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多決戰,都會風雲變色,就像天地為強者打氣一樣,為他們營造緊張的氣氛。但此時此刻,風雲皆無所變,這場決戰,讓天地都緊張起來,屏氣凝神地觀看。雙方交戰,刀光劍影,在場觀鬥之人,無不驚奇歎息,只是大家漸漸沉默起來;快、越來越快,快得肉眼完全跟不上!只見身影亂竄,左右跳樑,上躍下伏,「錚錚錨錨」之聲源源不絕響起,這已非常人可達的境界。
 
  快,它快,他更快。他快,它更快。誰也看不到對手如何出招,只是憑感覺,「他一定會這樣出招!」、「它會這樣攻過來!」,每一下都足以致命,──料敵先機。肉眼跟不上的速度,不知道為什麼身體能跟得上。只是如此速度下決戰,體力必有耗損。劉螭雖然驍勇善戰,但體力卻不是無限的,他終究會累,終究會慢,然後……
 
  「痛快!」劉螭戰得興起,此時此刻只是盡量享受交手的樂趣,他已經忘掉了眼前的是一頭怪物。他轉動鐵槍,以迎劍勢,隨手連續刺出幾下;骷髏戰士躲避若舞,輕擺一下,輕扭一下,如蛇般靈活,盡數躲過槍擊,接著又連刺出十幾劍;劉螭無法閃避得如此輕巧,只能轉動鐵槍來擋;他快,它更快,每一劍都從鐵槍轉動的隙縫帶過,短短幾秒間劉螭身上便多出十幾個傷口,像櫻花萬點紅,劉螭仍不顧傷勢,搶著進攻。
 
  「再這樣鬥下去,你的聖眷會輸的。」雖然看不清兩人動作,但血跡斑斑,胡文通還是看得清楚的。「早晚因流血過多,又或體力不繼而終究輸掉。」
 
  「對。」莉莎似乎無意幫忙,但縱使她想幫忙,亦幫不了,現在戰場已經屬於骷髏戰士和劉螭,誰也無法從中插手,太快了,身影漸快到看不見,縱使是莉莎的眼睛,也無法精準捕獵。
 


  「好強……」阿元看著這場大戰,自卑感泛濫起來。「要是我的話,早就死了。劉大哥真的好強,不,這已經不是強可以用來形容的了!」
 
  「好強……」劉螭也心想。「怪物終究是怪物。但它生前都肯定是怪物!」劉螭雖然興奮,但越戰下去,越感不支,這對手強得連他也無能為力。
 
  任你多強,到死後也將化為一堆白骨。英雄無名,無名英雄。千世萬世後,誰仍記得你的存在?縱有傳說流傳,誰能證之真偽?但如何才叫存在?活在當下是存在嗎?活於當下但無人認識你,是存在嗎?什麼是存在!沒有人知道,只知道骷髏戰士實在強大得離譜。
 
  兵器一吋長,一吋強,劉螭似乎完全沒佔到這個便宜,因為對手實在太快,快得無法拉開距離,在近乎貼身的距離下,兵器越長反而越險。「糟糕了!」骷髏戰士劍越來越快,劉螭的身體已經跟不上,「噗!」擋格、閃避已來不及,劍已經插進胸腔,鮮血直流。
 
  「劉大哥!」阿元才想衝上去,只見劉螭露出笑容:「贏了。」
 


  贏了?這傢伙瘋了嗎?雖然沒有直接刺穿心臟,但看他滿身鮮血,傷痕累累的,受如此重傷,怎麼還能贏?只見他左手牢牢抓住骷髏戰士的劍,不讓它拔出來,緊緊插實在自己胸腔。快?任你有多快,被抓住了的話,再快也不管用。
 
  「這場決鬥是我贏了!喝!─」一聲長嘯,劉螭的鐵槍發出強烈的光芒,耀眼非常,只見他一下子貫穿骷髏戰士的頭骨,「滅!」鐵槍發出更強烈的白光,像火焰一樣,吞噬了骷髏戰士,它已沒有辦法再生了。確實,劉螭贏了,贏得很狼狽。這場仗,人類贏了。「多謝賜教……」劉螭打敗了一個強敵,一個用劍出神入化的前輩──縱使它是怪物。
                            
  「謝謝你……長江後浪推前浪啊……」劉螭哭著哭著,彷彿聽到那骷髏戰士向自己道謝。只見化灰的骷髏戰士,轉為藍光點點,盡數往阿元身上衝,阿元感覺到強大的力量正湧向體內,每一處都力量澎湃的,這怪物能夠提升、補充的靈力可不少,讓阿元感覺脫胎換骨似的。
 
  大戰過後,固然疲累,倒下來了,劉螭終於躺在地上,只見他渾身是血,傷勢實在不淺。
 
  「沒想到運用神力戰鬥,是會這麼累的……呼……」
 


  「別閉上眼啊劉大哥!」阿元運用神力,為劉螭療傷,只見劉螭原本慘白的臉,經治療後不足幾分鐘,已經紅潤起來。
 
  「多得你才得救了……」劉螭緩緩地坐起來。
 
  阿元猛烈地搖著頭說:「要不是劉大哥你在,我早就死了!」
 
  「哈哈,很久沒有像這樣出一身汗……」劉螭還在為剛才的戰鬥而興奮。
 
  「對,還有血和淚。」莉莎冷冷的一句,讓劉螭都尷尬起來:「就這樣失去了個好對手……」
 
  「早就說你的聖眷會沒有事,你看,多麼強悍!」胡文通對於劉螭的勇武簡直讚不絕口,而且,旁邊這幾個人都是書中所載的傳奇人物,他能親身接觸到研究資料對象,更是良久不能冷靜下來。
 
  「這個是?」
 
  「對了劉大哥,還沒有介紹。這是胡文通先生,他是教書的。」


 
  「哦?那麼說來,像你一樣是沒戰鬥力的傢伙呢。」莉莎說話就是不留情面。「那麼是他帶你逃出來的嗎?」莉夢一直盯著胡文通,像是要把他整個人掃瞄、分析一樣。
 
  「嗯。我是被胡先生所救的,為什麼來到這裡也不清楚,只知道在秘道中一出去,突然就來到了這裡,然後被襲擊。」
 
  莉莎沒有開腔,心中想:「這很可疑……但又說不出箇中奇怪之處……」
 
  「對了!劉大哥!你們又是怎樣逃脫的!我見你被槍射擊,渾身是血,都嚇死了!」阿元仍然為重見劉螭而感到興奮,畢竟這是他第一個伙伴,捨身救己的人。
 
  「如你所見。」劉螭揮舞著鐵槍。
 
  「莫非……」阿元回想起剛來的戰鬥場景,還有那白光閃閃的光芒,神之力量的巨大,劉螭鐵定是運用力量將那夥人都殺光了。
 
  「聖眷擁有如此大能,那些凡人自是死路一條。」胡文通如獲至寶,眼前擁有神之力量的人,是如此的強大,他要生存度過末日絕非難事!
 


  「那麼,聖人、聖眷、凡人又是誰定的?」劉螭冷冷的道,對胡文通似乎有些厭惡。
 
  「當然是神,書上是這樣記載的!」
 
  「哼,為什麼我們能擁有大能,其他人卻非死不可?」
 
  「這也是無可奈何啊!」
 
  「無可奈何?那麼你隱藏自己的身份,也是無可奈何嗎?」劉螭死瞪著胡文通,似乎知道他的秘密。
 
  「我沒有刻意隱藏啊。」胡文通笑了笑:「對,我也是聖眷之一。」
 
  「嗄?」阿元大吃一驚,彷彿怕自己聽錯了:「什麼?」
 
  「阿元你還是太天真了。要不是他作怪的話,你兩個怎會突然來到這裡?」


 
  原來那陣怪風、漩渦,正是胡文通所搞的鬼。他運用靈力製造空間通道,來一個瞬間的空間轉移,將自己和阿元帶到A區這座第一圖書館前。
 
  「你到底有什麼企圖?」莉莎的語氣冰冰冷冷的,隱約中透露著殺氣。
 
  胡文通面對逼供,也不手忙腳亂:「沒有別的企圖,找出我們應該做、可能做、辦得到的事而已。為此,一定要來到這裡。」
 
  哼。劉螭冷哼一聲,說:「丟低我和莉莎不顧而逃亡麼?如果我的能力沒有覺醒,那我們豈不是真的死?」
 
  胡文通哈哈大聲起來,他的笑聲真的讓人感到討厭:「不會的。你一定會醒覺的。」
 
  阿元也不知道該從哪裡說起,一次次的受騙,一次次的身陷險境,一次次的無能,都讓他的信心崩潰。他不知道自己何德何能,為什麼被選為聖人的是他?劉螭這樣更有能力的人,為什麼只能當從屬?公平嗎?
 
 
  公平,只是愚者理想的哀號。世界,從來就不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