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假來臨,大家都係到商量放假一齊去邊到玩 

我當然置身其中,上左中六之後,學生生活變得精彩 

加上自己有工作,邊到都可以去 

大家商量好之後決定去玩環球嘉年華 

結果大半班既同學都有去 



其中有一個女同學叫馬雪兒,佢係一個好唔起眼既女仔,但我好鐘意佢 

我好鐘意d唔起眼既野 

大慨係同病相憐 

結果我提起勇氣叫佢同我去玩過山車,佢亦都點頭 

玩完過山車之後,我地都玩左好多遊戲,贏左唔少公仔 



我望真d,原來馬雪兒除左臉到有d雀斑之外,其實都幾靚 

就係今日,我向佢示愛,佢亦都一口答應 

太好了,我既初戀終於係我中六既時侯開始左 

我唔再係孤單一個,我既生命開始出現返色彩 

雪兒同我住得好近,我地每一日都可以一齊返學 



我唔再用所有既時間去做兼職,我會同雪兒行下街睇下戲食下飯 

雪兒都有兼職教琴,所以可以AA制咁消費 

有時我想請佢食飯,佢都一定塞返錢比我 

佢實在係一個好女仔

『家和,新年你上唔上我屋企拜年呀?』送雪兒返屋企既途中佢問我 


『哦,好』 

『哈,我阿媽叫我帶你上去好多次架喇』雪兒聽到我一口答應,笑逐顏開 

『家和呀..咁..我洗唔洗上你屋企拜年呀?』 



『好呀,上我阿哥到拜年囉』 

『咁你爸爸媽媽呢?』 

『er....』我從來無講過我屋企既野比雪兒,所以一時間我都唔知點答佢好 

『...你唔想帶我上去呀』雪兒個樣有點失望 

『唔係...只係....我屋企...』 

『得啦,你到時上黎記得著靚仔d呀』雪兒可能理解到我有難處,就無再要我講落去 

就係我送到雪兒去到樓下既時侯,我見到我全家係茶餐廳岩岩食完飯行出黎 



『二哥呀』我聽到細佬叫我 

我扮聽唔到,送雪兒入去,好衰唔衰比雪兒聽到 

『有人叫你二哥喎』 

『下係咩』我唯有扮野 

『二哥,嘿嘿嘿,邊個黎既』我個妹已經跑左過黎翹住我隻手 

『多事啦你』 

『宜兩位係..世伯伯母?』雪兒指住我爸爸媽媽 

『嗯』事到如今,都無咩好暪 



『你好』爸爸同雪兒打招呼 

『世伯你好..伯母你好』雪兒向我媽媽打招呼 

『你好呀,你係家和同學呀?』媽媽微笑 

『係呀』 

『同班架?』 

『係呀』 

『哦你又係到住架?』 



『如果你覺得唔舒服既話,可以唔答』我刻意大聲同雪兒講 

『家和,傾下閒計姐,又點會令人唔舒服呢』我好耐無聽過爸爸把聲,明顯係溫和左好多, 
但我反而唔習慣,覺得反感,我只好作出一個冷笑回應我爸爸 

『係囉,無唔舒服呀我』雪兒大慨估到我同父母關係唔係咁好,扯一扯我衫尾 

『嗯,快d返上去啦,下次再傾啦』 
我趕左雪兒返屋企之後,我就同佢地一齊返屋企 

『嘩,二哥,女朋友喎』細佬瘦左好多 

『你做咩咁瘦架』 

『瘦先型架麻』 

『痴線既你都,食返多d野啦』 

『二哥你好快d交代下喎』阿妹真係好八卦 

『交咩代喎』 

幾兄妹嘻嘻哈哈咁返屋企,好耐都無試過 

如果我阿爸阿媽唔係到就仲好

一返到屋企我就入左房,以前間房係我同大哥住 

大哥搬左之後,間房就得返我一個 

『家和』爸爸打開左我度房門叫我 

我無應佢 

『家和..』 

唉真係好煩 

『嗯?』 

『果個女仔係你女朋友?』 

『係又點呀』 

如果係以前既爸爸,聽到我咁既態度一早就發火鬧我 

佢關埋左度房門,坐係我地床邊 

『其實我地兩仔爺真係要好好咁傾下』 

『兩仔爺?哈我真係第一次聽到你咁形容我地兩個』 

『你阿媽話你讀完中六就搬,就係打算同果個女仔一齊住?』爸爸深呼吸口氣,無視我岩岩既說話 

『係掛』 

『咁早,真係好咩?』 

『阿爸』 

『嗯?』 

『你放心喎,我一定唔會出事返黎求你架』 

『杜家和你真係決定咁既態度同我講野?』 

『阿爸,我想同你講呢,我唔係你地附屬品,無事無幹就無理我,係喇,到有樣野吸引到你地興趣喇,就係到問長問短,喂,你不嬲都唔同我講野架啦,從小到大,只有大哥同細佬既說話你係有興趣聽之外,你會聽我講野既咩?我既野你有興趣知架原來?咁多年家長日,你有無黎過一次呀?大哥,細佬既家長日都係你去,唯獨是我家長日就無人去,叫我自己拎成績表,點解呀,點解呀我問你!!』 

『點解又係宜個話題..』 

『你梗係唔想我講啦』 

『我同你真係除左講宜樣野,就無其他野講咩?』 

『唔係,係本身都無咩想同你講』 

『杜家和你係咁撚唔滿意屋企既點解你唔宜家就走呢?』阿爸忍唔住發火了 

『哦,都有原因既,因為間公屋有我個名,我係無需要搬既,如果你想我走既話你可以去房屋署取消我個名,二來我又未儲夠錢,仲有呀,自從我返左兼職之後,每個月我有擺返低二千蚊,你係覺得唔夠既話咪開聲囉,我唔似你地,要人地求你先有』 

我阿爸皺住眉頭望住我,好似唔相信我係同佢生活左十九年既『仔』咁 

我認為需要改變,既然我已經決定搬,我都想將自己既心底話講出黎 

我無再理佢,我拎出我既耳筒聽歌 

爸爸企係身行出去,我望住佢背影,我記得當年阿哥話唔讀書既時侯,爸爸個背影又係咁 
我第二次見到爸爸喊,但我係唔會心軟 




爸爸,我真唔係向你地報復,我只係想你感受一下我咁多年既感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