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之後,公司開左新分舖,升左我過去做店長 

人工加左三份一,抽佣又多左 

但我都無亂洗錢,我要同雪兒儲錢買樓 

當然啦,同八千月薪如何買林寶堅尼既道理一樣,主要都係要靠父母助攻 

咁就當然唔係我父母啦 



雪兒父母都叫我地反正都係出面住,預期交租比人不如自己供樓,表示左會津貼我地買樓 

雖然係咁,但我都想盡最大努力去儲錢,唔想靠曬人地,買樓就話有人支持姐,結婚我地希望用返自己錢 

宜幾年,我都無返過去睇阿爸阿媽 

開頭過時過節阿哥都會叫我返去食飯,我次次都話唔得閒,慢慢就再無叫過我地返去 

唯有佢地三兄妹返屋企做同阿爸阿媽做一次節,我地幾兄弟姊妹自己做一次節 



我有講過唔洗咁麻煩,但佢地又唔介意,我都樂於咁做,始終都掛住d兄弟姊妹 

今年冬至我地約左去食自助餐做節 

阿妹一家,大哥同大嫂,我同雪兒,細佬都帶埋個女朋友黎 

嗯,我們都長大 

『嘩屌行慢半步就比班大陸同胞搶曬d長腳蟹』爆缸華捧住一堆蟹腳返黎 



『喂我講過幾多次個女係到唔好講粗口呀』阿妹睥住爆缸華 

『哈哈,唔好意思,裝修佬無文化』 

我真係好欣賞爆缸華,十七歲,校服都未除就走黎話跟我老豆學裝修做到宜家,唔簡單 

我有諗過叫返佢做阿華,或者叫佢做妹夫 

但我同大哥都係叫返叫佢做爆缸華,親切d,細佬就唔叫得喇,要叫姐夫 

『家和過左新舖辛唔辛苦呀』大哥夾左隻蟹腳比我 

『ok呀,好多客』 

『多客咪好囉,多佣d』 



『嘩屌出左生蠔,班同胞又搶喇』爆缸華衝左出去搶蠔 

『係呢,你老公仲跟緊阿爸開工呀?』我問阿妹 

『下...』 

『下咩呀?』 

『阿爸..八月果陣...入左老人院喇喎』

『嘿』我聽到既反應就係冷笑一聲 


『家和,阿爸個腦退化症已經去到中期,醫生話宜d叫做混亂期,我地有諗過話你知,但係次次講到阿爸你又叫 
我地唔好再講....點都好啦...如果有時間咪去睇下佢』 



『好..得閒咪去』 

把口雖然係咁講,但我係唔會去探佢,所有野都係佢應得 

係初期既時候,我叫過佢去睇醫生,佢唔理我 

佢係都要搞到失去自理能力要人照顧,係都要試下孤伶伶既感覺係唔關我事 

宜件事我直頭無放係心上面 

宜幾年我已經學習到完全忘記佢地 

我既生死與佢地無關,同樣地,佢地亦都一樣 



但個心硬係好似有條刺咁 

偶爾會吉我一下,提醒我老豆係老人院,你阿媽得返一個人係屋企 

好討厭 

我同自己講我對佢地既感情係假既,我已經唔再關心佢地 

我越係咁講,我越諗起佢地 

『唔知我阿媽宜家點呢』 

今晚雪兒返左屋企無上我到,等我可以一個人好好咁思考下 

我買左幾罐啤酒返屋企,望住個電視,飲一下一罐,飲下又一罐 



電視播緊既野我根本睇唔入眼,如果你都試過自己住,你就知道電視唔係要黎睇,開電視只係想間屋有d聲,等 

自己唔洗一個人咁孤單 

我竟然流眼淚 

『抵你死..你有幾巴閉呀..你宜家咪又係好似我咁一個人』 

我越講,眼淚流得越多 

『你老味我一個人生活得好地..係都要搞鳩我..你入老人院關我撚事咩』 

一路流,一路流... 

『我屌你老母....』 



人類既感情,真係好復雜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