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悲慘的故事!” 商老師的故事是這麽開頭的.

“有一個女孩, 在她很小的時候父母就離異了. 她跟的是母親. 聽媽媽說, 父親丟下她們在深圳和一個女人同居, 而且還有了孩子.” 阿霞聽起來覺得為何世界上所有悲慘故事的開頭幾乎都是一樣的呢?

“不久, 因為生活的壓力, 母親將孩子託付給兒童之家, 自己改嫁了. 大約六歲左右這個女孩就再也沒有看見過自己的父母了.” 

“從小她就是一個男人頭, 再兒童院也好, 後來進入社會也好就是一個愛打抱不平的孩子王, 動不動就打架. 從小就看不慣有人欺負弱者. 因為喜歡照顧別人, 為別人出頭, 同伴們都叫她大姐雯.” 阿霞這才知道大姐雯稱號的來歷, 開始她總覺得大姐雯應該是某個混黑社會的人, 想不到確是一個悲慘的孩子,  而且還頗具正義感.

“長大後讀書不成, 早早就出來打工, 主要在一些連鎖零售店當收銀員. 自己搬出來租一間劏房, 自己掙錢自己用, 還交了一個女朋友, 她是同性戀的, 扮演男性的角色.” 阿霞聽到這裡不由得臉色一紅, 知道為何自己在接駁大姐雯的手臂後會有如此強烈的自慰行為, 莫不是自慰的不是自己在摸自己, 而是大姐雯的手在摸自己. 也怪不得最近這種感覺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個女孩得死是極其慘痛的! 不知為何, 警察發現那個女孩的女朋友死在一棟七層公屋的地下, 估計是跳樓而亡. 而這個女孩被發現的時候, 赤身裸體, 遍體鱗傷奄奄一息, 口腔內, 陰道內, 肛門內全是精液, 警察檢驗科檢查結果發現精液不止是一個人的, 也就是説女孩子被輪姦的. 在旁邊發現的衣物中有女孩的身份證, 還有就是救了你的手臂器官捐贈同意卡. 女孩子被救到醫院後搶救無效死亡. 而跳樓的女孩並沒有被侵犯.” 阿霞越聽着商老師的故事, 越覺得義憤填膺. 終於明白剛才教授説的怨恨的力量, 要是自己碰到這種事情, 心中的憤怒不知道會有多大! 真恨不得將施暴者碎屍萬段! 

“其實這女孩真的很慘? 估計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女朋友和對方拼命, 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女友為了躲避傷害而跳樓自盡. 而她作為一個充當男性角色的女同性戀者, 被男性強姦所帶來的傷害要大過一般女性, 因為會產生一種被同性強姦的屈辱感.” 商老師接着說道: “這就是阿霞接駁的手臂內強大無比能量的來源. 愛恨情仇, 所產生的能量弄不好真的可以毀滅整個宇宙!”

聽着商老師的故事, 阿霞忽然覺得如果那五個人真的是自己所殺的, 而不是體內那個大姐雯幹的, 就算是自己就此被判無期徒刑, 自己也會心甘情願!  剛開始的時候阿霞覺得自己可能是殺手而感到不安, 如今卻為自己如果是殺手而自豪!

“警方後來檢查了那五個人的 DNA, 發現其中兩人的 DNA 和留在那個女孩身體內精液的 DNA 吻合, 也就是説其中兩個人就是施暴者. 而另外三個人所使用的武器被檢驗出就是毆打那個女孩的兇器. 也就是説那死去的五個人, 兩個是施暴者, 三個人是虐打者, 全部死有餘辜. 由於這幾個人以前沒有被羈留過, 因此在罪犯 DNA 庫內沒有他們的信息. 要不是他們被殺, 還不知道他們就是大姐雯一案的兇手! 真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殺害大姐雯的兇手被大姐雯留下來的手臂所殺.”

Richard 雖然已經聽過商善講過事件的來龍去脈, 現在聽起來還是覺得大姐雯真的很慘, 而頭一次聽這故事的阿霞則已經是淚流滿面. 



“阿霞, 你還記得當時我強調你一定要聽從內心的呼喚嗎?” 教授問道.

“是啊.”

“其實當時你的情況已經到了極其危險的境地, 你當時身體內強大的能量必須在短時間內得到釋放掉. 如果你壓抑大姐雯的需要, 則這股能量將會在你的身體內爆發.” 

“這麽可怕啊! 那會怎樣?” 剛從悲傷中緩過來的阿霞又被這個假設給嚇出了一身冷汗.

“比如說人體自焚.” 阿霞知道說的肯定是事實, 但還是覺得教授講話的方式是以嚇人為主.



阿霞忽然覺得她應該感謝大姐雯,. 她給了自己手臂, 而且並沒有毀滅自己, 反而讓自己做了趟無名英雄, 就像蝙蝠俠. 

至此, 阿霞終於完全明白了自己的病情, 也知道為何教授會讓自己一定要聽從內心的呼喚. 

“我是從科學的層面去分析阿霞的案子, 而商老師是從人文的角度去探索事件背後的故事. 二者結合起來, 才瞭解阿霞到底出了什麽問題, 應該如何去醫治!” 教授總結道.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