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話

----------------------------------------------

看到剛仔的屍身,梁正差點怒得發瘋了。

「仆街…」梁正拔出只有六發子彈的左輪手槍,踢開藍家大門,對著入面大吼:「藍悅君!!!我知你係度架!!同我躝出黎呀!!!」

對於梁正瘋狂的行為,我感到有點不安。



不安感源自哪裡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此刻如果我不緊隨梁正身後,下一個死的就是我。

當我步入藍家後,大門自動關上。

「阿京,拎定把刀出黎,一見隻野就劈死佢!」梁正的怒火不減,我拿出一盞油燈,將油燈點亮,把整間大屋都照得一片光明。

在我眼前的是一個類似祭壇的東西,上面擺滿了沒頭的豬、雞,還有很多白蠟燭,我相信這就是我要與藍悅君「冥婚」的地方。

「咯—咯—」我聽到一陣磨牙的聲音,是來自我的正上方的。



我看了看上面,與一雙血紅色的眼睛近距離四目交投。

「京—介,你—終—於—黎—搵—我—嗱—?」藍悅君的表情很興奮,但我卻一點也不興奮,甚至對這張臉生出——恨意。

「就係你殺左阿惠同阿峰?」我盯著藍悅君,雖然她的臉容真的很恐怖,但我不論如何也得要面對,大不了只是一死。

「係—又—點?」藍悅君說罷就消失,然後從下面伸出來,與我直視。

「係既話,我就要同佢地報仇。」我舉起武士刀,卻被一隻強而有力的手捉住。



是剛仔的手。

「剛仔!你做咩呀!」梁正吼道,但剛仔再也聽不見他的聲音。

因為剛仔,早已經死了。

此刻的剛仔,是空有肉身的軀殼。

「同—我—結—婚—啦—」藍悅君的手慢慢穿入我的胸口,蝕骨的痛楚,叫我發狂的甩開剛仔!

「藍悅君!收野啦!」梁正對著藍悅君開槍,還要是連續發射,六槍過後,藍悅君的手總算離開了我的身體。

「阿京!劈佢!」梁正提點我說,我緊握武士刀,全力向藍悅君一砍,將藍悅君砍得分成兩半。

藍悅君慢慢化成煙團消失,我看一看武士刀,硃砂已經全部甩掉。



「終於搞掂…」梁正抽起一根煙,而我…則是在這個地方,見到了一生中最愛—阿惠。

「京…」阿惠從大門慢慢飄過來,我把武士刀扔掉,抱著阿惠的魂魄,雖然沒有質感,但我好像感受到…阿惠在哭。

「冇事架喇,阿惠,我已經搞掂左藍悅君喇,你唔使再驚我有事喇。我返到去就擺你D骨灰係屋企,等我地可以日日相見。」

「小…心…」阿惠怎麼突然說小心?我回過神來,望向梁正,愣住了。

梁正被武士刀穿過胸膛,鮮血不斷冒出,梁正用不敢相信的表情看著我…不,是我身後。

「京——!」阿惠的魂魄突然被一道怪風抽去,藏於祭壇的一個小瓶中。

我往身後看,是阿惠。



藍悅君……竟然用阿惠的肉身,再次回來了。

阿惠,不,是藍悅君用生硬的動作說:「京—介,我—話—過—會—同—你—做—戀—人—架—嘻—嘻—」

「阿京…唔好心軟呀…」梁正說罷,我的摯友拾起武士刀,將梁正一刀送上黃泉。

「阿峰!?」我望著阿峰的眼神,他已經雙眼反白,不再是我認識的阿峰。

同樣地,我再環顧四方,再也不見藍悅君的身影,剩下的,只是被控制的阿峰、阿惠、剛仔和梁正。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