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著阿元的光芒,三人都看得清這頭狼的模樣,看來是受末日環境影響,而產生異變的魔狼。牠搶攻失敗後,沒有立即再攻擊,而是靜候時機來個反撲。
 
  三個人也沒有搶著攻擊,雖然數量佔優,但面對野獸,沒有利器槍械還是稍遜一籌。莉莎雖緊握著弓,但她心知箭的數量剩下不多了,不敢貿然行動。只見身影一閃,魔狼已直撲到她面前,這一下快得離譜,沒有任何預兆,阿元和劉螭均反應不過來,眼前魔狼才剛消失,轉個身來,牠已經將莉莎壓住。
 
  「該死的!」劉螭反應較佳,阿元未動身他已跑起來,魔狼回顧一望,隨即縱身躍起,「嗚──」只見身懸半空中的牠全身毛髮向上揚起,無數鐵箭從牠的身上發出來,那些鐵箭正與莉莎的箭矢同一模樣!
 
  阿元右手一舉,箭雨全數落在保護網上,化成黑霧而散去。魔狼見偷襲不成,落在樹上,良久不下。
 
  「這是怎麼一回事?」劉螭被適才的箭雨嚇了嚇,不敢妄動。
 


  「剛才你們看不到吧?我的箭射出去後,牠沒有閃避,也沒有擋下來,牠的身體自然地吸收了那支箭!」原來莉莎不再發箭,除了箭矢數量不夠,更重要的是這種攻擊無效,這魔狼比起火焰巨人還要棘手十倍。
 
  魔狼飛身躍下,撲向劉螭,劉螭也看準時間,一腳正中魔狼腰側,牠低吟一聲,又再拉開與三人距離,重新調整形勢。這頭野獸具有頗高的智慧,劉螭心中這樣想。動物獵食,各有方法,蜘蛛織網;有些動物則靠保護色靜候獵物;有些則成群結隊,進行包抄。大概沒有獵食者面對有威脅的對手或獵物時,會沒頭沒腦的橫衝直撞。
 
  阿元雖有神的力量加持,但他不知道能量幾時耗盡,想來個速戰速決,但對手的能力和速度實在於預料之外,貿然進攻顯然不是良方。魔狼也礙於阿元那種超能力,自白光加強後,牠沒有再對阿元出手,只是一直撲來撲去,想要先解決劉螭或莉莎。
 
  「再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一把劍又在阿元手中憑空出現,看來他已慢慢習慣操控神的力量。說明白了,就像是念力一樣的超能力,想什麼就會出現什麼。阿元衝過去,右手一揮,將整頭魔狼劃開了。勝利了?沒這麼簡單吧?劍雖輕如鵝毛,但有沒有擊中目標,阿元還是清楚明白的。
 
  「散開!我擊中的是殘像!」阿元才警告同伴,便已經傳來一陣慘叫。
 


  「啊!」莉莎一聲慘號,只見那頭魔狼張開口,在莉莎背後狠狠地咬著她的左肩。劉螭一腳踢在牠的肚皮上,只是毛皮太厚,這一下完全沒有使到魔狼鬆口,只見血如泉湧,莉莎臉色慘白,任她手肘如何往後攻擊,魔狼始終不動分毫。阿元縱身一躍,從上而下的想將魔狼砍開兩邊,魔狼眼利,阿元還在半空時牠已鬆口躍開,阿元劍鋒一偏,才沒有斬傷莉莎。
 
  「劉大哥,你替她包紮傷口。」阿元放下背包,緊握利劍,充滿憤怒、殺意。
 
  「不用勞煩你了。」莉莎接過消毒藥水和繃帶,自己清潔傷口。劉螭也鬆了一口氣,畢竟男女授受不親,他也不好意思碰這個萍水相逢的女子的身體。
 
  「你這怪物,竟然傷害我的同伴!」人仗神威,本來只會逃命竄躲的阿元,這一刻鼓起勇氣,那種不懼的勇武,與最初劉螭救他時身陷敵陣一樣,讓人佩服。
 
  「同伴……?抱歉,你們只是本大爺的食物。」那頭魔狼竟然懂得說話,這真是一大奇事。雖然自生還起,阿元和劉螭遇到的事總是出奇,但狼會說話,這麼戲劇性的事還是讓他們大吃一驚。
 


  「狼會說話……」莉莎忍著痛,望向那頭魔狼。
 
  魔狼身上冒出黑煙,大概在道士口裡所說的妖氣沖天,就是這一種情況。魔狼漸漸直立身子,活像一個人類般以雙腳站立,前爪也起了變化,慢慢變長;整個身體慢慢變得跟人類相似,只是,牠依然是狼。
 
  「讓本大爺好好嘗一下,到底神的身體是什麼味道,你體內的神之力又有多麼的強大吧!」魔狼如見到美食佳餚,垂涎三尺,心想:「這小子駕馭能力還未到家,趁現在吃了他,我不就成了神嗎?哈哈哈哈……」
 
  「誰讓你出怪主意了?」一把熟悉的聲音,引領著聲音的主人在黑暗中慢慢顯現。在魔狼耳中,這聲音不但熟悉,還令他顫慄非常,對──這聲音的主人就是魔王路斯法。
 
  「路斯法!」阿元對這謎一樣的魔王雖沒有抱持太多好感,但畢竟他是目前掌握最多情報、線索的人,見到他心中更是激動不已。
 
  「魔……魔王大人……」魔狼見到路斯法,剛剛那逼人的銳氣、殺氣瞬間全逝,成了個卑躬屈膝的小人物。「請你……請你原諒我……」
 
  路斯法沒有出半句聲,只是一直望著跪地求饒的魔狼,心中不知在盤算什麼。看不透,誰也看不透他,他是個無法捉摸的影,他是變幻莫測的水,也許,他就是未來、真正的強者,真正的王。
 
 


  強怒者,雖嚴不威。真怒則未發而威,震懾人心而讓人畏怕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