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同伴都受了重傷,不逃怎麼行?心有顧慮,如何放手一搏?只是,能逃到哪裡去?周遭的世界都是漆黑一片,只有阿元的所在才有一小片明亮;世界壽命將盡,任你有天大本領,也逃不出這個世界。
 
  阿元自讀完聖典,整個人性情像變了另一個人一樣,莉莎早就察覺不妥,可是那種違和感又不知從何說起,此刻,她只是憂慮。她憂慮勝不了這一仗,她憂慮劉螭就這樣死掉,她憂慮阿元……
 
  「哦?莉莎姊,你好像滿懷心事似的?」阿元的語氣跟往常沒有太大分別,是自己的錯覺嗎?莉莎這樣想,可能是面對敵人才要逞一片兇惡相吧?這也難怪,不虛張聲勢的話,就要被敵人壓倒了。
 
  「莉莎姊?」阿元見她不答,再叫一次。「不不不,沒什麼。」
 
  阿元望了望挾在左邊的劉螭,道:「是因為劉大哥的傷勢令你憂心嗎?」
 


  「你怎麼知道……?」
 
  阿元笑了笑:「這種程度的事不難理解吧,同伴受傷,擔心他是很正常的。我也很擔心劉大哥的傷勢,雖然每次都作了一次應急治療,但若只靠靈力這種超自然力量,不用藥物或機械去治療他,他身體早晚支撐不住,人體本來就不能承受太多的靈力……」
 
  莉莎似乎鬆了一口氣,這時阿元亦降落到一個叢林茂密的地方。
 
  阿元放下二人,將劉螭橫放在地面上,好讓他躺著休息。望著崩壞的天空,輕輕歎道:「結果,還是未能到孤兒院去看看有沒有其他生還者,這一切就要結束了……」
 
  「我想,不用看了……大概這世界上只剩我們了……」莉莎走到劉螭旁邊,看著他因為骨頭被活生生壓斷而痛不欲生,痛得神智不清,心如火燒。
 


  阿元走到莉莎旁邊:「先讓開一點……」莉莎依言走到一旁,阿元喚出聖劍,一劍直刺落劉螭心臟,「嗚......」本來劉螭已痛得反應不來,突然被人一劍刺中要害,也只喊了一聲,就此氣絕。
 
  「你!你在幹什麼啦!」莉莎激動不已,提起弓來對準阿元:「你這臭小孩!他,他可是一直保護著我們啊!」
 
  只見阿元奸笑起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這一陣奸笑聲,讓人極為心寒,只見劉螭身體化成藍光,像水脈一樣流進去阿元的身體內。「對,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所以我才讓他寄居於我身體內,延續他的生命到永恆啊!」
 
  莉莎眼睛都紅了,淚如泉湧:「你瘋了!你是惡魔!」
 
  「你才瘋了!我是神!路斯法才是惡魔!他想要破壞這個世界,想將這個世界摧毀!我不將劉大哥放在體內,怎麼抵抗他!」說畢,一道道雷聲響起,使這氣氛更加詭異。
 


  「你之前不是這個模樣的!我拜託你,你變回阿元,好嗎!」莉莎想要拉弓引箭,卻遲遲下了不手,她不肯相信這毛孩竟然變了另一個人格似的!
 
  「你說了那麼多,還不是只是想劉大哥回你的身邊而已!這世界上一切的人都是自私的!這末日正是神看不過眼人類所為,要淨化你們!才委我以重任,讓這世界重生!什麼信任不信任的,簡直鬼話連篇!人生下來就只懂得互相欺騙!」
 
  「人也有好的一面!你不能全盤否定!」阿元的想法,正是莉莎原本的想法,似乎莉莎也推翻了以前的自己,她選擇了相信。
 
  「不!人類七情六慾,一切的都是罪惡!都該死!尤其是說謊的人!必須要讓世界重新來過,讓他們好好學習!」
 
  「你到底怎麼了!不要……不要逼我出手!」莉莎雖然已經上箭,卻不能好好的瞄準,她身體一直顫抖,手一直在震,情緒依然激動得很。
 
 「沒有用的,聖典已經將他洗腦了。」路斯法從天空徐徐降下,何等的霸者氣概,就像君臨天下一樣,在地面的人只不過是他的臣民。
 
  「聖……典?那本很厚但沒有字的書?」莉莎的直覺告訴她,路斯法不是敵人,眼前這個阿元才是最大的危險人物。可是另一邊廂,腦海中的聲音一直告訴她:「路斯法是萬罪之首,人人得而誅之……」她開始混亂,自身意識與入侵的外來意識一直相抗衡,一旦她意志力不夠強,鐵定會崩潰的。
 
  「啪。」路斯法將莉莎定格,這時莉莎彷彿身處一片虛空之中,思緒也靜了下來。


 
  「你這傢伙,想對我的手下幹什麼呢?」只見阿元一拳向前揮,一道光波直擊往路斯法,路斯法連望也不用望,隨手一撥,就將那道光波彈開,輕描淡寫,優雅得很。
 
  「聖典其實就是這世界的歷史起源,並記載了這末日的一切的書。但是,那只是現任的神的思想、妄想,這世界的真相被他竄改了,就是神有壽盡之時,其盡壽之日必須找來一個繼承者,這是你們現在掌握的情況。但這個神因為得位不正,故世界終始循環,一直重覆的都是這樣的悲劇,人類始終走向錯誤的方向,全是因為他的私慾,錯誤的引導,使人不成人;或者說,人被創造出來,本來就是錯的。但在他眼中,這些錯只要『修正』了,人就完美了。」
 
  竄改?得位不正?
 
  這些疑惑在莉莎心中重覆著,阿元一怒之下,竟不攻擊路斯法,反而向不能反抗的莉莎下手。「哇!」一劍正好刺穿她的肚皮,莉莎哇的一聲吐出鮮血來,勉強地轉身望著阿元。「你……」
 
  「抱歉,要打倒他,方可完成我的使命,所以你的靈力我也必須回收……」
 
  「現在你知道什麼是神,什麼是惡魔吧,那只是這傢伙自己的妄想,什麼我曾經是天使統領,是他的手下之類云云,我才是這世界原本的神!」
 
  莉莎眼睛睜得大大的,似乎不敢相信這是事實,但又好像鬆了口氣,眼睛慢慢閉上,臉帶微笑,不知道是因為知道真相所以死得瞑目,還是因為可以重遇劉螭而感到幸福;只是,她隨即化為阿元的靈力一部分,連軀殼也不存在了。
 


  「這下子,我的力量已經都回來了,路斯法,你可以報仇嗎?」
 
  「哦,你不是那個任元初,而是『已經死去的任元初』嗎?想不到你這腐朽的一族,也有進步之時啊!」路斯法拍掌稱讚道。
 
  「也總好過你這廢物。每次我們這些『神』最虛弱之時,你都無法奪回自己原來的身份,你就一直當反派吧!」阿元的聲音確實變了,變得低沉、混濁,充滿魔性。
 
  真相,大白。大戰,一觸即發。
 
 
  難為正邪定分界;神也許是惡魔,惡魔也許是神,太黑白分明就不是現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