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元與三頭犬對峙著,如此嚴峻情況,阿元絕不能再胡亂行動,必須得冷靜沉著應戰,否則一失足成千古恨。「莉莎去了哪?劉大哥到底是不是出事了?」阿元本來還在考慮其他的事,但三頭犬已展開攻勢,咄咄進逼之下,阿元根本無法分神於其他事上。
 
  只見三頭犬輪流噴著烈焰,身上的黑色紋路顯示著牠的魔力流動極為澎湃,團團紫色氣焰冒出來,阿元左閃右避,時而將劍轉圈當作盾牌使用,時而一劍將火焰砍開再向後退,完全處於下風,就算手持雙劍,亦無可奈何。
 
  阿元只能一直採取守勢,只見他單是擋格閃避已經很吃力,似乎武力不足,不是智力用奇策就可以補救。「可惡,這麼壓倒性的力量,怎樣也好都會直接被摧毀……」阿元臉現疲色,身法開始慢起來,但仍然勉強支撐著,只是再過一段時間,必定靈力耗盡,力盡而死。
 
  三頭犬見久攻不下,也沒有急起性子來,只是一直追著阿元,以烈焰消耗他的靈力,也不貿然肉搏。牠見阿元開始漸露疲態,再加快速度,將距離拉得更短,試圖用火焰漩渦,活活將阿元燒死。
 
  阿元見勢色不對,正要逃跑之際,身邊四周已經被烈火包圍起來,他只覺得灼熱無比,越來越撐不下去,眼皮開始垂下來,四肢無力,大汗淋漓,漩渦越縮越窄,就像一個袋子越收越緊。
 


  「少年啊,這麼快就要放棄了嗎?」是祂,那一把老邁的聲音又響起來,阿元精神為之一振,祂又道:「汝正是吾挑選之人,命繫宇宙,安能喪命於此?吾既已去,元神之壽已盡,於此賜汝以大能,以殺此犬!」
 
  一連串不知從何而來的藍光,每點每滴湧至,直衝入漩渦,與阿元融為一體,漸漸藍光被白光所吞噬,阿元的光芒越趨燦爛,一下子就將火焰漩渦打散,只見他吐息煥然,整個人都在發光,驟眼看來只是一團白光,而看不見人影。
 
  三頭犬尾巴的蛇直衝過來,張開血盆大口,只見白光一晃,那條蛇從中分開左右兩半,連哼也不能哼一聲,就此死了。三頭犬悲呼一聲「嗚──」,尾巴受到重創,牠像發了瘋一樣魔爪亂揮,白光外的一道堅硬氣場造成絕對防禦,任憑牠如何抓擊,這道保護牆也完全沒有受損。三頭犬見抓擊不成,三口齊發火焰球,白光又是一閃,三道火球反彈,反噬三頭犬,三頭犬被自己的魔焰燃燒全身,一直痛苦悲鳴。
 
  這是何等壓倒性的力量?之前揮劍也只能將火焰退散一些,焰浪馬上又重捲而來,這時卻能將整整三團火球反彈,神所蘊藏的靈力如此深不見底嗎?
 
  「破!」白光一閃,兩道劍波形成交叉形狀,三頭犬身上的魔焰被劍波的風所吹滅,只見三頭犬被燒得嚴重,皮肉潰爛,身上的毛皮幾乎被燒得一毛不剩。這時劍波實實在在地打到牠身上,沒有了毛皮的保護,牠鮮血直流,像花灑般,血液一直噴出來,只不過那些血不是鮮紅色,而是像墨魚汁般的黑色。
 


  「拔一毛而利天下,你不為,我來助你也!」阿元將雙劍併合,形成了一把巨劍,他用力一揮,一道巨大的白色光柱將三頭犬就中分為兩半,三頭犬才剛剛想噴出火焰還擊作最後的掙扎,卻因阿元這致命一擊,尚未能夠反撲一口已魂霄九外了。
 
  在森林裡的莉莎和劉螭見到白光強烈,足以照亮整個天空,心中早已知道這場仗是阿元勝利了,再見紫焰熄滅,打從心底高興。
 
  劉螭滿臉歡容:「阿元贏了!」
 
  「嗯!」莉莎終於展現笑容,這一笑雖不及褒姒傾國,亦不如楊玉環的回眸一笑,仍有其魅力所在;莉莎一直不苛言笑,雖然如此,還是一個美人;雙目如星,秋波流轉,還有那因混血而顯得如天空般的蔚藍色彩,無窮無盡的深邃已讓人顛倒;鼻高而頗為突出,不大不小,生的位置剛好,就像在出生以後人工添加上去的美;小嘴櫻桃,雖然因為靈力、體力消耗而顯得蒼白,但仍不失她的誘惑。如此一個冰玉美人,就如出自一個雕刻家手中的完美雕像;此時露出淺笑,見她皓齒銀牙,讓劉螭心中泛起片片漣漪,良久不能揮去。
 
  莉莎見劉螭癡迷的看她看得出神,臉上灼熱不止,低聲道:「你在看什麼啦……」
 


  這時劉螭才驚覺自己的失態,連忙賠罪:「抱歉!抱歉!」
 
  此時在兩人身後,卻有一把冷漠而磁性的聲音說話:「哦,忘了自己身處什麼環境了嗎,還有閒情卿卿我我,廢物果然就是廢物,俗不可耐。」聽說話語調,就算不回頭,也知道是他──魔王路斯法。
 
  只見路斯法依舊戴著一副白面具,有著一副健碩而修長的身體,此時長長的紫髮飄逸而起,絕不覺他是個娘娘腔,反而英氣盡現,一副王者的風範,極具個性。他不再繫著披風長袍,而是穿了一件紅色恤衫,外面是件黑色的西裝外套,西褲皮鞋,若不是那不尋常的氣息,只會以為他是個有豐富職場經驗的成熟男人。在他白色面具下那雙眼睛,依舊炯炯有神,彷彿以眼神就能將敵人擊倒一樣。他的雙眼,看起來是如此清澈通明,卻又那麼混濁難懂,好像能夠看透他,捉摸得到他,可是他又變化莫測,下一秒你又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大概,這就是所謂的神秘吧。
 
  劉螭馬上擋在莉莎前面,雖然他有傷在身,但經莉莎治療後,還是可以勉強行動。
 
  「你看你,傷成這個樣子,還能做什麼?」說罷,他狠狠地瞪了劉螭一下,劉螭忽然就躺在地上,動彈不能,雖然如此,劉螭還是用力掙扎。
 
  「沒用的,在我面前你的小把戲是行不通的,因為,你是廢物。英雄救美麼?真是無聊。」路斯法將食指和姆指慢慢貼齊,只見兩隻手指越貼近,劉螭就越呼喊得大聲,「啪」、「啪」、「咯啦」的骨頭斷裂聲不斷響起。
 
  「你適可而止!」莉莎正想撲向路斯法,路斯法又是一瞪,她整個人像時間停止一樣,定了格,動彈不能。
 
  「你們所跟從的主,將我的寵物殺掉了。我要將你們折磨得更嚴重,要十倍奉還給他!」


 
  「哈哈,你做得到麼?」一團白光忽然出現,這就是阿元,吸收了現任的神剩餘的所有靈力的人。他對自己的力量有忖無恐,想來對打倒路斯法已經信心十足,否則他不會毫不畏懼。
 
  「不管是你還是那老頭,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看見就討厭。呸。」路斯法隨即向地上吐了下口水。
 
  「以前沒有這股大能才懼怕你,現在可與你相比,我又有何懼?」
 
  路斯法冷笑一聲:「那就讓你看看我跟你之間的差距吧!」說罷雙目發出紫光,只見眾人所處的地面一下子分解了,然後路斯法身上又放出一股氣來,將眾人定住了在半空。阿元嚥了下口水,對方還沒有動就已經有如此力量,心中不由得有點恐懼,只是那股恐懼很快就消失了。
 
  「你還以為自己的力量與我相當嗎?那就讓你死得瞑目吧。」路斯法才舉起手來,阿元以超越光的速度,將劉螭和莉莎都抱走,瞬速竄逃。「哦,原來心中所想的還會說謊嗎?的確很有趣,可是,今天不將你碎屍萬段,也難洩我心頭之恨!」
 
 
  惡魔動怒了,而且他是惡魔之王,惡魔的神。魔神是不是神呢?兩者誰更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