遀化身為人,還以子琛的夢中情人的形象現身在他面前。果不其然,遀一出現馬上令子琛眼前一亮,引起了子琛的注意。遀借故在人群中跟他有身體上的碰撞,但遀沒有即時去認識子琛,他只希望留下一個印象在子琛腦海中。
 
魔鬼問遀為何會有這樣的部署。遀解釋他要子琛作主動,因為人類永遠不會珍惜太容易得到手的東西,所以他不會作出主動。當他解決了子琛這一方,他便會著手阿然那一方。
 
「你已洞察到人類的缺點。」魔鬼擠出滿意笑容「那我就慢慢欣賞你的好戲。」
 
數日後的一個下雨天,遀又化身出現在子琛面前。遀狼狽地在滂沱大雨下跑入一個商場,這情境令子琛整個人愣著了,他的心正為眼前的情景而悸動。
 
遀跑進商場後,裝作一臉無奈地抱怨忘了攜帶雨傘而弄濕全身,還故意讓準備離開商場的子琛聽到。當手持雨傘的子琛不自覺地凝視遀時,遀捉緊時機,跟他展示一個迷人的微笑。子琛同樣報以微笑後便打開傘子離開。正當遀氣憤子琛沒有善心「遮他一把」時,子琛回眸,問他需不需要幫忙。就這樣,遀成功地以仲年的身份接近子琛。
 


雖然子琛迷戀仲年,但因工作的關係,他實在無暇跟仲年熱戀。縱使仲年已得到子琛的身,但仍然未能得到他的心,他的心始終繫於工作。更重要的是仲年發現原來子琛一直努力工作是為了給予琪一個美滿的生活環境。換句話說,仲年未能令子琛變心。
 
正當遀惆悵如何可以令子琛真正愛上仲年而拋棄琪之際,魔鬼又再給予提示「為何一定要子琛離開?」
 
「我不明白為何子琛不會為我化身的仲年動情,這一招我已用過很多次,未曾失敗過, 但偏偏不能應用在子琛身上。」
 
「人類始終是一種複雜的生物,擁有七情和六慾。七情六慾互相牽制,相生相剋,不同的七情六慾組合製造出不同的人類,所以不可以以單一的方式去拆散所有人。即使是相同的個案,也需要以不同的手段來對付不同的人。」魔鬼耐心地細說著,遀也耐心地聆聽著。
 
「但現在關係膠著,我應該怎麼辦?」遀虛心向魔鬼請教。
 


魔鬼一如既往,留下了一個問題「膠著有何不妥?」後便消失了。
 
遀苦思不得其解,但既然魔鬼叫他膠著現狀必然有其道理,所以他便以仲年的身份跟子琛保持一種床上的感情關係。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