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話

-------------------------------------------

阿峰、阿惠、梁正、剛仔將我團團包圍住,他們的雙眼已經反白,不再是我所認識的人。

或許,此刻我在他們眼裡,僅僅是「獵物」而已。

「京—介—」開口的是梁正,但聲音卻是藍悅君幽怨的聲音。



我緊握拳頭,將褲袋餘下的童子尿全都倒在地上,叫他們難以欺近。

梁正和剛仔因為剛剛死去,身體的肌肉和神經反應還沒完全壞死,故此剛才的童子尿完全被他們避開……只是阿峰和阿惠已經死去多時,肉身根本就捱不了,見到阿峰和阿惠的肉身露出痛苦的神情,我的心開始漸漸放軟。

「落—黎—陪—我—佢地—咪—唔—使—辛—苦—囉—」這次開口的是剛仔,剛仔和梁正再度慢慢走近,我推開剛仔後,一拳打在梁正臉上,將梁正打得倒地不起。

「呀!」我感到背門一赤,回神過來之時,已經被阿峰在背門砍了一刀,深可見骨。

「嘿。」阿峰陰森的笑了笑後,再度高舉武士刀,向我砍來。



我在地上撿起一條木方強行擋住,細看之下…阿峰的臉容已經腐蝕得七七八八,我的心很亂……到底我應該如何做?

「King BB聽電話~」我的手機突然響起,我踢開阿峰後,走到一旁接過電話:「喂?」

電話的另一邊很嘈,但我依稀聽到阿峰的聲音:「你入左藍悅君既結界入面咋!我同阿惠而家就係藍家大門出面,我地肉身冇比藍悅君控制呀!係假象黎架咋!」

阿峰說完就斷了線,我微笑向眼前的「阿峰」說:「講開又係丫…我所認識既阿峰,係一個絕對唔會傷害我既人。阿惠都係。因為…佢兩個都係我人生最重要既人。」

說畢,阿峰、阿惠、梁正和剛仔的身影開始扭曲起來,慢慢合拼成為原本的藍悅君。



「點——解——!我——只——係——想——同——你——一——齊——姐——」藍悅君開始崩潰了,整間大宅開始地動山搖。

「夠喇。愛一個人,唔係應該擁有佢架!唔好再傷害任何人喇…你都係想我做鬼陪你姐?好,我而家就黎陪你。不過就算你得到左我個人,我個心,永遠都只會屬於阿惠。」我拾起武士刀,對準自己的小腹,用力一刺。

我頹然跪在地上,那一刀刺穿了肝臟,黑血不斷從我的嘴巴冒出來,我看著藍悅君,竟然不再感到害怕。

也對的,將死之人,有何可懼?

藍悅君開始慢慢分解,化成煙霧。

「既—然—最—後—一—日—都—得—唔—到—你…我…輸…」藍悅君說罷,煙霧直闖我的胸口裡。

本來應該已經停頓了的心臟,被藍悅君按摩了幾下,開始跳動起來。

「隆…隆…」藍悅君的崩潰,令大宅倒塌下來,一個男人將我抱走,逃出藍家大宅。



我睜開眼睛,剛才救我的不是別人,正是梁正。

「梁正?你唔係死左架喇咩…」我感到頭很痛,剛才的事於我而言,實在太瘋狂。

「從一開始,跌落個洞度既,只有你一個。我係上面聽到晒你係下面講d乜野…亦都估到發生咩事。」梁正說罷,拿出一個樽子來說:「阿惠既最後一啖氣,就係入面。我唔阻你,好好同佢相處埋依幾分鐘。」

我拿著樽子,遲疑了。

放出阿惠,我就再永遠也不能見到她。

但不放阿惠,則意味著她永遠也不能投胎。

自私的感情和理性的感情,到底我能選擇哪一邊…?



------------------------------------------------------

不遠處,有兩團煙霧一齊在停留。

「悅君,我真係好想知道…點解你當初要將自己既靈魂分一半比我…如果你唔咁做,你今晚就可以得到阿京。」

「我自己都唔知。或者係過左太耐時間,我都知自己同今世既唐京冇可能,但我亦都好清楚…乜野叫前世孽緣…比一半靈魂你,可能只係因為…我地兩個都鐘意左同一個人。」

「但係…我係陰間存在時間唔長,仲有機會投胎;但你應該知道,你殺左阿惠同阿峰,你再冇機會投胎…永遠只能夠受返死時既痛苦…」

「從一開始,我就冇預算過唐京會同我冥婚…不過,我可以一直係巴士坐佢隔離…可以同佢渡過一夜纏綿…已經夠喇。」

「即係你一早已經知自己會投唔到胎?」

「就算投唔到胎,我都唔後悔。」



「點解?」

                                            「因為我個心,永遠都愛著一個人,依個人叫唐澤京介。」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