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戰鎧》

超市失蹤事件後數天,星野豐以神秘人身份向警察報案,雖然警察把現場封鎖,但星野豐依然在附近留意著加藤等人的蹤跡。只是看到家屬哭成淚人的樣子,自己心裡都不好過,但這又能怪誰?

有的,怪加藤鷹這傢伙。

要不是加藤鷹逆天而行,以淫術、秘法打開亞空間,與魔界生物訂下契約,人間就不會出現那麼多災難。

正當星野豐看著一條又一條小朋友的屍體和殘肢在超市裡抬出來時,星野豐終於還是禁不住,別過頭離開。





就在此時,一個身穿一襲白色皮質外套的人截下了星野豐。

「星野豐先生對吧?我是超自然事件調查課的赤城,我們知道你跟這件大型連環殺人事件有關,希望你跟我們回警署協助調查。」赤城沒有拿出手銬,證明這是普通的調查,星野豐樂於配合調查。

就在此時,赤城刑警突然道出一句話,令星野豐愣住當場:「我們希望你同時配合一下警方,因為在前幾天,有路人拍下了一個手持弓箭殺人的男子,而該男子能召喚戰鎧,我深信那人與你有關。」

「你憑什麼證明那男子與我有關?我什麼都不知道。」星野豐語氣變得充滿殺意,霎時,一把令他非常痛恨的聲音說:「你知道的,因為那路人就是我。當時你是在現場的…你知道嗎?南可是我的好兄弟啊。」

那人慢慢走近,星野豐看清楚,果然沒錯,是他。他就是所有事件、悲劇的始作俑者——





加.藤.鷹!

「加藤鷹!我屌你老母!」星野豐甩開赤城刑警,跑到附近的窄巷。

星野豐絕不是逃避,只是他將會出手,他絕不願傷及無辜。

加藤鷹實力高強,自然能追上星野豐的步伐。

「來吧,星野豐。」加藤鷹慢慢走近,星野豐祭出一柄金色長劍,高舉於頭上,在空氣中畫出一個圓形。





一個閃耀著金光的魔法陣穿過星野豐的身體,星野豐立時由一個苟延殘喘的大叔,變成英明神武的黃金戰士。

這套全身閃耀著金光的戰鎧,就是星野豐的戰鎧——黃金戰鎧!是以世上諸多覺醒了的戰鎧中,號稱最強的戰鎧!

加藤鷹冷笑一聲,身子長出肉翅向後一飄,無需做任何動作直接召喚出他的專屬戰鎧。

一套散發出死亡、恐懼的暗黑戰鎧披在加藤鷹身上,這套戰鎧,正是加藤鷹一直引以為傲的——魔神戰鎧。

「死吧!加藤!」星野豐握著黃金之劍,疾走向加藤鷹身邊。

加藤鷹輕易地以手臂擋住星野豐的黃金之劍,繼而以手掌召喚出一個散發黑氣的黑洞,打在星野豐身上。

星野豐整個人被打得飛到一旁,加藤鷹看準時機,解除魔神戰鎧,赤城刑警剛好趕到。

「救命啊赤城刑警,星野豐要殺了我!」加藤鷹裝出一個害怕的樣子,赤城刑警見狀,立時以手槍指著星野豐。





「星野豐,快解除你的戰鎧!」赤城刑警說著,星野豐正想解釋時,赤城刑警開了一槍打在星野豐身上。

雖然子彈對戰鎧不會造成傷害,但星野豐實在不願意與警察作對,只好逃走。

「別逃!」赤城刑警追著星野豐,剛好為加藤鷹造出一個絕佳的離開機會。

赤城刑警見加藤鷹逃去後,立刻結出手印,召喚出亞空間,從裡出取出一柄長槍。

這名赤城刑警也是擁有異能、覺醒了「真.戰鬥領域」的人。

「沒有壞人能從我手上逃掉。接受制裁吧!星野豐!」赤城刑警以長槍畫出一個圓形,一個白色魔法陣穿過赤城刑警,赫然出現一個正氣凜然的戰士。

這全身白色的鎧甲,名為「白夜戰鎧」,代表正義。





赤城刑警不消一會就追上了星野豐,長槍猛地一投,槍尖擊中了星野豐,把星野豐打得身形一窒。

「喝!」赤城刑警躍到半空,接回長槍,以長槍全力一插,擊中星野豐胸口。

受此重創,黃金戰鎧立時解除。

赤城刑警亦解除白夜戰鎧,並拿出手銬,將受創的星野豐拘捕。

星野豐被拘捕後,下一個受害者又會是誰?

-----------------------------------------------

《囚犯——神山新、風間涼介》

赤城刑警把星野豐帶回警察局後,立即馬不停蹄,趕到星野事務所。





「叮噹——」門鈴響起,半睡半醒的如月天馬是第一個出去應門的人。

「誰啊?」如月天馬看著眼前身穿白色皮外套的男人,總覺得會有點不祥預感。

「我是超自然事件調查課的赤城,請問風間涼介在這裡嗎?」赤城刑警的語氣極不友善,令如月天馬大概理解到,眼前這傢伙應該是要拘捕風間涼介的。

「他不在這裡啊,你為什麼找他呢?」如月天馬一直分析著赤城刑警的眼神,判斷應該怎樣做。

怎料,千不該萬不該,神山新在這時候出來。

「怎麼那麼吵啊?」睡眼惺忪的神山新說,赤城刑警拿出手機看了看後,臉色變得更沉了:「有位麻生希小姐在前幾天報案,你就是強姦了她的人神山新吧?」

「我是神山新沒錯啊。」神山新似乎還沒聽清楚赤城刑警的說話。





「我需要你協助調查。」赤城刑警拿出手銬,準備扣在神山新的手上。

然而,神山新清醒很快,不是還沒睡醒。

神山新在千鈞一發間截住赤城刑警的手腕,但未癒的傷勢的神山新動作緩慢了。

但見赤城刑警以快拳打在神山新小腹,痛得神山新弓起身子;赤城刑警再補上一腳踢在神山新面門,把神山新踢開到一旁。

「你幹什麼了!」如月天馬正想幫忙,風間涼介叫停了如月天馬:「不要動手,他是警察,要拘捕就讓他拘捕好了。反正我們要走,區區監獄是困不住我們的。」

本還想反抗的神山新聽到風間涼介的說話後,只好乖乖放棄掙扎,畢竟風間涼介是在場最冷靜的一人。

「你是風間涼介吧?」赤城刑警說。

「對,那又如何?要拘捕就快,我的耐性不太好。」風間涼介的語氣十分冷淡。

赤城刑警拿出手銬,扣在神山新和風間涼介身上後道:「我只是想帶他們回去協助調查,沒證據我們是不會胡亂拘捕別人的。」赤城刑警把神山新和風間涼介帶走後,水野薰和星野早紀剛好見到二人被捕的這一幕。

「怎麼會這樣的?」星野早紀驚訝的說,如月天馬點起「Peace」香煙道:「一連串事件來得太突然,不可能是單純的巧合。背後應該有人在策劃著,而我們只是一直墮入他們的陷阱而已……」

如月天馬深深吸一口煙又說:「但不管如何,我都會把他們救出來。放心吧。」

隨著星野豐、神山新、風間涼介一人接一人被警察帶走,星野事務所就只剩下如月天馬一人能主持大局,到底他能否成為這絕望都市中的最後一點曙光?

(待續)

(第一章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