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一)全身鏡

關於屋企全身鏡嘅擺放位置,其實大有學問。

例如唔好對正床頭、唔好對正主人房門、唔好零零舍舍擺廳中間、唔好對正大門口。

尤其係大門口,如果一入屋就見到塊全身鏡,
除左夜媽媽返屋企會自己唔覺意嚇親自己之外(好似有個人企左係屋入面),
其實係風水上,鏡對正大門都係會有損財福之運。



不吉利的運氣在門外會被吸進來,好嘅財運會反射走。

請大家留意。

不過,今日唔係風山水起精讀班,今日係想講講有次我返工蛇王嘅離奇糟遇。

話說當時係下晏三、四點左右,果陣仲係岩岩入行做地產無幾耐,
果日見行到累累地,上左去灣仔星街一個放緊盤嘅單位到打算攤抖下。

咁我就拎住鎖匙,買左碗麵,沿斜坡行上去啦。



果個單位五個零呎,都大約成年無租約,業主係個英個佬,唔多係香港。

岩曬。

用黎。

訓晏覺。

佢果到一入門口,就正正對住一塊好大嘅全身鏡,


另外只剩低小量傢私,唔緊要,對我黎講,廳有張梳化已經好好。

巡例敲門開鎖,一入門口,有一陣味撲鼻攻出黎,呢陣味唔怪,
因為如果你去過d兩個月以上無人氣進出嘅單位到,通常都會有類似嘅味道。

至怪就係,我一入去,望到塊鏡,咁我向塊鏡望過去,當時,唔係好望到自己…

再清楚d講係…好似有一片模糊係塊鏡前面,
扭扭曲曲咁,造成好似有d似望住哈哈鏡咁樣樣。

哦。

無理會,太眼訓,開左隻窗,食埋碗麵就攤係梳化到訓左。

訓着一陣間,我下意識聽到好似好多「人」係我隔離跑黎跑去咁,


而當時耳邊出現左好多雜聲,果種雜聲,我基本上係唔識形容,
又唔似係人講野聲,又唔似係街邊d聲,
總之係好嘈好雜咁但又未至於會嘈到整醒訓著中嘅我咁啦。

深架。

形容唔到,我諗要充分具體形容嘅話,可能真係要莫言級喇,sor9y。

耳仔keep住有聲,梳化旁邊keep住有追追逐逐嘅跑步聲... 

突然!

咯咯咯咯…

咯咯咯咯…



有·人·大·力·敲·門·

我當堂成個彈起!

仆街喇!唔通有行家黎睇樓?
無理由架呢度得我地鋪有鎖匙咋喎!
唔通係業主返左黎?唔通係公司隻金手指發現到我然後上黎掃場?

無理由無理由…

千百種可能性一時間衝上腦袋,但我只能做嘅只有一樣…

就係大家都識架喇。



扮精神,扮冷靜,扮無事無幹咁去開門。

咯咯咯咯…

我行到大門口,申手扭扭鎖把,「卡」一聲開左對門…

然後…

乜都無。

淨係一條空空如也嘅長走廊…

唔…係…化…我心諗。

但隨即已經再一次聽到,



咯咯咯咯…

咯咯咯咯…

嘅敲門聲,

係我身後面傳黎。

我關返對門,吞左啖口水,慢慢跟住敲門聲嘅方向行去。

一路行…一路聽…一路行…一路聽…

黎到主人房…

而我眼前係一個好古老款嘅棕木色高身衣櫃…

咯咯咯咯…

d敲門聲竟然係…

衣櫃入面傳出黎。

咯咯咯咯…

我震都腳曬,
聽住一下一下清脆而大力嘅咯咯咯咯敲門聲就係眼前,我承認我淆底。
我無莫探員上身咁伸隻手過去開左對衣櫃門睇下,反而係急急腳衝返出黎,
執返抬面d手尾,關返隻窗,走為上著。

口中一直講住:「唔好意思打搞曬,細佬仔唔識世界…」 

當我9秒9出左大門嘅時候,正準備快手鎖門,我再次望到果塊全身鏡。

我見到...

我清清楚楚咁望住果片「模糊」慢慢移開左!
以至我本身係好似望哈哈鏡咁慢慢變返正常睇到自己!
我想嗌一句但係發覺喉嚨唔聽駛,
我仆到咁入lift衝落大街,先至真正load到頭先發生左乜野事。

我一入屋,就有「嘢」企左响我面前…

一直咁企住响到... 

至今,我都無再上過星街果個單位,亦都知仲未有人入住。

唔...如果你有興趣,可以call我,或者我會叫同事帶你走一轉…

其實一入屋見塊全身鏡,有時我會幻想,如果,
返屋企打開門果下,望到塊鏡嘅倒影,自己後面有個細蚊仔跟住响到…

果下,應該入唔入屋好...? 

你地話呢?

純個人ff幻想…wood 已 touch X 1000 !

話我知,俾著係你,你會點做?

就·响·後·面... 

Tag 想睇樓,長期要照鏡,一入門口對正全身鏡嘅frd入。



全身鏡 參考圖片


IG : donotsayhello
http://www.facebook.com/donotsayhello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