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家》

赤城翔一帶著如月天馬到拘留所,但見神山新、星野豐和風間涼介各自被分配到一個倉,經過一星期的折騰後,各人的神色都有點不太好。

風間涼介還好,這男人一向以冷靜見稱,相信並不會受到什麼暴力對待;

星野豐做了五十年人,自然懂得處理這種事情,最起碼這星期不會怎痛苦;

唯一會被暴力對待的,相信只有最衝動的——神山新。





赤城翔一打開三人的倉後,神山新慢慢走了出來,用凌厲的眼神盯著赤城翔一。

「臭條子,你有種,我欣賞你創新且有趣的逼供手法。但可惜,這是對我沒用的。始終你還不是因為證據不足而把我放了嗎?哈哈哈……」神山新瘋狂了。

赤城翔一揪起神山新的衣領道:「要不是如月,你肯定被關進大牢的。」

「你們三人聽好了,事情緊逼,我不知道怎樣解釋。總而言之,在一星期後,『奈落祭典』將會舉行,地點為奈落之森,相信到時候要是不能制止住八歧大蛇復活,世界肯定進入一片渾沌的。所以我以釋放你們作為交換條件,希望你們助我們超自然事件調查課一臂之力。」赤城翔一說罷,神山新一腳踢了在赤城翔一的胸口說:「放心吧!我們一定會好好幫你的……你這是有求於我們吧,被本大爺好好揍一頓我可是會好好幫你的。」

「你媽的,別以為我很好欺負啊!我好歹也是『赤城家』的繼承人啊!」赤城翔一回敬神山新一腿。





如月天馬已經放棄勸神山新了,但還是很「關心」自己的好朋友:「星野叔叔,到底為什麼他們二人這麼大仇怨似的?這一星期他們暴力對待新嗎?」

風間涼介笑了笑說:「倒也不是暴力,只是有點另類、新奇、頂級、超卓,任你怎樣演繹這刑法都是……妙絕。」

「他們看準了新最大的缺點著手了。」星野豐低頭笑說。

「看準他好色嗎?」如月天馬大概已經猜到了。

「Bingo,赤城那變態傢伙新關了在一間房裡,完全不讓他動,24小時不斷播放最新美女AV……當中好像還有薰和麻生希的…」風間涼介再忍不住,放聲大笑。





(新,辛苦你了。你很內疚吧?)如月天馬心想。

赤城翔一和神山新完全打得進入忘我狀態,雙方一直你一拳我一腳我打著,各不雙讓,似乎實力相約。

就在此時,一個決定性的人物出現了!

「色狼,你在幹什麼?」星野早紀愣了愣說。

愣著,不是因為看到神山新與刑警在打架。

而是因為,那個刑警,曾是她暗戀的前輩。

「赤城…前輩?」原本語氣冷淡的星野早紀,第一次用溫柔的聲線叫著別人的名字,看得神山新有點莫名其妙的……憤怒。

「好久不見了,早紀。」赤城翔一擺出紳士表情道,神山新看不過眼,一記勾拳揍在赤城翔一臉頰,然後跑到星野早紀身邊搭著她的肩道:「別隨便叫別人女友的名字啊!」





星野早紀甩開神山新的手,慢慢走向赤城翔一身邊並扶起他說:「我還以為這輩子都不能見你…」

如月天馬見形勢有點不對勁,立時打圓場說:「大家都餓了吧,不如回事務所吃薰煮的東西,再談談有關奈落祭典的事吧……」

神山新用認真的語氣打斷如月天馬的說話:「天馬閉嘴。赤城翔一,有種的話跟我隻揪。」

「喂喂,不要這樣吧,這樣子小早紀會不喜歡的。」風間涼介察覺到神山新的怒火,所以只好制止,奈何就是他自己也對赤城翔一有點不滿。

「為什麼你老是這樣子的?平常就吊兒郎當,需要你戰鬥的時候總是不知道去了哪裡。現在就因為這點小事而跟赤城前輩提出單挑?太過份了吧神山新?」星野早紀對著神山新破口大罵,這種事,是第一次。

「赤城前輩赤城前輩什麼的,難道你就忘了我嗎?難道你就不喜歡我嗎?」神山新怒言相向,星野早紀終於忍不住道:「是你自作多情而已!不要以為救過我我就會感謝你!我不喜歡你!我最討厭這樣的新了!」在旁人聽著,會聽得到這只是一時氣言;但聽在神山新心裡,可是有於被玻璃插中一樣。

神山新,傷透了。





「既然如此,反正我的形象已經跌到谷底了。那就讓它壞透吧。臭條子,今天我不打柒你我不叫神山新!」神山新點起一根紅萬,結起手印遙距召喚亞空間,從亞空間裡取出竹劍。

赤城翔一牽著星野早紀的手,把星野早紀拉到一旁道:「等會這裡有點危險,但不用怕,兩年前我錯過了你。今次我一定會把握機會的。」

「嗯…」星野早紀已經不懂怎樣回應,只知道心裡跳得噗通噗通的。

「小子,別小看赤城家的『白夜』戰神啊。」赤城翔一召喚出制裁之矛,從這可證明他也是一個厲害人物。

「什麼白夜戰神啊!我把你打死白痴戰神好不好?」神山新說罷,躍離原地,竹劍猛地從上方一打,赤城翔一輕而易舉地舉起制裁之矛擋住,但腰側向已經中了一劍,被竹劍打得痛了。

「要是新認真的時候,他的劍可是非常厲害的。」如月天馬說著,風間涼介接著說:「這場單挑,未到最後一刻不會知道孰勝孰負。因為雙方的實力太接近了。」

神山新著地後,赤城翔一雖然中了一劍,但也回敬了一記虎尾腳,把神山新踹開。

「媽的,你這小白臉。」神山新舉起竹劍,赤城翔一亦有所感應,知道接下來的才是真正的戰鬥。





「喝———」二人同時大吼,畫出圓形,召喚戰鎧。

盛怒的神山新,已經怒得連披著戰鎧都要吸煙了。

整個畫面,突然變得有點好笑了。

-----------------------------------------------------------

《英雄》

兩年前——

兩年前,星野早紀還在就讀高中。





由於星野豐從小到大都在訓練武術和法術,自然希望利用這種力量保護別人。而恰巧,教導星野早紀腿法的就是赤城翔一。而二人一直保持曖昧的師徒關係,沒有突破。

直到當時,星野早紀的一名女同學被援交集團拐去,捲入一宗黑幫綁架事件,星野早紀獨自一人力闖黑幫的巢穴。

可惜雙拳難敵四手,星野早紀也被捉住了;因為她面對的集團,有上百人在巢穴裡。

而救出星野早紀的,正是赤城翔一。

但此後,赤城翔一就杳無音訴,這段感情,亦在赤城翔一送贈星野早紀深情一吻後告吹。

星野早紀為此調查了半年,才發現赤城翔一的身份,正是日本號稱「三大財團家族」——「神武家」、「黑木家」、「赤城家」中「赤城家」的少主。而三大家族在暗地裡,亦一直配合著政府處理超自然案件;當年赤城翔一自從被赤城家指派往福岡處理一宗凶宅幽靈殺人事件後,就失去音訴,令星野早紀放棄再等赤城翔一,但於星野早紀而言,赤城翔一就等同她心裡的英雄,無可取代,即使神山新也取代不了。

過去的事件,到這裡告終——

===========================================================

「操你娘的!」神山新以草薙劍砍向赤城翔一,赤城翔一巧妙地以制裁之矛擋開,再以自身作為圓心,不斷自轉,令槍罡不斷四散,把神山新刺得整副鳳凰戰鎧都是小孔。

「可惡!」神山新聚起地火烈炎於草薙劍劍身,疾斬出鋪天蓋地的劍罡,與赤城翔一的槍罡不斷抗衡,兩個旋渦不斷撞擊,令旁人完全看不了裡面發生什麼事,只知道整個拘留所的桌子、椅子、地面、天花、倉牢已經被槍罡、劍罡砍得傷痕處處。

「喝——!」二人大喝一聲,隨著神山新抽著的煙掉在地上,旋渦漸漸散去,是時候分出勝負了。

答案是——平手!

神山新被制裁之矛刺中胸口;赤城翔一被草薙劍刺中小腹,二人同時解除戰鎧,雙雙受創倒地。

「還沒完呢…」神山新打算繼續打下去,如月天馬看不過眼,把神山新制止住;同樣地,星野早紀亦把赤城翔一制止住,因為神山新和赤城翔一的情緒已經到達頂點。

「把他們帶回事務所,再談談戰略吧,奈落祭典一役可是一場大戰,要是還有氣有力的話,就留待奈落祭典時戰鬥……」星野豐用平淡的語氣說著,突然暴喝一聲:「不要花無謂的力氣在這種小事情上!」這一著,嚇得全場愣了。

「哼。」神山新徑自點起紅萬,離開拘留所,星野早紀望著神山新的背影,不自覺哭了。

「不用擔心,新雖然神經大條,做事脫線,但他很快就能平伏的了。放心吧。」如月天馬安慰道,赤城翔一雖想安慰,但現在身份尷尬,不太好說話,只好整理行裝,準備出發到星野事務所,詳談戰略。

到底星野早紀心裡喜歡的人是神山新,還是赤城翔一?還是兩者都喜歡?這一刻,就連她自己也不知道……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