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都市》

自從天之痕出現後,整個世界都充斥著魔物,血紅的天空一直下著血雨,宛如世界末日一樣。

這一切,都是三神官的計劃,他們所追求的「亂」,就是像現在的世界一樣,但對他們三人來說,還未夠,未夠亂。

在一個白色的空間裡,陣、三神官和瑪門、麻生希正透過鏡子望著人界發生的一切。

「是時候把所有礙事的人都清除掉吧。」光瞬狡猾的笑說。





「逆天由我來解決,憤怒那叛徒就由阿祖對付;小琳對付憤怒的兩個女人,記著!要留活口,這樣才能牽制到憤怒;陣,懶惰就由你對付;瑪門負責解決紅蓮和賀重光那邊;小希對付葉雅和葉小蝶。至於凌巧巧……就交給那個男人自行解決吧。記著,不論結果如何,一定要把所有人帶到絕望塔去。」光瞬說罷,計劃就開始實行,陣、三神官和兩個原罪各自化成靈光飛到自己所負責的位置。

絕望計劃,正式來到最終章!

==============================================

香港——

距離天之痕的出現已經兩小時,行政長官梁振英已經透過中共政府的安排乘坐飛機到中南海避難,其他政府高官亦陸陸續續離開香港,雖然他們並不知道能夠生存的機率有多高,但離開香港無疑是他們現下的最佳選擇,這令香港正式進入無政府狀態。





在這種情況下,要是沒一個人出來統領大局,香港只會淪為死城,要不就所有人被魔物殺光,要不就為了爭取生存機會而互相廝殺,最後同歸於盡,兩條也是死路。

幸好,一個男人走出來支撐住混亂局勢,這個男人正是雷俊。

雷俊將尚未死的手下聚集至添馬檻政府總部,以整座建築為據點,開始陸續收容倖存者,同時亦調派手下提出所有軍火和冷兵器,全力對抗魔物。

血色的天空下,滿物橫行於街道和馬路上,撕咬著人群。

一對男女手牽著手,披著一頭死去的魔物的皮,裝著魔物的身影從魔物中穿梭,跑向政府總部。





「阿俊……為什麼世界會變成這樣的…」一個擁有希志愛野外面,還有36F完美胸部加42寸長腿的女孩說,她的名字叫阿靜。

「我都唔知……搞出依d野既,應該唔會係邱比特。不過無論變成點都好,我都唔會比你出事。只要去到政府總部,我地就安全架喇!我有個好信得過既朋友係入面。呢…記唔記得你同楊受成擺酒果晚救返你果個雷俊呀?我岩岩係高登睇到佢開post話已經佔領左政府總部,將果度改為收容所。我相信佢一定會幫到我地既。」說得出這番話,不難想像,這個阿俊,正是曾經淘寶過一個女友回來的——沈俊。(來自《我的女友竟然係淘寶返黎既人》)

「但如今情況都已經這麼差了……他還有自保的能力嗎?」阿靜提出疑問。

「一定得,佢係我心目中一個希望黎。佢既然曾經將我由絕望谷底拉返上黎,今次佢都一樣可以將我拉出依個谷底!」沈俊說著,二人已經走到政府總部的大閘。

「開門呀!救命呀!」沈俊大叫道,但卻沒有人回應過,反而吸引到一些魔物的注意。

「那裡有個門鈴,不知道是不是按那個呢?」阿靜指著一個門鈴掣道,沈俊立時白了一眼說:「係喎。」

沈俊脫掉魔物皮一按門鈴,處於大堂保安室的人立即將閉路電視轉到大閘位置。

「係沈俊!佢竟然未死!」雷俊又驚又喜,喜的是遇上一個認識的倖存者,驚的是在閉路電視裡,看到幾頭魔卒正蠢蠢欲動,慢慢走向沈俊和阿靜的方向。





「甘仔、淫狗,即刻拎架生落去救人!」雷俊說罷,執起御用寶刀村正,帶領著兩個倖存的手下跑出大堂保安室。

在外的沈俊還在等待救援,但幾頭魔卒已經確認眼前的,正是美食不錯。

「嘎!」幾頭魔卒一同撲向沈俊和阿靜,沈俊當下將阿靜拉向身後,一腳踹在迎面而來的其中一頭魔卒,將魔卒踢得後退。

「阿靜企後D!」沈俊的行徑引來其他幾頭魔卒的怒意,激將法一成功,幾頭魔卒立時將目標轉到沈俊身上。

阿靜蹣跚地跑到大閘,不斷按鈴,希望有人聽到,但沈俊面對著這幾頭魔卒,不消一會就已經被抓得遍體鱗傷。

「淫狗快d拉閘!」雷俊說罷,淫狗立時跑到大閘處,按下開閘掣。

阿靜一見閘門已開,就跑進裡面,但沈俊卻沒有那麼幸福,只能在魔卒的圍攻下負隅頑抗。





「阿靜……」沈俊雖然全身上下都痛得很,但既然愛人已經安全,他就再沒牽掛。

「食屎啦你地!」沈俊奮起發力,突圍而出,跑進大閘內。

雷俊扶起沈俊,見沈俊傷得那麼重,怒意全面爆發!

「淫狗扶佢兩個入去!甘仔同我一齊劈死班陷家剷!」雷俊提起村正,與甘仔一同衝出大閘,對著那些魔卒沒頭沒腦就是一頓狂砍。

淫狗把沈俊和阿靜帶到大堂後,一個醫生立時走了上來,為沈俊進行簡單檢查:「好彩你送佢入黎送得快,佢開始出現失血現像。」

「醫生!你一定要救救他!」阿靜擔心的說,醫生點了點頭後,將沈俊扶進臨時急救間,開始進行搶救。

此時雷俊和甘仔亦已經回來,看他們一點傷都沒有,足可證明二人多年在刀鋒上過日子絕不是說笑的,現在正好大派用場。

「阿靜,醫生點講?」雷俊急著的問,阿靜搖了搖頭說:「失血,醫生正在搶救。」





「放心啦,阿俊佢條命咁硬,一定冇事既。甘仔,送阿靜上Office好好休息。淫狗,繼續留意住大閘有冇人黎,有就即刻通知我。」雷俊說罷,兩名手下分別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

雷俊獨自坐在地上,點起一根醇萬,喃喃自語:「阿新……你到底係邊呀……依d咁既環境…我搞唔掂架…」雷俊口中的阿新,正是神山新。

一枝煙時間過去,醫生拉開布簾,臉色蒼白的沈俊雖然已經醒過來,但還是十分虛弱。

「阿靜呢…?」沈俊最關心的還是阿靜的安危。

「我搵人送左佢上office,好安全,放心。」

「你又救我一命喇…」

「傻啦,依個時候最緊要團結。」





「我地…會唔會死?」沈俊已經感到絕望了。

「放心啦,一定唔會。有我係度,只要大家抱住希望生存落去,就一定會見返藍天同太陽。」雷俊的保證,對沈俊而言,可說是打了一枝強心針,但此刻的雷俊,其實早已經心力交瘁。

對沈俊而言,雷俊是他的希望。

但對雷俊而言,世上只有一個人能從這個末日中解救他們。

他,就是神山新。但此刻的神山新,正在哪裡呢?

------------------------------------------------------------

同一天空下,歐洲——

曼托皇宮已經被攻至最後防線,一群自稱「金勳」的軍服男人拿著重力軍火,與魔物結伴攻入城堡,大量皇室守衛已經被殺,尚未離開的但丁成為了曼托皇室的最後希望。

事出突然,國王和皇后已經由五名保鏢從秘密通道帶走,但菲麗雅公主卻堅持要回房間取回但丁送給她的十字架,或許她潛意識中,將但丁代入了天馬的位置,總而言之在但丁身邊,她能找到安全感。

然而,這對但丁而言無疑是一個非常大的負擔,畢竟公主身手不靈活,而且在驚惶失措的情況下,很容易會暴露自己的位置,好幾次都因為見到死屍而尖叫,引來幾個金勳殺手和魔卒追擊,幸好但丁及時出手了結,不然公主已經魂歸天國了。

現在,二人正在公主的睡房裡守株待兔,但這絕不是上策,因為在走廊位置已經有近四十個金勳死士和大量魔物在搜索著公主和但丁的身影。

「公主,你先待在這裡,我會出去引開那些傢伙,你借機逃吧。」但丁拿出一柄散彈槍說,公主卻死命地捉住但丁的手說:「不!我不要!要走就一起走!」

但丁明知自己不可能吵得過公主,就只能獨個兒在那裡煩惱。反觀公主,整件事對她而言,完全是普通不過,就似是她只把整件事當成刺激旅行一樣。

只是,但丁心底很清楚,血腥場面,還是可免則免。

但丁撕下手袖一塊布碎後說:「公主,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你不要看,我會用布纏上你的眼睛,你不用怕。」

「嗯…只要有你在我就不怕。」公主用充滿濃烈愛意的眼神望著但丁,叫但丁有點吃不消了,但還是為公主纏上布於雙眼。

但丁一手牽著公主的手,另一隻手慢慢推開房間的門,提起散彈槍準備。

「公主,準備好了嗎?」但丁問道,同時點起一根紅萬。

「嗯!」公主點頭。

眼見暫時還沒有人和魔物留意到自己,但丁拖著公主的手,走出走廊。

「卡察——」但丁單手一拋散彈槍,就像未來戰士一樣,對準最接近自己的那人,開了一槍:「嘭!」

一槍,就把幾個金勳成員打得滿身彈孔,可見這柄散彈槍絕非一般槍械。

「在那裡!」一把聲音傳遍整個走廊,由於子彈是連接著散彈槍的自動補彈裝置的,所以但丁可是連環開了十數槍,將所有人類盡數槍殺。

至於剩下來的魔卒就易辦了,魔卒只能近戰,對擁有遠距離槍械的但丁來說可是有絕對的優勢。

但丁拖著公主的手,一直往秘密通道的方向逃走,沿途雖然有不少魔物,但還是被但丁所殺。

幸好,一路有驚無險,最後在秘密通道會合上國王和皇后。

公主脫下布後,見到眼前的是兩個親人,立時高興得上前抱著。

但丁欣慰的點起一根紅萬後,徑自坐在一塊岩石上靜靜思考。

如果是那個男人的話,他又會如何解決現在的末世景像呢?

但是他對這個男人十分有信心,因為亦只有他能解決到這個末日。

這個男人,就是天馬。

--------------------------------------------------------

戰場回到日本。

早紀和翔子去了處理委託尚未回來,只能以心靈交流向神山新求助,讓神山新先去赤城家保護著赤城勇次夫婦。

神山新甫一收到消息,心裡沒由來一陣混亂,要不是早紀卻神山新再三保證自己沒事的話,相信神山新絕不可能先去赤城家保護赤城夫婦。

「為什麼……要把世界弄成這樣……」神山新展開肉翅在天空傲翔起來,血雨已經停了,魔物卻還是零零碎碎的降臨於大地上,還有那道天之痕,長得無遠弗屆,這讓神山新十分擔憂。

想著想著,已經到了赤城家附近,這一帶比較特別,沒有任何魔物出現,就算有,都對赤城家這個地點避之則吉,就似是裡面有什麼東西令他們十分害怕似的。

神山新不作他想,直接在赤城家裡降落,甫一著地,就見到一具無頭的屍體。

是管家。

一直以來,神山新在赤城夫婦心裡的地位都不太高,就只有管家是真心待他好的,所以他對管家或多或少都有一點尊敬之意,如今管家慘死,身首異處,開始燃起了神山新心裡的憤怒!

「不……不可以這樣…冷靜!」神山新試圖壓抑怒意,他很清楚要是被憤怒所征服思想的話,那他只會徹徹底底的成為七原罪。

「憤怒啊……我等你等得快悶死了。」討厭的聲線,源自一個叫光祖的傢伙。

神山新往聲音的方向看去,光祖雙手各自捉住赤城勇次和赤城惠美慢慢走出來,臉上掛著不可一世的賤笑。

「放開他們!」神山新怒喝。

「啊?你這是在命令我嗎?曾經有不少穿著紅色盔甲的傢伙對我說過你番話,然後他們都死了。」光祖對於自己的實力可是十分自信的,這倒也是,畢竟三神官中實力最強的是他,可惜最缺乏智慧的也是他。

剛才神山新那番話只是用作分散他的注意力,他早已猜到三神官是不會跟你講公平的了,既然如此就殺他一個攻其不備,趁機救人吧。

神山新當下就使出一記「一閃乾坤」,注入憤怒力量的劍罡先刺中光祖的右臂,神山新一挑、一甩、一斬,將光祖整條右臂砍下來,再補上一記重腿踢在光祖左臂,讓光祖甩手,整套動作快得連光祖也看不見,回過神來之時,赤城夫婦已被神山新救走。

神山新志不在與光祖打,只要救到赤城夫婦,目的就已經達到。

正在天空飛翔的神山新正趕往希望事務所,在那裡有紅蓮等人在,即使真的被光祖追上了,也算是有人可以保護到赤城夫婦。

神山新一直在飛,飛到希望事務所時,一道身影從希望事務所的窗子撞破玻璃飛出來了。

這個人正是紅蓮,到底是誰能把紅蓮打成這樣?

滿腦子都是疑問,但現實卻不容神山新再作思考,因為光祖已經從後追上,看上去還非常憤怒。

神山新把赤城夫婦安置在後巷處,讓兩老從後門走進地下室先躲著,始終眼下是一場惡鬥,神山新可不想傷及無辜。

「紅蓮!」神山新甫一跑出大街,就見到紅蓮身陷險境,一個男人按著紅蓮以棍暴打,紅蓮完全無法還手!

「快放開紅蓮!」神山新暴喝一聲,振翅飛向紅蓮的方向,但背門卻被一道巨力所壓,整個人直飛墮地。

神山新感到背門被人壓住了,此刻只能乾著急而動彈不得。

光祖用腳踩住神山新,心情好得很了:「媽的,讓你老實一點,你給老子耍花樣?」光祖再度施壓,神山新只感到全身上下的骨頭都痛得要命,連戰鎧都召喚不了。

「快…救…小雅…」紅蓮痛苦的說,但已經被對方打得四肢骨頭盡碎,還能做到什麼?

「你要的女人,不就在這嗎?」在樓上傳來麻生希的聲音,但見麻生希以鬼鞭綁住葉雅和葉小蝶,將兩女揮出窗外,吊在半空,嚇得兩女只懂尖叫。

「臭婆娘!!師父不會放過你的!!」葉小蝶衝著麻生希大叫,麻生希只是露出一抹妖異的笑容,將鬼鞭收得更緊,痛得葉小蝶都快哭出來了。

此時此刻,即使是神山新,也只能大叫:「天馬!!!!救我!!!」

-----------------------------------------------

天馬身邊的人一個接一個陷入絕望的地步,那麼此刻他人在何方?

在東京鐵塔上,一個擁有銀白長髮的男人,將巧巧以劍鎖鎖住,並綁於鐵塔的頂點。

「後悔了吧?逆天?這就是你為身邊的人帶來的結果,你就安份一點吧。只要命運回到原點,那世界就會回復過來。」光瞬拿著一柄小刀,逐步接近,但天馬卻不是把心思放在光瞬身上,而是全身貫注留意著眼前一個不可能戰勝的對手——凌霄。

突然,心裡傳來無數人的吶喊。

那是他身邊所有認識、有交情的人對他的希望吶喊,有神山新…有巧巧…有神武孝造…有紅蓮…有葉雅…有葉小蝶…有但丁…有雷俊…太多人了,數之不盡,但全都是對他訴諸絕望。

「屌.你.老.母!!!」天馬將怒意全面爆發,但見天馬將整個身體龍化得只剩下頭部,接下來就是一記「血電奔雷手」劈在光瞬面門,將光瞬打飛到一旁。

光瞬只是前菜,主菜是在塔頂的凌霄。

「巧巧!不用怕!」天馬振翅一飛,祭出龍炎劈向凌霄,一道純粹力量直指凌霄方向去。

「哼。」凌霄冷笑一聲,手臂輕輕一揮,一道與龍炎有所抗衡的力量將龍炎和天馬壓了下去。

「絕望吧。」凌霄祭出一柄散發紫芒的長刀,連人帶刀撲向天馬,或許凌霄實在太強了,即使是天馬,也只能被凌霄所壓制,直墜地面。

一切……都要完了。

就連天馬都不敵,到底這個世界,這個絕望都市,還有誰能成為最後的希望曙光?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