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二)Band 房

中三果年,多左個嗜好,就係夾Band。

果陣每星期都會有一日,
放學就落去旺角果棟先達大廈,租band房夾下野咁。
幾多樓唔講喇,不過大部分band仔應該都幫襯過。
我地通常會book 6點-8點,兩粒鐘。

小弟係彈結他嘅,會夾下Beyond,X Japan 咁。


果時 Band房有個服務,就係佢可以幫你地將今日練習個兩個鐘錄低曬落MD,
等你地可以自己聽返回味。

原理好簡單,即係現場幫你收音咁啫,錄足兩個鐘,加百五蚊。

咁當日,我地就埋位啦,一首接一首咁JAM。

可能大家都有心理準備參加一年一度嘅蒲窩樂隊比賽,
大家都練得好好,好有默契,夾出超水準,
除左…鼓佬有d失準,成晚甩甩地beat咁囉。



之後,我就先拎左隻MD返去聽喇。

沖完涼,急不及待戴住個 headphone,爬上碌架床,聽返先。

「woo ho ho 我有我心底故事親手寫上每段得失樂與悲與夢兒…」

「ENDLESS RAIN
FALL ON MY HEART
kokoro no kizu ni


LET ME FORGET
ALL OF THE HATE…」

「洗不去痕跡何妨面對要可惜,各有各的方向與目的…」

咦喂?

去到灰色軌跡既中間部分,無端端有把女聲夾雜左係裡面。
果把女聲好似响我地後面唱緊歌咁,一連有幾句發音。

無理由吖,我地果日成間房都無女仔。

我嘗試將耳塞較到最大聲,回返頭先果個位置,留心再聽。

沙沙沙沙…



「各有各的方向與目的…」

粵曲!我聽到有一把好似唱大戲嘅女人聲就係我地唱緊beyond 首歌嘅後面。
好憂怨,d音好長,
當然我聽唔到佢唱緊咩,
但係就好清楚知道果d係舊式粵曲嘅聲。

我當時諗,係咪隔離房傳過黎咋,咪自己嚇自己先啦。
但係隨即就說服唔到自己,因為我地book左現場錄音,
老闆係會安排隔離房係吉嘅,無人用嘅。

點解會有把咁嘅女人聲?我聽到有d寒。

第二日,輪到pass俾第個聽。我同鼓佬講,我琴日聽餅 MD果陣,有d怪聲…



鼓佬悖一悖然後望住我…

「咩怪聲…?」

「好…好似有個女人…唱大戲果d聲。」

佢堂當唇都震曬,面青青咁。

=inherit我即刻追問:「喂!做乜野?你琴日都聽到?」

鼓佬:「唔…唔係呀,唔係呀,無野無野…」

我:「…究竟咩事?」



鼓佬:「都話無野囉…」

我:「屌!快d講,賣關子吖你!」 我咄咄進迫。

佢咳一咳,然後口窒窒咁:

「…琴日夾野,我見到…係我地房門果個窗仔到,
好幾次…見到有個著住大戲服嘅女人行過我地門口...」

「吓…」

「佢好高,我由個窗仔望出去,都淨係見到佢手踭位置…」

「吓…」



「有次…佢哄低…望入黎…我望到個女人對眼…」

「嘩!」

「…果下所以我就連鼓棍都嚇到甩埋,成晚唔敢再望出去…
我又唔敢講俾你地知,事關得我個位見到…
你地個個都係背住向門口,如果我講左,你地一齊望出去…
咪即係…知道我見到佢…」

果刻我發現,鼓佬又幾理性,做法亦都係好正確。
因為,呢味野真係好棹忌,比佢知道你見到佢。

我成日都強調,能夠扮見唔到,就盡量扮見唔到,
眼不見,為乾淨,就係上策!
記住!

「隻MD…咁你仲聽唔聽…?」

隻MD結果我都係拎返俾Band房老闆…連keep係屋企都唔好喇。

我上到去俾佢果陣,再肯定一次咁問: 「老闆…果日我地黎錄音嘅時候,隔離係有無客架?」

老闆:「無吖,清左場架嘛。做咩?」

我:「無野無野…唔該。」 臨走果陣,老闆多口好奇一問:

老闆:「你地玩 cosplay 視覺系架?」

我:「呃…唔係呀…我地d look咁正常,點視覺系呀…」

老闆:「哈我就係覺得奇怪,你地零零舍舍有一個著曬做粵劇果d衫,
同你地一齊出房,以為你地去出show咋。
老實講,琴日佢跟係你地後面,唔聲唔聲,
同你地d look又格格不入,我開頭都俾佢嚇一嚇。」

我:「吓…你話…係我地後面…?」



Band 房   參考圖片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