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K房

有次响糖街唱K,我地加加埋埋都十一、二個人左右,一間大房。

以前都成日聽到人地話K房陰氣重,易撞嘢。

試過聽過一個話,唱唱下K,
突然喇叭傳出一把細佬聲係到笑,
d人一唱歌,把聲又好似跟住佢地咁哼d音出黎。
一無唱,又無左果把聲,


而成間房,都無個係細佬仔。

又聽過話埋單數人頭,多左一個。
個侍應原來一路見到房裡面有多一個人,
成晚坐係角落頭位,到最後先發現…

「呃…我地得十三個人咋喎…」 等等等等。

事關K房長年累月都不見天日,
一d陽光都射唔到入黎,


而且通常污煙瘴氣,濕氣又重。

聚陰,也是常識吧。

之但係,聽還聽,一大班老友去唱K狂歡,
又真係唔會無情情失驚無神諗起呢味嘢。

果次,十一點零到,我地一班友唱唱下,有個侍應入黎,
好記得佢係著住制服嘅,中年男人,三十歲頭到,
塊面好瘦,好蒼白,目無表情咁,


入左黎,企左係門口到。

又無出聲,又唔係入黎執嘢咁。

我同friend都係你眼望我眼咁,

「乜你有叫人入黎咩?」

又唔係喎,無人call過出去。

正想開口同佢講,我地唔駛嗌嘢喎之際,
果個waiter 走左入去門口側邊個廁所裡面,關左門。

「乜料呀!」有兩個男仔friend 率先行過去睇。



咯咯咯咯…

敲門…

無人應。

再鈕下對門…

門,鎖住左。

有個仲大力踢左幾下對門,表左兩句,都係無人應機。

無可奈何之下,我地跟手打出去服務台。

「屌你咩,你地有個同事衝左入黎我地房廁所到呀,而家仲Lock住左對門,乜料呀你地?」



未幾,一位經理仔入黎了解情況,佢敲敲門,講左句大約:

「好喇,唔好阻住客人喇。」

之後,鈕一鈕門鎖,竟然一開就開到。

佢慢慢咁推開條門,我諗當時廁所門前我地總共有四、五個人哄前去睇,
我地幾個竟然,同時間,一齊,見住廁所門推開之後,入面,一個人都無!

「呃…唔係嘛…頭先明明就有個好瘦,塊面好白,著曬你地制服嘅男人入左去,我地幾對眼都睇到…」

經理仔都無同我地辯論咁多,嗱嗱聲就已經話轉個間再大d嘅房俾我地。

從佢個反應,我諗,呢d事件,應該唔止一次發生過。



果一次係好罕有咁,一大班人,好清楚咁集體目睹一d不可思議離奇事件發生。

近日撞到一位朋友,佢宜家係糖街K房到做,聽佢講返,
原來佢地成日都會半夜凌晨時份見到有個好生面口,
但係著住自己公司制服嘅「同事」响走廊經過,
「蓬」一聲拎轉頭就唔見左。
佢仲話,有次自己一個人執執下檯,
一抬高頭,突然見到果個「同事」企左响電視隔離d角落頭位到望住佢,
佢即刻耷低頭扮見唔到,再望已經唔係到。

而當然,門一直都無人進出過。

所以佢話,夜晚自己一個人執房,
一定要開曬d燈,


同打開門一陣先好行入去做野,
佢話呢d大家做開都有共識架喇。

佢特別提醒我…

唱K果陣,專心留意d字好喇。

因為你四圍望,你好可能係電視機個倒映裡面,
望到自己坐梗果張梳化到…

有一d,

你唔希望見到嘅嘢响你隔離。
 

K房   參考圖片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