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一段日子,子琛帶著一張失落的臉找上了仲年,他告訴仲年他們這一段關係不能再繼續下去,必須要結束,因為琪已知悉一切。
 
遀好奇琪是如何得知,因為這一步棋從來不在他的計劃之內,他一心只希望可以令子琛對仲年動之以情而離開琪。這會不會是魔鬼作的小動作呢?
 
子琛告訴他是琪的一位友人發現了他們的關係而向琪告密。琪因此而質問他,最後他坦誠地對琪承認一切。
 
遀不明白既然如此,子琛何不乾脆跟琪分開,卻和仲年作個了段。
 
「因為我心中的人仍然是琪。」
 


「我有什麼比不上他?我是你一直夢寐以求的那一類,為何你選的是他而不是我?」仲年裝出一副悲哀的樣子。
 
「沒錯!你確實比他優勝,但我和他卻擁有著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史,這情史是我跟他共同擁有的,沒有其他人可以代替。」
 
「我們可以創造新的一段。」仲年涙眼汪汪。當然這涙光只不過是遀隨著劇情需要而製造出來。」
 
「太遲吧。我跟琪一起度過的光陰,我們永遠也追不來。」
 
「但他背叛了你,他跟別人撘上。是你親口告訴我的。」仲年嘗試作最後努力。
 


「但我也需要負上一些責任,而且琪願意離開那個人,跟我重新開始。」子琛內疚地說。
 
「所以你選擇放棄我?」
 
其實說不上放棄,由始至終,子琛根本沒有選擇過仲年,他們之所以走在一起,只不過是一種機緣。子琛跟仲年只有肉體上的情感而沒有較深層次的內在情感。說到底,他們始終缺少了時間來培養感情,這一點正正是琪和仲年在子琛心中地位差異的主因。其實由他對琪的不離不棄便可知道他是一個重視感情的人。不論如何英俊美麗的人,一旦看久了也只不過跟普通人一樣,能維持一段長久的關係始終需要內心的一份真情。
 
當然,子琛沒有將他的心底話對仲年說出。他向仲年承認這是他唯一的選擇。
 
遀遇到一種挫敗感,惱羞成怒,差點兒露了真身,幸好魔鬼及時出現阻止。當仲年正要追向轉身離去的子琛時,魔鬼攔截了他。
 


遀憤慨地喚著「我從未如此失手過,我還未輸!」
 
魔鬼卻笑笑口地說「沒錯,你還未輸,又何用急呢?走著瞧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