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曙光》

末日的降臨,寓意著世界將會大洗牌。本來和平的世界,將會變成一個弱肉強食的修羅場,人類與魔物間只有互相抗爭廝殺才能活下去。

世界……已經絕望了嗎?

一眾頂尖的強者都已經被三神官和七原罪所壓制,紅蓮、神山新、葉雅等人相繼被擊敗,即使是擁有終極神劍龍炎的天馬也無法抵禦到凌霄,現在天馬就被凌霄踩住了那張剛毅冷峻的臉龐。

「挺好的一張臉啊……真想好好的破壞這張討人喜歡的臉。」凌霄遞起魔刀,眼下就要砍下去天馬的臉上,突然一道紅芒將凌霄硬生生轟開,一個身高六尺多的男人立於天馬身前。





「你要挺住啊……朋友。」這個男人正是鐵忠,已經三番四次救了天馬的鐵忠,今次亦不例外,成為天馬的救星。

震紅塵威力甚巨,硬吃了一記震紅塵的凌霄在十米開外已經止住去勢,並開始運勁逼出拳勁,從逼出的拳勁可以看得出,鐵忠剛才那記震紅塵絕對是十足威力,貨真價實的重招,但凌霄逼出拳勁後,臉色依舊從容不逼,叫鐵忠更是從新打算起凌霄的實力。

「這傢伙就交給我,你去救巧巧。」鐵忠凝視著凌霄,他不知道自己可以撐多久,但要是巧巧出事的話,天馬絕大機會會把逆天的力量全面爆發,最壞結果就是剎那間把整個地球都給毀了。

「謝了,鐵忠。」天馬慢慢站起來,經過一陣調息後,本來混亂的內勁已經完全調和好,思緒亦開始冷靜下來。

「不用廢話,快去!」鐵忠說罷,聚勁於拳,伺機而動。





「我欠你人情。」天馬話沒說完,光瞬就已經祭出一柄由血肉所組成的長棍,揮向天馬。

天馬嘴角微微上揚,以龍炎抵住血肉長棍,繼而順勢畫出一個圓環,召喚出一道前所未見的戰鎧——龍炎戰鎧!

光瞬看得眼都瞪得快掉出來了,天馬一拳轟在光瞬臉上說:「遊戲,到此為止了。」

「嘿嘿…真的嗎?」光瞬呈現出可怕的笑容,然後猛地往上一蹬,一道紅影劃過,接住了光瞬。

天馬再想追擊之時,光瞬已經騎著血龍飛往天際,但緊接而來的是多如密雲的魔物!





「你老味…」天馬緊握龍炎,拍起光翼,衝往天際,迎接最後死戰!

============================================

另一邊廂——

神山新被光祖壓得動彈不得,突然一道黃金劍氣欺近光祖,其勢之強,嚇得光祖登時退開幾步,神山新得以回復自由。

「媽的!懶惰,你不要在這種時候才出來阻住我們好不好?」光祖怒吼道,但來者卻沒有理會他,而是再度凝起黃金劍氣,疾劈向光祖。

「豐叔叔……」神山新一下子也搞不清發生什麼事了,懂得使用黃金劍氣的,就只有星野豐,但星野豐不是已經死了嗎?

「星野豐,你把孩子們都騙太久了吧?你看他們都已經呆了。」說話的是站在劍上的賀重光,從他的說話來看,眼前的是星野豐沒錯。

「新,把黃金之劍給我。」





神山新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一回事,但還是把天馬交給他的黃金之劍祭出來,還給星野豐。

星野豐甫一拿起黃金之劍,黃金之劍頓時金光暴發,就似是已經尋回失蹤多時的老主人一樣興奮起來。

「抱歉啊戰友,要你等這麼久。」星野豐回應著黃金之劍的興奮,光祖已經忍不了這種情況,提起巨斧,當下就要砍向星野豐。

「形勢逆轉啦……混蛋。」星野豐將力量都聚於黃金之劍中,看準時機,砍向光祖。

黃金劍氣輕易劃過光祖,光祖突然在半空定住身影,一動不動。

「操!」瑪門看不過眼,與麻生希一個眼神交接後,開始行動。

麻生希收回妖鞭,葉雅和葉小蝶同時掉下樓。





神山新振翅一飛,接住兩女,安然著地。反觀瑪門,本來制住神山新卻撲了個空,現在他可要面對的是盛怒中的紅蓮和神山新。

「今次,要把你砍得永不超生。」紅蓮和神山新同時說,然後舉起銀月雙刃和草薙劍,召喚銀月戰鎧和鳳凰戰鎧。

「廬山不動.一刀無痕!」紅蓮一出就是最強殺招。

「一閃乾坤!」神山新把憤怒的力量完全釋放,注入憤怒力量的「一閃乾坤」,銳不可擋!

面對兩大殺招,加上戰鎧力量的加乘力量,瑪門就這樣被砍成兩半!

「你沒有登場的機會。」神山新說罷,瑪門不甘的化成飛灰,七原罪再死一員。

紅蓮解除銀月戰鎧坐在地上,剛才一擊已經用盡他的力量,現在他只能把希望寄予神山新。

麻生希自知大勢已去,只好逃之夭夭,但七原罪從來也沒有逃兵的,既然她選擇了逃走,也就已經做好了覺悟。





一柄魔刀穿過麻生希的身體,麻生希連遺言都沒法說,就已經被絞碎。

「阿新,快趕往東京鐵塔幫天馬。三神官已經開始行動了,光憑天馬一人絕對應付不了的!我的黃金劍氣只能把光祖暫時困住一段時間,你一定要把握這段時間趕往東京鐵塔!」星野豐說,但神山新還是有點不安:「那你怎麼辦?」

「這邊還有個更大的麻煩在,我和老賀得要先解決他。」

「知道了。那紅蓮、小雅和小蝶怎辦?」

「要麻煩一下你帶他們走了。」

「好!」神山新對星野豐和賀重光可是有十足的信心,既然星野豐都說到這個份上,那即使自己已經再不能戰,但要帶走一眾好友還是可以的。想到這裡,神山新讓三人捉住自己寬長的翅膀,一下子飛往主戰場。

「老賀,我們有多少年沒這樣子並肩作戰過了?」星野豐突然感概起來。





「忘了……門主。」賀重光恭敬的說,星野豐搖了搖頭道:「都這麼多年了,我早已忘了至尊門主的地位啦…現在我們是好朋友,不是嗎?」

「這也是的…」賀重光笑了笑說。

大街,回復一片寂靜。

一個小孩子突然玩著一個紅色皮球,慢慢走出來。

「終於來了。」星野豐的神經開始崩緊起來,因為眼前這個小孩,就是能與神帝、逆天齊名的審判者之一的——陣!

陣玩著的不是什麼皮球,而是麻生希的人頭。

「快快來吧,早點結束讓我回家睡覺。」陣祭出魔刀說。

賀重光與星野豐一個眼神對望後,各自召喚出黃金戰鎧和風雲戰鎧。

「陣,我絕不會讓你有機會回到人界的!」星野豐揮起黃金之劍,與陣的魔刀交擊在一起,強大的力量,令空間出現裂縫。

「這裡不好打,要打就回你家打去!」賀重光以軒轅劍刺在陣的腰際,趁著陣分神一刻,與星野豐一同將陣推入空間裂縫,三人就這樣消失在原地了。

===========================================

在天馬大宅內,早紀剛回到家就面對著如潮水般的魔物進攻,根本完全沒機會可以會合天馬和神山新。

「早紀,老公他怎樣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在早前委託中受傷的翔子一拐一拐的走出來。

「三神官找上門來了,目標在捉我們倆去牽制阿新,所以這時候你更不可以勉強自己,明白嗎?一旦我們被捉,你也很清楚以阿新的個性是不會有任何抵抗的。」

「那現在我們要怎麼辦?」翔子聽後也曉得事情的嚴重性,但聽著外面激烈的戰鬥聲,自己卻是一點忙也幫下上,不禁讓她感到一陣慌亂。

「我們去找阿新,絕不能就這樣坐以待斃。」早紀堅決的說。

「看來這棟房子也必須放棄了……對方既然能找到這裡來,表示這地方再也不安全。」早紀嘆了口氣,畢竟這房子有很多她們的美好回憶在。而翔子臉上也同樣是副依依不捨的表情。

「房子可以再找,只要一家人平平安安的生活在一起,到哪都是很快樂的。」早紀身為大姊,也只有強忍下自己的哀傷來安慰翔子。不過早紀心裡也很清楚,只要三神官一天不消失,她所期望的那天就永遠不可能到來。

「他們攻上來了!」固守任外的金鷲衝進來慌張的喊,閃雷則是和修羅殺入戰場去了。

早紀帶著翔子走出了屋外。發現以往一眼望去的蒼綠山坡,如今只剩下黃土斷木,到處都是淒涼的情景。

結果翔子最先忍不住,當場掉起淚來。因為翔子平時沒地方可去,所以待在家裡的時間最長,山上的花草樹木她都很用心的照料著,因此看到這景象最心痛的也是她。

「你們……到底要做到怎樣的地步才肯罷休!?」早紀激動的緊握著法杖,這裡可是她們的家啊!

「只要你們跟我走,一切都將平安結束,你們也能各自回歸以往的生活。」光琳這時又突然出現在在女身前的半空處。

她身上的衣裳多半被燒的破爛,不過衣服似乎穿蠻多層的,還不至於春光外露。臉頰和手臂上還留有皮開肉綻的燒傷,原本早紀對她所造成的傷害應該更嚴重許多才是,顯然她是經過臨時的治療後匆匆趕來的。

饒是如此,光琳的臉上依然是一貫的死氣沉沉,絲毫看不出任何表情。

「各自!?你們到底想做什麼!?」聽出光琳話語裡的不尋常處,早紀立刻緊繃著一張臉。

「只是糾正一下不該發生的事情而已。放心,你們會把所有的事情都給遺忘掉,所以不會有任何感覺。」

「你休想!」

早紀含怒出手,法杖頂端處化出一條光之龍直撲光琳,翔子也同樣揮出女神之刃,一條火龍跟隨光龍撲上。

「果真是冥頑不靈。」光琳毫不理會兩女的攻擊,雙手指一連變化了幾個法訣。

頓時,早紀發覺有人在拉扯自己的身子。她低頭一看,發現從自己在地上的影子裡,伸出很​​多隻黑影手臂正抓住自己,而且還慢慢的把自己拖沉入影子中。

她反觀翔子,也是受到同樣的攻擊。

又是空間系的術法嗎……

早紀握著法杖,試圖發出小型的「次元之刃」展開束縛。但是黑影之手察覺到了早紀的意圖,搶先一步搶走她的法杖。一旦沒了魔法石的強大魔力作為後盾,早紀縱然有很多高等法術都無法使用。

這方面翔子則是想使出五論譜掙脫出去,但是黑影之手捲起女神之刃,反向翔子腰際的傷口刺了進去,痛的她幾乎昏厥。

一直跟在翔子旁的小白雖然想把她給拖出來,但自己最後反而也被拖了進去。

其他靈獸已經回到房子內,正想幫忙之時,卻被光琳所阻。

「別礙事,滾!」光琳雙手一分,早紀和翔子周圍馬上產生氣爆,把上前救援的所有​​人都給彈開。

「放開我們——」這是早紀和翔子最後的吶喊,但卻已經被拖入黑暗之中。

光琳得手就退,小白、金鷲、閃雷和修羅連光琳的邊也抓不住,就這樣留在空房子裡乾著急。

「怎麼會這樣的……」金鷲自責的說。

---------------------------------------------------

血雨染紅了眼前所有的一切,倖存的人對此只有沉默,一句交談也都沒有。如果可以,他們真的希望一切都是一場夢。

「小雅,說真的,我很羨慕,也很忌妒天馬。為什麼他能獲得那麼強的力量,為什麼那個人不是我?每次一出事,我們就只能躲在後面看他出風頭,說心裡沒發酸的感覺是騙人的。但是現在,我心裡的感覺為什麼會這麼的哀傷……」

葉雅嘆了口氣,因為她和紅蓮也是同樣的感想。可惜的是,他們什麼都無法替天馬分擔,只能靜靜的看天上血雨飄著。

現在天馬眼裡的世界是一片血紅的,殺了多少人他已無法去計數,這當中有魔卒、有魔將、有多許許多多他從未看過的異界生物。不過這並不具備任何意義,他們對現在的天馬來說,代表的只有兩個字,就是「敵人」。

目前天馬滿腦子裡思考的只有一件事,就是趕快救回巧巧。

而想要辦到這件事,首先就是要殺到光瞬的身邊,然後從他身上逼問出解開天之痕的方法。

為此,天馬豁盡全力的在戰鬥著。

隨著「龍炎神生訣」瘋狂的反覆使出,天馬的體力也呈直線的往下消耗掉。天馬自己雖然也察覺到這點,可是如今他說什麼也不能放棄。

在天馬將一頭魔將揮斬開來後,順勢發出「神皇.劍傲」、「劍猛」、「劍狂」、「劍滅」四式串連。

雖然四式串連的威力巨大,瞬間又殲滅了許多敵人,但天馬在出手後頓時一陣力竭,連眼前的景像也顯得有點模糊不清。

就在這樣毫無防備下,天馬被光瞬從後背敲了一棒,強烈的攻擊力把他打的直往下墜。湊巧的是他狠狠地撞上東京鐵塔下的位置,把整個公園撞凹成一個大洞。

紅蓮三人和神山新從頭到尾眼光都在注意著天空的景象,當看到天馬墜下來時,神山新放下紅蓮三人,葉雅和紅蓮隨便拿起一把大雨傘遮了一下,便立刻衝了出去。只是當他們趕到時,天馬撞出的坑洞已經被地上的血水所填滿,而天馬的人影卻是一點也沒看到。

「難道是在裡面?」葉小蝶看著眼前跟個游泳池般大小的血池,只是那血池根本毫無能見度可言,葉小蝶根本看​​不出端倪。

「上面!」葉雅拉著葉小蝶趕緊後退,天上的那些怪物就像蜂群一樣追了下來,看樣子還真是不死心。

突然間,血池中央冒出了一條巨大的黑色火柱,把先頭的怪物都給捲了進去。火柱的高溫瞬間就把整個血池的血水給蒸發掉,就連離得遠遠的紅蓮和葉雅、葉小蝶也受到了輕微的灼傷。

「都給我去死吧!」在坑底的天馬仰天嘶吼著。剛在血池底中天馬的怒意激發起龍炎的力量,一口氣砍出巨大的火柱。

然而這時火柱開始變細,並且慢慢化形成一條黑色炎龍出來。天馬揮動著龍炎織成龍形劍意,黑色炎龍立刻往敵人狂衝而去。

黑色炎龍劍意彷彿自己有思考能力似的,凡是接近天馬的生命體全都一律被劍意所殺。畢竟這條龍可是碰不得,誰碰誰倒楣。只要沾上點火花,就會被那無法弄熄滅的黑色火焰燒到連灰也不剩,而且是受盡痛苦的折磨後才死去。

此時降落的神山新看到天馬的模樣也不禁呆了。

天馬身上一半以上是呈龍化狀態,並且全身滿是乾涸的血跡,連頭髮也幾乎看不出原來的顏色,上面還結著不少血塊。而龍炎則是插在他的腳邊,整把劍同樣被血跡所沾滿,劍身散發出來的光芒明顯地黯淡了許多。

看上去,就像是個剛從地獄爬出來的惡鬼一樣,給人很恐怖的感覺。

天馬的這種面貌,是巧巧從未見過的,一時間居然感到有些害怕。

「事情結束之後,我會離開。以前的日子……已經回不去了。」說完,天馬隨即振翼飛起,快得連神山新想說句話也來不及。

「他鐵著心要離開了……」神山新嘆了口氣,知道事情已無法挽回。

「可惡啊!為什麼……」紅蓮抓著頭髮,放聲大吼著,但是沒有人可以回答也。

天馬揮舞著黑色炎龍護在身周,一舉突破怪物的封鎖飛上天際一一但是在前面等著他的,還有數也數不清的敵軍。

浪費了不少時間,得快點才行……

從戰事開打到現在已經有一段時間了,這段期間鐵忠和巧巧那邊不知情況怎樣,巧巧的安危讓天馬最為著急。

另一方面,光瞬也正暗自盤算著。

目前死的人還嫌不夠多,要禁錮龍炎憑這點鮮血還不行,得再多死些人才可以。既然逆天殺得太慢,那就幫他一把吧!

決定好後,光瞬悄悄的交代下去,命令心腹們從後方開始圍殺己方的人。

此時天馬並不知道有數個計畫與陰謀正對自己展開,現在他的眼裡只有想著如何消滅眼前的敵人。挾帶著黑色炎龍的威勢,天馬右手握著龍炎就是一記「神皇劍疾」,斬開魔物群,往光瞬衝去。

雖然人是死了不少,但是光瞬不慌不忙的讓血龍往後移動,指揮整個陣勢讓自己的手下上前去堵住天馬。

搞了半天,天馬和光瞬的距離還是沒有縮短,這樣下去還沒摸到光瞬,反而是自己先力量用盡倒下。

忽然間,天馬聯繫上陰極力,在左手龍爪上凝出一大球晶石,只不過這次的晶石是黑色的,而且外表給人的感覺相當怪異。

接著,天馬一把將晶石抓碎,隨手往身前撒去。

只有小指頭般大小的碎黑晶粒,一碰上敵人的身體後,立刻產生了爆炸。爆炸的威力雖然只有手榴彈的程度,但是殺傷力卻是異常驚人。

黑色晶石會爆炸是沒什麼大不了,但是跟著爆開來的黑炎才是最可怕的地方,被籠罩在爆炸範圍內的敵人無一倖免。加上一次就是數千顆一起爆炸,那威力連天馬自己也想像不到,幸好天馬即時用光翼擋住,才沒被波及到。

天馬會這麼做,都是被硬逼出來的。他臨時把擁有的內力,晶石、爆勁、黑炎三樣給參雜在一起,沒想到破壞力這麼驚人,而且需要花費的力量比起「龍炎神生訣」來說小多了。

這種不需花費大多力量,又能產生強大破壞力的東西,正是天馬目前所最需要的。

當下天馬又凝出一顆黑晶,打碎後用光翼把它給煽了出去,造成的傷害威力可不亞於「神皇劍傲」。尤其黑晶搭配劍招使用,效果更是驚人,劍招的破壞力是原來的數倍。

「你不覺得……天上那片烏雲要比一開始薄很多了嗎?」神山新拍了拍紅蓮的肩膀。

的確,天上的烏雲比起一開始的漫天之姿,不知不覺地已經縮小了許多,而且也變得很薄,幾乎快要遮掩不了陽光,給人一種即將雨過天晴的感覺。

加上這時天空上不斷傳來巨大的響聲,每響起一聲,天上的烏雲就會少一小塊,而且缺口正漸漸的往烏雲中心打開。

「衝啊!天馬,讓他們知道厲害!」神山新看到這情況就激動的大叫,連向來不多話的紅蓮現在也是一臉振奮的跟著吶喊。

天馬的異軍突起,這下可打亂了光瞬的整個佈局。

因為他的攻勢太快,就如同一把火熱的刀切進奶油裡般。然而光瞬後方的部屬後退太慢,造成血龍退避的速度跟不上天馬,兩者的距離正越拉越近。光瞬這方原本的人數優勢,這下反而成為了他最大的阻礙。

他的部屬原本就是從各個地方找來的,由於三神官本來就打算拿這些傢伙血祭,因此只有進行過基本的訓練,所以只要被天馬的攻勢突然打的措手不及的話,整個陣勢就會像這樣出現調度上的問題,加上光瞬下令圍殺己方的事漸漸被發覺,情況變得是更加混亂。

這麼多人的場面一旦混亂,後果是很難處理的。尤其這些人來自相當多的種族,許多人甚至語言無法相通,沒人領導下根本不知該怎辦是好。

只是事情變成這樣,光瞬依然不肯從血龍上逃離,而且臉上並沒有絲毫驚慌。相反的,他座下的血龍這時開始吞咬起自己人來,場面顯得更加混亂。

雖然天馬也搞不懂發生了什麼事,但是在目前的情況下,殺就對了,想太多沒用。

隨後天馬凝出一顆黑晶,並且反手用龍炎劍柄敲碎,接著一招「血電奔雷手」擊出,無數的亂雷以天馬為中心向外奔放,加上夾在亂雷當中被引爆的碎黑晶粒,所產生的黑色炎雷瞬間將周圍數千公尺內的敵人消滅的一干二淨。

不過,還是有敵人在這片亂雷中存活了下來,就是光瞬及其座下的血龍。光瞬是不用說啦!沒點實力還當什麼三神官?但天馬奇怪的則是他座下的那條血龍。

那條血龍身上血腥味極重,渾身充滿讓天馬相當不舒服的感覺。

但這不是重點,天馬發覺在靠近這條血龍之後,他握在手上的龍炎顯得有些沉重,揮動起來也有點遲礙,看樣子似乎是受到了什麼影響。

可現在沒時間讓天馬想那麼多,他立刻往光瞬的方向衝去。這時血龍離開光瞬上前阻擋,把他給護在身後。

天馬現在可不想理這傢伙,隨手一招「神皇劍極」將龍炎拋出,龍炎化成正氣浩然的巨大光劍,由上而下直接貫穿過血龍中央的身軀。

而天馬則是直趁機鑽過空隙,直往光瞬衝去,但是龍炎那邊忽然傳來不詳的預感,天馬急忙的右轉過頭去看。

只見血龍曲捲起頭尾,縮成一團緊緊的將龍炎包裹在其中。天馬伸出右手想召回龍炎,卻發現它的回應相當微弱,根本辦不到這件事。

光瞬一直等待的就是這一刻。

這條血龍是從先前的血海裡所煉製出來的產物,裡面包含死於血海之人的怨恨、不甘、痛苦與絕望。而且它被設計成被龍炎刺中時隱藏在體內的禁制就會發動,將以自身來禁錮龍炎。

為了這個,三神官甚至帶來了那麼多早已經註定要被犧牲的人馬,為的就是以鮮血和死亡來改變整個天地的環境,讓龍炎的靈氣和力量都降到最低點。

瞬間天馬就明白了怎麼回事,立刻祭出天叢雲劍,化身巨大的黑色炎龍直撲開始融化變身的血龍。

「你的對手是我!」

光瞬終於出手,他化身成為一個手持盾劍,光芒萬丈的光之巨人,然後用左手盾牌硬架著黑炎龍的頭部。接著右手光之劍揮出,將黑炎龍給斬成兩半,整條黑炎龍也跟著消失掉。

這是天馬學會用上劍意以來,第一次被人給破解。

但是光瞬自己也不好過。光之巨人緊跟在黑炎龍後消失,現身的光瞬在左手臂上有個相當嚴重的燒傷,而且臉色有點泛白。

天馬連一點喘息的機會也不給他,衝上前去,對著光瞬的小腹就是一記左鉤拳。

這拳可不是普通的爭頭,因為拳上還包覆著一層黑晶,破壞力可想像是多麼驚人。

因為光瞬一時間還沒回复,躲避不及下吃了天馬這一拳。而且舉頭擊中時的強爆威力,打得光瞬的身體曲成弓狀,連眼珠子幾乎都快凸了出來。

可偏偏天馬扯住了光瞬的左臂,連他被打飛逃離天馬的機會也沒有。

就這樣,天馬硬是轟了光瞬數十拳。饒是三神官再怎厲害,也經不起這種恐怖的連續攻擊。

「說!你把光瞬怎麼了?還有,怎解決天之痕?」天馬提著光瞬,表情狂怒至極。

「龍炎……自然是被封印了。至於解決天之痕的方法,嘿嘿……不能說,不能說……」就算現在落到天馬手裡,光瞬依然是那副我行我素的樣子,毫無半點懼意。因為他相信,最後勝利的,絕對會是他們。

「陷.家.剷!」天馬怒極出手,每說一字就轟上一拳,而最後一舉更是匯聚了累積至今的憤怒。

憤怒的拳頭轟上光瞬的小腹後,強大的力道竟將他的身體和天馬所握著的左手活活扯裂開來,光瞬的臉孔當場扭曲變形。

但是,天馬沒那麼簡單就放過他。

天馬將飛出的光瞬接下,然後在他面前將斷臂用黑炎燒的連灰都不剩。

「你還剩一隻手和兩條腿,我會很樂意再做同樣的事。」

「隨便你,反正最後笑的會是我。」

「死人是笑不出來的。」天馬看既然問不出什麼,直接用龍化的雙手爪抓住光瞬的左肩傷口和頭部,準備將他的頭給擰下。

「給我住手!」

就在這時,光琳和光祖趕到,見狀立刻大喝阻止。

「混帳……你們來得也太晚了……」光瞬知道,這場戰爭他們已是贏定了。

「另外兩個三神官!你們有什麼權力叫我住手?」天馬冷冷看了他們一眼,然後就要動手擰掉光瞬的頭顱。

「你不顧她們死活的話,儘管下手無妨。」光琳雙手一揮,她的左右兩邊立刻各出現一個木架,上面還有被鐵煉鎖住雙手吊起的早紀和翔子兩人。光祖更過份,直接拎著巧巧的脖子,完全不顧凌霄之前的叮囑。

天馬最擔心的事終於發生了。

雖然情節很老套,但對天馬來說,沒有比這更能威脅他的事了。

「你有人質,難道我就沒有嗎?」天馬用左手爪抓住光瞬左肩的傷口,然後將他高高舉起。

儘管天馬現在內心萬般焦急,但他還是一直勸自己冷靜。巧巧只是被抓,並不是死了,光是急躁對現在的事情並沒有幫助。

光祖沒有答話,而是化出一把匕首,反手刺進巧巧的手臂。

「我知道了。」天馬隨手把光瞬往他們扔過去。

但是誰也不知道,包括光瞬自己在內,天馬已經透過他左肩的傷口將黑晶植入了他體內。只要天馬有意思,光瞬隨時會自爆。

一眾靈獸正往這邊趕過來,而光瞬帶來的殘存人馬也漸漸的靠攏到他們那一方去,將三女給團團圍在中心,這下天馬更是難以動手。

「然後,把你所有的靈獸都給收回去。」光琳下了第一個指令。

「什麼都別說,都回去休息吧!接下來的事,我自己會處理。」天馬看金鷲等靈獸一身慘樣,說明他們也歷經了艱辛的戰鬥,所以對他們並無半點苛責。

所有的靈獸都是在一臉的不甘中被天馬給收了回去,小白在最後甚至哭了起來。

「現在你們想怎樣?」天馬冷靜的問。雖然事情發展成這樣,可他心裡卻是出奇的冷靜。

光琳開口道:「修正命運錯誤的軌跡,將一切都倒回到事情的開端。只要你和少女那一天不曾相遇,憤怒從來沒有見過兩個妻子;之後所有一切的事情都不會發生。」

「發生就發生了,難道你還能時光倒回不成?」

「雖然這點我們是辦不到,但是倒回整個世界所有人的記憶加以改變,這點還是可以的。至於逆天,你,我們會加以封印力量,之後你們將會遺忘掉彼此,過回各自以往的正常生活。」

「你們休想!我不要忘了天馬,不要——你們憑什麼剝奪我的幸福,我恨死你們……」巧巧瘋狂的喊著,但是一陣徒勞無功後,開始哭了起來。

「老公,我不要——求求你們,不要做出這麼殘忍的事,他是我們最心愛的人啊!為什麼要我們硬生生把他遺忘掉……」早紀和翔子也是同樣的情況,眼淚不斷流下。

忘了早紀和翔子……

神山新腦袋嗡嗡作響著。

如果生命中沒了早紀和翔子,那他的生命還剩下些什麼,活著還有意義嗎?

但是,看著早紀和翔子痛苦的模樣,神山新深吸了一口氣,用盡全身的力量喊著:「早紀!翔子!不要哭!也沒必要求他們。不過就是遺忘而已,又不是死了,只要人還活著,就會有相見的一天。我保證,我一定會去找你們的,因為你們不只是我最幸福的記憶,還是我生命所擁有的全部,所以我絕對會想起來的!」

「你們幾個,三神官。你對我們夫婦所做的一切,我記下了,也絕對會好好奉還。不管任何代價,我一定,一定要把你們殺了。不管時間多長,天涯海角,我也絕對要將你們……趕盡殺絕!!!」天馬這段悲憤的話語響徹天際,連地面上的人們也都聽到了。

「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紅蓮癱跪在地上,他們原本不是要勝利了嗎?為何情勢會被逆轉到這種地步?

「說完了嗎?」光琳面無表情的回應著,然後開始指揮手下佈置魔法陣,那是個以整片天空為基底,而且結構繁雜的魔法陣。

因為要封印的對像是逆天,所以這麼浩大的工程絕對有必要。

隨著時間的過去,魔法陣也漸漸的接近完成,凌霄將鐵忠完全壓倒性的打敗,並御起魔刀到三神官身旁。

這期間,三神官並沒有用任何束縛來綁住天馬,因為他們手上的巧巧就是最堅固的鎖鍊。

天馬和神山新兩對夫婦五人爭取這最後的時間用心靈交流對話,並且努力想著有什麼方法解決眼前的困境,但是完全沒有一個法子可行。

三女現在完全沒有反抗能力,被制的死死的,這樣的情況下天馬和神山新力量再強,也無法採取任何動作。

雖然三女提過尋死的念頭,但都被天馬給罵了回去。

                                       「人活著就有希望。」

天馬是這樣說的。

最後,五人還是只能把握時間說說話,因為往後還有沒有這機會已經不知道了。

「可惡!只要有把刀來砍掉她們的鎖煉就好了。」望著巧巧三人,天馬這心中的想法越來越濃烈。

突然,天叢雲劍像有自我意識似的在半空劃出一個圓環,召喚出雷霆戰鎧,一副空的鎧甲就這樣握著雷霆戰鎧撲向三神官。

「快一點,逆天的真正力量開始甦醒了。」光琳的表情有點變了。

「逆天的……真正力量?」天馬有點反應不過來,這傢伙是自己搞出來的嗎?

「如果我真有這種能力,就給我出來吧!假面騎士!」天馬大喊。

似是在回應天馬的呼喚,遠端的天空傳來了一句說話。天馬記得這句話,那個意思是在說……

「變身。」

隨即而來的是一道身影出現在天馬眼前,但是……一切也都到這結束了。

天空上的魔法陣在這時完成,並在三神官的催動下開始發光。位於中心點的天馬頓感全身無力,身體好沉好沉,而且漸漸的失去意識……

隨著天馬被封印,雷霆戰鎧和假面騎士的身影也突然的消失不見,整個世界籠罩在魔法陣所發出的光芒中。

「不——」巧巧發出絕望的呼喊聲。

==============================================

八年後——

「呼……」天馬望著一幅照片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喂,食完煙未呀?今日到你同我出去搵物資呀。」一把男人聲在天馬耳邊響起,不知為何,天馬竟然聽得懂廣東話。

「得喇……起程啦。」天馬拿起一柄開山刀,拍了拍那個男人的肩道:「係喇阿俊,你估我今日會唔會有機會搵到相入面果d人丫嗱?」

這個阿俊,是天馬在這個名為「香港」的城市中的領導者,他的全名是「雷俊」。

「唔知呀,成事在天,只要繼續努力生存,一定會搵到既。你唔好忘記,依八年黎,你都係我地既希望黎架嘛。」

而天馬在這八年內,一直在香港打拼,但他再記不起自己的名字,亦不會什麼武功,他只是一個很好打的男人而已。

每當天要賜他絕望的時候,他總是給予別人希望的曙光,所以他為自己起了這個名字。

逆天,而行。

他的名字叫……

                                                       易天行。

(第一部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