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霞, 你可是兇手啊!” 教授真的是語不驚人死不休啊. “我可以確定, 那天死在你面前的五個人是你殺的.”

“不會吧?” 阿霞給教授的話嚇到臉色發白, 雙手有些顫抖. 其實再阿霞的內心深處, 也覺得那幾個人的死和自己有某種神秘的聯繫, 但從常理而言, 自己根本不俱備殺人的能力. 如今被教授點穿, 阿霞確實感覺到相當大的恐懼感. 不僅因為自己有可能是兇手, 而且肯定在自己身上還發生過離奇的事情.

“動手的一定是阿霞你, 是你現在的身體. 但指揮殺人的卻不是你, 是你手臂裡的大姐雯, 整個殺人的過程是由大姐雯帶給你的巨大能量所完成的. 殺人的瞬間能量全部釋放出去了, 這也就是現在能量儀無法測出巨大能量的原因.” 教授繼續解釋道. “以前有過記載, 某個人在森林中被老虎追趕, 情急之下跳上一根樹枝, 然後就昏迷了. 等天亮醒過來才發覺那一跳早已超過人類的極限. 人的潛能到底由多大, 目前還沒有定論啊.” 

阿霞越聽越恐怖, 她覺得教授講的不一定正確, 但似乎也存在這樣的可能性, 要不然, 如何解釋那個兇案現場呢? 想到自己變成了兇手, 這如何辦才好呢? 怪不得那個辦案的袁警官總是懷疑自己. 

“那今後會怎樣?” 阿霞連說話的聲音都開始顫抖了, 畢竟殺人填命啊, 阿霞越想越是恐怖. 



“阿霞, 我這部分就講到這裡. 結論是你的性格改變的原因就是這條手臂附有大姐雯的怨恨, 這種能量影響你的性格, 同時這個能量也利用你的身軀去達到大姐雯復仇的目的, 殺了那五個人.” 教授依然是那樣氣定神閑地說道, 似乎對阿霞是兇手這一事實毫不在意似的. “下面就輪到商老師的故事了.”

阿霞立刻將身體轉向商老師那邊, 用哀求的口吻說道, “商老師, 你快說說大姐雯的故事.” 

相比教授的氣定神閑, 商老師就顯得更加沉著冷靜. 聽到阿霞的催促, 他不緊不慢地說道, “阿霞你不用緊張, 殺人的事情與你無關, 我已經何警察交流過了, 他們不會再追查這件事情了. Richard 你也是的, 就知道嚇人.” 

阿霞剛見到商老師的時候覺得他就是一個普通的小老頭, 哪有教授那樣氣宇軒昂的. 但聽商老師如此一說, 陡然之間阿霞覺得這個商老師其實是很會體貼人的, 不像教授, 動不動就嚇人. 

“警察知道那些人的死和阿霞一定有些關聯, 但他們目前的偵查手段是無法確定阿霞和死者之間的關聯. 沒有證據當然就無法起訴你, 因此, 阿霞你不用緊張.” 商老師繼續寬慰阿霞道. “充其量阿霞目前只是一個殺人嫌疑犯. 通過 Richard 的介紹我們知道不是阿霞下的手, 而是大姐雯下的手, 因此兇手應該是死去大姐雯, 死人是無法被定罪的.”



聽商老師這麽說, 阿霞整個人放鬆了下來, 不無感激地對商老師說, ”謝謝商老師, 剛才差點嚇死我. 説着説着, 我一下子就邊成了殺人兇手了. 商老師, 你還是說說大姐雯的故事罷.”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