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插九)經歷之談

我嘅童年生涯大概就係咁樣度過。

最重要學識左係,就算見到有嘢,都唔好出聲。

一來會嚇親人,

二來對件事無幫助,



三來,比佢地知道你見到佢,可能會進一步纏擾你。

反而,苦了自己。

好似之前話嚇親阿朗果單嘢咁,搞到要見家長,
之後阿媽又聽d隱世街坊講帶左我去飲符水「封眼」。
果次返左鄉下番禺一間道院。

耍呢弄昮完一連串經文過後,個師父就燒左道符,放入碗到,叫我一淡清左去。



D味好怪,好大陣燶味。

果下我真係好後悔,亦都堅決認定之後就算見到咩都唔會出聲。

然後,師父拎個類似紅色布袋笠住我個頭,再索緊隻眼位置。
我乜都睇唔到,師父圍響我隔離唸下經燒下香咁,
最後,係咁搖我個頭。

當時嘅我只係個小六學生,我果刻好想喊,
我只係想做一個正正常常嘅細佬啫,點解會咁。



搖搖搖搖... 搖到好暈,天旋地轉。

師父一下拎開個袋,再搵d(聖)水灑下我,
然後用兩隻手指摔我額頭印堂位置。

宣告禮成。

阿媽即刻跑上黎就問:「點呀?點呀?」 可以點啫…

我淨係話好暈。

師父話返去抖返下就大功告成,迷濛間見住阿媽比錢、封利是、又買d平安手繩,心已經好噏。
我唔知果d野work唔work,但就好知阿媽搵錢好辛苦。



之後坐左陣,阿媽拖住我就走喇。

走果陣,見到門口有五、六個細佬仔,無著衫,係到走黎走去。

我心諗,做乜咁開心?一陣飲符水你地就知慘。無理,暈陀陀咁走人。

到好後來,大過左,聽見有關嬰靈超渡大會,
先記返起,果日門口d細佬仔可能係排緊隊嘅。

對於今次嘅飲符水,我好早就可以作結案陳詞,

無效。

唔單止咁,我仲發現,比起之前,我見到嘅影象仲愈黎愈實體化...
亦都係今次之後,每次阿媽再問, 我都只會答:「無喇無喇,見唔到喇…」


如果您睇到呢到,我建議巴絲打們save定響「我的最愛」,
或者直接抄出黎記低佢…

以保平安。

請記得。

如果你平日唔係燒開街衣拜開神嘅,就無謂無啦啦七月節走去人燒我燒喇。

果d八卦、風鈴、葫蘆、未真正開光嘅佛像就唔好亂擺,亂放上身喇。

唔好亂叫廟入面嘅師父教你擺陣,開封眼等等。佢地未必夠修行做嘅。

咁唔好彩比你見到,先扮住眼花,乜都見唔到為妙啦。



跟住落黎,講講十零歲中學時候嘅我。年少輕狂,我果時都…哈哈,幾曳架。

咁先叫青春嘛。

言歸正傳,我係讀何文田某某中學,係山上面嘅。
放左學成日都會流連愛民邨,響果幾棟井字形公屋到走黎走去,
同d同學仔玩捉迷藏,打下波,沿山路行番落旺角d機鋪到四圍貢下咁。

之後,仲認識左我嘅初戀。

各位有興趣聽嘅請繼續支持我,我打字慢,
朝早又成日走黎走去陪客睇樓,有時出得慢左,多多包涵。

謝謝。



祝 出入平安。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