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教授他們分別回家後阿霞久久不能入睡. 整個事件聽起來簡直是匪夷所思, 如果不是阿霞親身經歷的, 別的任何人説出來阿霞一定以為是編故事, 而且肯定是科幻故事. 雖然大姐雯的能量已經不復存在, 阿霞還是在一陣劇烈的自慰高潮後才酣睡過去, 或許是要以這種方式去和大姐雯告別. 

也不知道是睡的好還是什麽其它原因, 早上一起來阿霞就覺得自己充滿了能量, 當然不是以前大姐雯那種略帶邪惡的能量, 而是清新開朗的正能量. 阿霞想: “可能是自己身體改變後發生太多的事情, 現在終於一切都已經了結, 充滿力量是由於自己放下了思想上的包袱所致.” 

正如電影 <matrix> 裡那樣, NEO 突然可以看清楚 MXTRIX 中一切虛擬的地方, 阿霞也是一樣, 第三次甦醒後她也可以清晰地看清楚公司運作的荒誕和無能. 以前她覺得大公司非常之了不起, 每樣事情都是有規有矩, 上司們各個都比自己能力強, 有能力, 又遠見, 往往能提出尖銳的問題. 現在突然發現, 其實上司們往往都是無能的, 提出問題的能力就超強, 解決問題的能力就弱爆, 發現別人的問題就是小題大做, 發現自身的問題就一定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公司文化講得比聖經還好, 實際上就是功勞一定是上司的, 錯誤總是下屬們的, 成功是由於上司領導有方, 失敗就是下屬們執行不力.

市場部門製作廣告費用開支龐大, 他們關心的不是廣告對銷售的幫助, 而是以廣告能不能獲獎為最高準則. 公司年會時老闆將企業發展的目標描繪得無比宏偉, 但執行起來依然是十年不變. 

或許, 阿霞想自己已經不在適應這種早九晚五的工作, 覺得是時候讓自己的人生煥發出更加燦爛的光輝. 但自己究竟能幹什麼呢? 畢業後唯一的工作經驗就是在這家公司! 雖然心有不甘, 但工作方面阿霞依然是八面玲瓏, 對下是體貼關懷, 主動提攜後進, 發現下屬的錯誤時不是批評了事, 而是幫忙找出發生錯誤的原因, 通過教育讓其明白如何避免再犯同類型的錯誤, 而且更加能舉一反三, 避免不犯同類型的錯誤. 對待上司則是堵塞任何可能出現問題的地方, 發現問題後主動提醒上司, 讓上司 “覺得” 是上司自己發現的. 



雖然在工作上能應付自如, 在人際關係上也如魚得水, 阿霞的內心卻依然有尋求新的突破的衝動, 或許, 大姐雯的能量還沒有完全消失?

如果有人這時問阿霞, “你到底想做什麼?”

阿霞或許會回答道, “解救一切像大姐雯那樣的人.”

那不就是 “俠之大者”.  這是以後商善給出的評語. 

(魔臂 阿霞的故事 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