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髮男子鬆開手,那如潮水般的笑聲終於停止了;阿元依舊跪在地上。「想來你還不清楚怎麼一回事吧?」紫髮男子問道。
 
  阿元透了一口大氣,臉上的汗珠大得清晰可見:「鬼才知道!」
 
  「不,鬼不知道。只有我,還有『神』才知道。」紫髮男子轉向劉螭,手「啪」的一聲,將壓住劉螭的無形重力解除了。
 
  「你到底是……?」劉螭站起來,話尚未說完就被紫髮男子打斷:「住口,我不是跟你說話。」劉螭領教過他的厲害,自是不敢放肆。
 
  「那麼你可以向我解釋怎麼一回事嗎?」
 


  「不可以。」紫髮男子說得斬釘截鐵,又捧腹大笑起來:「喂小子,你腦袋有問題嗎?」
 
  阿元只發出「嗄」的一聲,一臉迷惑。
 
  「我剛差點要你的命,你現在倒像跟我是朋友似的?」紫髮男子一臉不屑望著阿元。「我想我知道那老頭想讓你做什麼,可是怎麼會選中你這個無能的蛆蟲,這倒奇怪。」
 
  「老頭?」阿元惱怒無比,也只得壓抑怒火,再跟這男子起衝突的話可是會死的!還不如多打聽點情報,老頭是誰?這男子又是誰?
 
  「你們口中的『神』。你們人類不是常嚷著:『神啊!救救我吧』嗎?」紫髮男子邊說邊忍著笑,想來他對「神」絕對沒有抱持什麼好感。
 


  阿元沒出半點聲,因為他在回憶早前身處一片黑暗中,他與神的對話。「世界重生……」
 
  「喂小子,那老頭有打救你嗎?有拯救你的家人嗎?這裡的人類被我的手下吃得乾乾淨淨,他有出過手嗎?」
 
  家人。朋友、伴侶都可以選擇,只有親人,是天生下來就註定,任你怎麼不承認,血緣始終聯繫著一個家族。末日來臨了,家裡只死剩你一個,你會問神:「為什麼不救我的家人?」還是:「為什麼要救我?」,還是,你根本不相信神,不去問?
 
  「我是孤兒。」只見阿元神色黯然,雖不明白喪親之痛,但孤獨之苦也難忍受的。
 
  「你是孤兒?」劉螭也來搭一嘴。「我也是孤兒!是師傅將我撫育成人的……」回想起往事,劉螭不禁掉下淚了,眼睛都腫紅了。
 


  「那神有拯救你師傅嗎?」
 
  「我師傅是壽終正寢的。」雖然如此,劉螭還是禁不住淚。
 
  沉默。紫髮男子心想:「這兩個生還的都是孤兒……你在耍什麼把戲?」他望向無盡遠的天空,那正被漸漸侵蝕的天空……漸漸消失的天空。忽然一下雷聲,打破了這裡的沉默。
 
  「想知道嗎?」又是那把老邁的聲音,是祂──神。
 
  紫髮男子像觸動了不知哪條神經似的,變得十分激動:「你到底在耍什麼把戲!這小子為什麼有跟你相同的刻印!還不現身見我?」
 
  「你不是早就推算到了嗎?『世界重生』……」聲音響而漸弱,近而漸遠,似乎神沒有打算現身為二人解圍。
 
  「你知道『世界重生』的事?」阿元始終想搜集更多情報,一直想辦法套取紫髮男子的話,這下他心靈上出現缺口,當然要馬上抓緊機會打聽。
 
  「有聽到你內心那句『世界重生……』,對這也略知一二。」紫髮男子垂下頭道。又是沉默。無論是神,是惡魔,似乎總有著窺破人心的本領,能聆聽每個人的內心世界,這是練出來的本領,還是自有永有?他們又想不想擁有呢?


 
  「這是個好玩的遊戲,祝你們好運。」紫髮男子轉身欲走,劉螭擋在他面前。
 
  「告訴我們,你還知道什麼,求求你。」劉螭眼神誠懇,紫髮男子卻不屑一顧,那冷漠的眼神,彷彿可以將寒冷深深帶進劉螭體內,劉螭見他不回應,也懼於他的大能,不敢擋路。
 
  「你到底知道些什麼?」
 
  紫髮男子回頭一望,咧嘴而笑:「你很快就會知道。我很期待這場遊戲的結尾,你到底會是神,還是一個凡人而已?哈哈哈哈哈哈……」他揚袍而起,正欲離去。
 
  「也該告訴我你是誰吧?」
 
  「卡麥‧阿古瑪。又有人叫我撒旦、魔王,又或路斯法。那麼,讓我好好欣賞這場遊戲吧!」他隨即化成一道旋風,一下子身影就消失無蹤,悄悄的來,也悄悄的去,不帶走一片雲彩──也沒有雲彩可以被帶走。
 
  空蕩蕩的商場裡,只剩下兩個一無所知,手足無措的人,苦思著、煩惱著……
 


 
  常說人有兩面,一為天使,一為魔鬼。修儉心性為天使,放任墮落為惡魔。可是哪一者才是真正的人?人性,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