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進食、飲水已經接近一天,人身體的機能還能維持多久?突然像神靈附身的阿元殺掉了惡魔後,已經倒在劉螭身旁很久很久,劉螭開始感到眼花繚亂,冒出星星來了。阿元再不醒來,恐怕先死的,就是劉螭了。
 
  「嗯……」阿元終於轉醒過來,他甫張眼,便看到劉螭那張疲憊不堪的臉,整個人立刻清醒,他推了推劉螭:「你怎麼了?」
 
  劉螭原本半張不開的雙眼也一下子全開了:「你醒過來了?」
 
  阿元想想自己連累他變成這樣,好生悔疚,低下頭來,猛然醒起剛剛正與惡魔搏鬥:「剛剛……剛剛那些惡魔怎樣了?你把他們全打走了嗎?」
 
  劉螭搖著頭:「才不是呢……你忘記了?」
 


  阿元努力回想,卻只想到被惡魔襲擊,之後發生的事盡是一片空白,就連為什麼自己昏倒過去也不記得。劉螭見他一臉茫然,歎了一口氣:「算吧,不要勉強自己,別想已經過去的事了。你醒過來就行動吧!想來惡魔也不會動用人類的資源,裡面應該安全的,去吧。」
 
  「可是……萬一再遇到惡魔那怎麼辦?」阿元本來還想追問,但見劉螭這樣的回應,剛剛所發生的事也只能先放在一旁了。
 
  「自然會有辦法吧……」劉螭也不願多講,徑自走進商場。裡面雖然昏暗,但不知怎的還有些燈光沒有完全熄掉,要尋找超級市場也不太難,可幸的是跟兩人預想一樣,裡面的確有很多物資。兩人收拾了些乾糧、飲品和救急用品,到隔鄰商鋪拿了兩個背包,各自塞了背包大概一半滿的程度。這種時候,體力為佳,背負太重的東西,只會讓體力虛耗到不必要的勞動上。
 
  「這裡真的一個人也不剩嗎……」阿元揹起背包,自言自語的道。
 
  劉螭沒有回應,兩人沉默好幾分鐘,劉螭才開聲:「也許有,也許沒有。但有沒有,眼下還是去搜索一下吧!」
 


  「可是我們剛剛逛完一遍,這裡四層都沒有人了。這麼一個寧靜的商場,有人的話早就察覺到了吧?」
 
  「那麼,你想再搜索一次,還是走?」
 
  「你兩個都不用走了,就在這裡長眠吧!」忽然出現一把男人的聲音,兩人都吃了一驚,望向窗外。只見有個人浮在半空,他右手冒出一團火焰,向商場內擴散,形成一道火的圍牆,讓原本昏黑的環境都光亮了。
 
  那是個紫色長髮,身穿黑袍的人,體型瘦削,戴了個白色面具,讓人未能窺探面具下的真面目。
 
  阿元有話卻說不出口,這到底是什麼一回事?人浮在半空?這層可是二樓啊!還能操縱火焰?劉螭已慢慢接受這充滿變異的世界,剛看見阿元露了那一手,更不對這情況感到意外。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紫髮男子盯著阿元看,像是看懂了些什麼。
 
  「什麼一回事?」劉螭冷眼望著這神秘男子,忽然一把撞倒在牆,像有股力量壓著他,起不了身。
 
  「我可不是在跟你說話,廢物。」紫髮男子向著阿元說:「臭傢伙,大限將至還這麼囂張嗎?要不是這個小隊被你滅了,我還不知道你下凡間了。」
 
  阿元一臉不解:「什麼?你在跟我說話嗎?」
 
  「少裝瘋賣傻了!你這老狐狸!」半秒之間,紫髮男子已來到阿元身前,一記膝蓋重重地向阿元肚皮給了一下重擊,「嗚哇!」阿元立即跪在地下不起。紫髮男子一手抓住他的頭髮,向上拉扯。「還不出手?」
 
  「慢……慢著……」只見阿元神色痛苦;劉螭本想撲上去,奈何那道力量依舊重重的壓著他,重得無法動彈。
 
  「咦,奇怪?」紫髮男子心想。「這是凡人肉身,不是聖體。那麼那個刻印的意思是……」忽然,他仰天大笑起來:「哈哈哈哈,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他像瘋了一樣狂笑,笑聲在商場內迴響,一直迴盪著,像不停止的潺潺流水,一直笑著……
 
 


  惡魔猙獰地笑,笑的是神的愚昧,還是人的無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