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區是各區的樞紐,亦即表示它座落於偏近中心位置。要到偏遠的F區,如果靠步行,不眠不休的走,也至少需要一至兩天的時間。這時間預算,只是在未發生任何事故前,如今的世界已破爛不堪,馬路、道路、高架橋等等都崩塌,路不成路,試圖找汽車代路也不可行。周圍都是死屍、瓦礫,若要打個比喻,那就是一幅本來畫著閃電、狂雨風暴的畫,被無情撕個稀巴爛;這世界,就像那已經成為垃圾的紙屑。三人要去F區孤兒院,惟一的辦法是靠雙腳,靠神造人所賜予的雙腳。
 
  「沒想到道路破壞得這麼嚴重,希望去孤兒院的決定沒有錯……」阿元邊走邊慨嘆。
 
  「這樣下去,能不能走到去F區倒成了個問題。」莉莎為了觀察這兩個人是否可以信賴,故意走得比較落後。一向敏銳的劉螭又豈會不察覺呢?
 
  「到F區應該不是問題。你,不信任我們才是一大問題。」劉螭一語道破,莉莎漲紅了臉,還好天色昏暗,才不使她這羞態現於人前。
 
  「我沒有……」
 


  「隨便你。」
 
 
  逆境總會自強,但自強總不及團結的團隊強。可是,世界上有完全團結的團隊嗎?
 
 
  「別吵了。現在應該好好合作。」阿元沒料到多添一個伙伴,反而令關係出現縫隙,這樣下去,這種不和與不信任早晚會連累整隊人死清光。
 
  人類自古以來就在鬥爭,為地盤、為名利……不管為了什麼,總是互相競爭,爭著上最高位,昨天的你到了頂峰,翌日便被他人踢了下台,那個頂峰的人,又被別個佔領了他的位置,從不歇止。合作關係也只體現在互惠互利之上,誰強大、誰有利用價值,人、國家就向那邊靠攏,以求好處;哪一邊出事了,便恨不得多加幾腳,讓對方永無東山再起之日。即使末日到了,還是不變改,就是這種劣根性,世界才步向滅亡吧?
 


  兩人有氣嚥不下,只得落個沉默抗議。阿元也不再理會,靜靜在前帶領著。三人都是沿著馬路走,一來怪物不是到處都有,不需要專門走小路逃避。二來走小徑的話不知道哪裡會斷了去路,再折回走只會浪費時間。而且大馬路面積較闊,有什麼危險也能有較多空間閃躲。
 
  「劉大哥,到F區之前還要經過什麼地方?」
 
  「讓我先想想,要到F區,應該要先經過兩個區域,一個是A區,一個是M區。」
 
  「且慢!」莉莎從腰間取出鐵箭,神色緊張,兩個男人同時閃開,讓出一條路給她,只見她乾淨利落,上箭,引弓,發射,整個動作流暢完美,就像看跳水運動員一氣呵成的華麗動作一樣。箭發出去,沒有擊中的聲音,也沒有落空的聲音,只得一片寂靜。
 
  靜,如深淵,如風雨已過,如清晨,如深夜。這種靜,不尋常。
 


  「你看到什麼?」劉螭一直憑阿元身上的光觀看有限度的四周,耳亦一直全神傾聽,沒有發現什麼異樣,他對莉莎這一舉動深感奇怪。
 
  「狼。而且,正死盯著我們。」莉莎又摸出一支箭,準備迎擊。劉螭只心想這女人的眼是什麼構造的?這麼昏暗的環境,竟然能發出精準的箭擊,非但如此,還能看到前方有狼,這視力真的已經遠遠超越正常人。
 
  「什麼狼?」阿元的呼吸節奏有點亂,想來十分緊張,因為他也看不到敵人啊!
 
  「散開!」阿元才後退一步,只覺身旁有一頭野獸衝過,失了平衡倒在地上。
 
  「啊!」
 
  「阿元!」只見阿元身上的白光強烈起來,劉螭這才看到那頭狼,與普通的狼沒有什麼分別,只是雙眼通紅,牙齒特別長,身上的毛極長極厚,爪也非常尖利,牠整個身體壓住阿元在下面,阿元雙手撐著,頑強抵抗。
 
  「可惡!」劉螭衝過去一下飛踢,狼在他未到之前,已老早躲開,可是阿元的白光強烈,這下子狼也無法躲藏。
 
  三人一獸,就這樣對峙著,大戰一觸即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