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喔,你是先知嗎?一定會醒覺?」劉螭對於眼前這奸狡之徒似乎恨之入骨。
 
  「聖眷是必定會醒覺的,看,你現在沒事不就行了嗎?」看來胡文通是只顧後果而不計過程的人。
 
  莉莎也冷哼一聲,表達這對人的厭惡。
 
  「大家別這樣了!脫離險境不就好了嗎?」阿元只想盡快平息干戈,因為分秒時間都不能虛耗。
 
  「好?假如我死了,剛才沒有人來救你,你也會死啊!還要信任這樣的人嗎!」劉螭激動萬分,語氣極重。
 


  阿元雖受斥喝,還是想息事寧人,盡量忍耐,企圖轉移話題:「那麼劉大哥你剛才是怎麼脫險的?」
 
  劉螭似乎被順利引導,回想起剛才在M區的片段。
 
  鮮血淋漓的劉螭,躺在地上,無力起身,亦無力呼喊。他只覺得滿身被熱熱的水所覆蓋,但卻感覺越來越冷。他目睹紅巾大漢漸漸遠離,眼前的景象漸變迷濛,大漢的笑聲迴響不絕。
 
  「阿元……」剎那間,一股強大無比的力量湧進他的體內,只因為他是阿元的眷屬,他惦記著阿元,縱使自身生命即將亡逝,他還想念著阿元!這是奇蹟,亦是合乎常理的事,神賜予力量給屬下,以捍衛神威,這是合理不過的事。一束白色光柱包圍著劉螭,光柱直貫上天,「喝!─」力量何其大?劉螭慢慢站起出來,自他身上所散發出的氣,將一切都吹倒,紅巾大漢回頭一望,站不穩,幾乎就被吹走了。
 
  「這……這怎麼一回事!開槍!開槍!」紅巾大漢仍然臨危不亂,忙著叫手下開槍,只是他的部下似乎被這眼前的「怪物」所嚇倒,沒有一個的手聽使喚,沒有人舉起槍來。「可惡!我來!」紅巾大漢才舉起槍,劉螭已站在他的面前,只見劉螭雙眼空洞,冷漠無情的,一根鐵槍捅穿了紅巾大漢的肚皮,紅巾大漢還來不及反應,已經一命嗚呼。
 


  「阿元!─」劉螭像發了狂般,身上源源不絕散發出一股氣,將一切都擊破壓碎,幾棟房子因而倒塌。原本領首的胖子,聽到這一下怒吼,忙著叫手下殿後。
 
  「快,擋住他!你們,將物資搬離帶走!還有那個女人,將她押出來!」
 
  「你瘋了!你自己來擋吧!」他手下十數員,見了劉螭的狂態,戰意頓失,紛紛落跑躲避。「可惡,你們這些雜種!」胖子見事敗,也不敢逗留,隨著手下逃跑。
 
  「老大!交給我吧!」
 
  「好……」只見那手下「砰」的一聲,子彈正中胖子頭部,血槳四濺,場面駭人。「雜你媽,吐!」這手下正欲帶同物資逃亡,只見劉螭發了狂的舞動著鐵槍,一下橫擺,一股由鐵槍所發的白光,向四面分散,這區所受的破壞,比天災更來得嚴重。
 


  「啊……!」一眾惡人爭相逃跑,卻躲不過劉螭這一下滅絕式的攻擊,盡數於白光裡化為飛灰。
 
  阿元聽畢,只覺得劉螭醒覺後,他力量的強大,比自己有過之而無不及,其實應該反過來自己才是聖眷吧?「之後你就救出了莉莎姐姐嗎?」
 
  「白痴。他用了這麼大的力量,不把我也殺死已很好了。」莉莎對劉螭的暴走怨聲載道。
 
  「哈哈,反而是她把我救活過來的,發狂後體力耗得七七八八,暈了過去,還好醒得快,剛趕得及來救你。」劉螭一臉無奈,初次在極短時間內掌握這麼強大的力量,控制不了是無可避免的事。
 
  「對了,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似乎我們之間有感應的,也許你還未發覺;或者因為我體能較好,也比較容易掌握這力量。」
 
  「聖眷的力量是來自聖人的,你能使出那麼大範圍的招數,這聖人的力量也不會低太多。」胡文通只疑惑為什麼劉螭的力量遠超阿元,是不是這小子刻意隱藏實力?
 
  「可是,我的力量就只是……」阿元越聽越對自己的力量感到自卑。


 
  「對,說白了你是廢物。還有你,『老師』。」
 
  劉螭白了莉莎一眼,說:「別氣餒,你只是未曾掌握如何運用力量罷了。這就跟修習氣功差不多,讓我教你竅門吧!」
 
  劉螭傳授阿元氣功運用之法,不出半小時,阿元已經掌握如何運用氣。從這點想來,他絕不只是個平凡人,他還是有一定的天資的。胡文通暗自竊笑:「看來我的推理還是正確的。」
 
  「好了,別耽誤時間了,氣功遊戲也該完了。這裡面大概有著我想追尋的真相,亦有你們想找到的答案,要進去了。」胡文通等得不耐煩,徑自走進圖書館。
 
  「他說的話可信嗎?」劉螭對這老師還是不太信任。
 
  「絕對不可信。但裡面有線索的話,那些資料絕不會騙人。」莉莎對人的信任度,還是極低。只是經歷過生死,她對劉螭已沒有懷疑,一個因萍水相逢的朋友而發狂的人,很少機會是謊話連篇的人。
 
  「跟著他後面的話,應該沒有問題吧?」阿元雖然正在發問,但雙腳卻已經動起來,走到正門口。
 


  「大概,假如不是誘敵之計的話。」莉莎也隨阿元的步伐進去,劉螭亦緊貼在後面,不時回望有沒有怪物在外埋伏。
 
  「好了,你們都進來了。我們要去地下二層的秘密資料庫。」胡文通見三人都進來了,才放下心來,走到更入一點的位置。剛進去的這一層是接待處,接待處左右有拱形的樓梯,延展到第一層;接待處這一層只是入口,並沒有其他設備。要乘電梯或者借圖書,都要先經過樓梯到達一樓。樓底很高,讓人感覺不是到了圖書館,而是私人的萬尺豪宅。這裡氣派輝煌,尋常人一眼就知殊不簡單。而且這裡近乎沒有遭到破壞的跡象,是怪物也愛好文化的表現嗎?
 
  「這裡有地下層數的嗎?以前借圖書時都不知道。」
 
  「當然。跟我來吧。」胡文通走上拱形樓梯,示意眾人跟著他走。
 
  是敵?是友?走進這所近乎完整的圖書館,三人只覺得渾身不自在,這胡文通到底是何許人也?所知的情報也太多了吧?這是誘敵之計,還是三人想得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