呀————」

尖叫聲充斥木屋,直到十五分鐘後才聽不到任何聲音。

入黑後,長老把兩件標本拋出木屋外。





長老腳步蹣跚的走出木屋,外面的村民已經燃起照明用的火把,照耀著整條村莊。

村莊不太大,只有一個運動場般大,但全都是體格精鍊的戰士,不論男女。

「劊子手…把祭品送進結界…」長老下達命令後,一個身高兩米,頭部鑲著一個鐵面具的男人徒手舉起兩件標本,慢慢走往由村民引導的一條石路。

劊子手走了不遠路程,到達一個祭壇,祭壇兩米外範圍全以紅繩圍著,似是結界,困住惡靈。

劊子手將兩件標本拋進紅繩範圍內,不消一會,祭壇內湧進大量黑氣,纏住兩條標本,其中一條開始掙扎尖叫。

「願你們安息。」劊子手說罷就轉身離去,就在劊子手離開後,拿火把的村民亦離開現場。

祭壇,再無任何光明。





兩條標本,突然爆開,血水、木碎、殘肢散落滿地,染滿祭壇。

劊子手回到村莊處後,發現長老有點神色不對勁。

「我們…似乎把他們惹得更怒了…難道他們不喜歡洋人?」長老說罷,拿出一個水晶球,水晶球上顯示著兩張臉孔,一個是俊美的少年,一個是外表充滿煞氣邪氣的男人。

那兩個男人分別是——如月天馬、加藤鷹。

「這兩個男人將會是今次祭典的關鍵人物,劊子手,你曾離開過村莊,我們村的命運,就看你能否找到他們二人了。」長老虛弱的說,似乎以水晶球預言亦會虛耗不少。

「我現在就啟程。」劊子手半跪低頭道,以示敬意。

到底二人與奈落祭典有何關係?故事又將會如何展開?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