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獄計劃》

如月天馬告別紅蓮後回到東京市內,恰巧在歌舞妓町一番附近遇上了制服了劫匪的水野薰。

「薰。」如月天馬微笑的叫喊道,本來制服著劫匪的水野薰一聽到如月天馬的聲音,立時將手袋拿走交回給一個路人,然後跑向如月天馬處。

「如月君!歡迎回來!」水野薰情不自禁地擁抱著如月天馬,如月天馬本來並沒有預計過會發生這樣的事,畢竟他渴望已久。

現在,他決定放下身段。





過去,她是希志愛野。

現在,她是水野薰。

不能將兩者重疊在一起,反正水野薰已經忘記了過去,就與她高高興興一起生活吧。

如月天馬雙手慢慢抱著水野薰,二人互相依靠在一起,無視人來人往的街道,所有人投放的冷暖目光,世界的舞台燈光,彷彿就只照耀著二人似的。

「喂,你們就不能顧及一下我的感受嗎?我真的不太想看到你們在街上親親。」星野早紀白了二人一眼,水野薰的臉頰濛上一片緋紅,急急推開如月天馬,神態形同情竇初開的青澀少女。





如月天馬點起一根Mild Seven,走向星野早紀道:「很想要吧?我給你一個抱抱好了。」

「滾蛋吧,本小姐可不喜歡你這種煙民。」星野早紀笑說。

「那換轉是新又如何呢?」如月天馬呼出一口濃煙道。

「可以考慮的,如果他戒煙的話。」星野早紀說著,臉上泛起桃紅,雖然她已經拼命掩飾,但還是顯而易見。

「好了,是時候回事務所談談正經事了。」如月天馬抽完那根Mild Seven,拋到垃圾筒上,然後拖著水野薰往事務所方向走去。





絲毫沒有留意一直跟隨他的水晶球,已經悄然進入了水野薰體內。

========================================

回到事務所後,如月天馬坐了在星野豐的辦公椅上,又點起了一根紅萬,似乎真的有很多煩惱。

「這些天來,你一直在哪裡?」星野早紀喝了一口咖啡問道,如月天馬拿起羊皮古書翻閱起來,然後深深吸一口煙道:「我一直在城郊的一片荒地修鍊,但總是召喚不了戰鎧。直到今早,一個自稱是奈落村莊的人說,一星期後就是奈落祭典,今年的惡靈特別兇悍,是過往從來沒出現過的情況;就連預言的水晶球都預言了,我與加藤鷹是今次祭典的關鍵人物,兩個中會有一個死。所以我想今次這事件,必須要先救出新、風間大哥和星野叔叔才可以作出定奪。」

「奈落村莊?你去了奈落之森?」星野早紀不安的問,如月天馬點了點頭。

星野早紀奪過羊皮古書,翻到了一頁,上面寫著一段資料:

『奈落之森,為八歧大蛇的封印之地,自被須佐之男以天叢雲劍封印後,一直以其精、氣、神控制奈落之森內的惡靈,並操縱祂們將奈落村莊送到的祭品全部殺掉,以鮮血、怨念,加速八歧大蛇的解封。八歧大蛇將自己的一對眼睛化成水晶球,能有預言之用;若然到達了第二千次奈落祭典,鮮血、怨念量足夠,八歧大蛇將會復活,甚至化為人形,以「大日荒尊」的身份重現人間,打開地獄之門,以奈落之森為中介站,接通天、魔、人三界。令世界再次落入絕望的渾沌之中。』

「不是那麼可怕吧?」如月天馬倒抽了一口寒氣。





「我想這或多或少都是與加藤鷹有關的,是他企圖以古秘術打開地獄之門與魔界生物結下長生不死的契約,有機會因為他而觸發今次事件的發生。況且,據傳在日本枉死的靈魂,都要通過奈落之森,才能進入地獄輪迴。試想想,死於加藤鷹手上的人多不勝數,今次即使不是第二千次奈落祭典,但怨念量加上鮮血量,足以喚醒八歧大蛇了。」星野早紀氣沖沖的說。

「不論如何,這件事都得要押後處理。現在先想想怎樣救出星野叔叔他們更好吧。」如月天馬一臉愁容,星野早紀立時奸笑道:「既然證據不足,就只有一個方法了。」

「什麼?」如月天馬與星野早紀同時問。

「劫.獄。」星野早紀拿出玫瑰道。
--------------------------------------------------

《交易》

「星野大小姐,劫獄可不是簡單的刑事行為,我可沒那種信心。」如月天馬躺在椅上說。

「神不知鬼不覺地劫獄的不算劫獄,只是刑警失職而已。」星野早紀的歪理果然過份,看來她已經煩躁到一個地步是無法理智了。





「況且,我在水晶球裡,看到與赤城刑警並肩作戰,他可能會在最需要的時刻幫到我們,先不要想劫獄吧,找赤城那傢伙談談會比較好。」如月天馬的說話不無道理。

「那隨便你,本所長不想見到談判失敗。」星野早紀換上一副所長的口吻,但如月天馬可是哭笑不得。

「那我先去了。」如月天馬站了起來,水野薰端了一顆糖果給如月天馬:「不要抽那麼多煙吧,對身體不好,吃糖果吧。」

如月天馬緊緊的捉住水野薰的手,吻了吻她的額頭道:「我知道了。」如月天馬把糖果收到衣袋裡,戴上黑色絨手套徑自出發。

此時,水野薰突然出現異樣。

瞳孔,變得一片血紅;

卻又突然消失。





而星野早紀是完全察覺不了的。

似乎這場「祭落祭典」,將會發生不少大事,影響這群年輕人的人生。

=====================================================

東京警察總局.超自然事件調查課———

如月天馬走到詢問處,一個穿著警服的美少女問:「請問有什麼可幫到你?」

「請問赤城翔一刑警在哪裡?」如月天馬說罷,一隻手搭在他肩上道:「找我有何貴幹?」

「有沒有時間,到附近喝杯咖啡談點正經事?」如月天馬與赤城翔一的眼神交流過後,赤城翔一向詢問處的少女說:「我帶這位先生到審問室,你拿兩杯咖啡進來給我。另外好好看著那個神山新,他可是極危險人物。」然後向著如月天馬又說:「本來可以外出的,但發生了一點事,我走不開。」

「不打緊。」如月天馬禮貌回應。





赤城翔一帶了如月天馬到一間審問室裡後,拿了一份檔案遞了給如月天馬道:「我想你這一次來找我的用意,應該有兩點。一,放了星野豐、神山新和風間涼介;二,奈落祭典的事。」

「全中。」如月天馬微笑說。

「數日前,於奈落之森裡,有一對夫婦被殺害並製成標本,作為祭品奉獻給奈落之森的惡靈。男死者是前美國海軍陸戰隊的軍官,據消息所指他的靈魂以獨特方法告知國際刑警此事,希望國際刑警介入。所以,現在我們超自然事件調查課可是背負著很大的責任,要處理這事件。國際刑警方面不希望祭典完成後,惡靈會被釋放。所以就這一點,我有個想法。想跟你作個交易。」赤城翔一抽起一根Peace道。

「你希望與我交易,以放了星野叔叔、新和風間大哥作交換條件,然後要我們在奈落祭典上出一分力,協助你吧?」如月天馬拿出水野薰的糖果,放了進嘴巴裡。

「全中。」赤城翔一微笑說。

「我想這應該是現在最理想的解決方法;但據我所知,那裡並不止有大量惡靈這麼簡單;那裡封印著……」如月天馬話沒說完,就與赤城翔一重疊道:「八歧大蛇。」

「原來你知道。」如月天馬愣了愣後說,似乎赤城翔一掌握的資訊不比他少。

「放心吧,到時候我會幫忙的了。」赤城翔一說罷,伸出了手,只要這手一握,二人的交易就算是成功。

如月天馬雖然不太喜歡受人制肘,但要從合法途徑釋放星野豐三人,就只有這個方法了。

「合作愉快。赤城。」如月天馬伸出手,握在赤城翔一的手裡。

「合作愉快。如月。」赤城翔一露出燦爛的笑容。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