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羽:她和妹妹藍雁自幼相依為命,寄人籬下。童年的痛苦,令她無法相信他人。
藍雁:她年幼時與姐姐過著流浪般的生活,只渴望有個溫暖的家,不再受別人的白眼。
願焱:他擁有非凡的能力,但卻想擺脫這種能力。
南宮問:他是要承繼家族,成為新一代巫師,他的命運是無法改變的。
 
一.
「雁,快點,警衛還有一分鐘就到。」一位身穿黑衣裳的女子正對著眼前的電腦說道。
「成了。」一樣是一身白衣裳的藍雁道。
「快走。」她催促道
「姐,別緊張嘛!」藍雁不以為然道


藍雁悄悄的退出房間,消失在夜空中。警衛剛好也巡邏至,只見他們用手電筒照片四處的項鍊,草草了事。他們知道這裡的警衛每兩分鐘就經過此地,加上各種防盜設施,不擔心會有人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可以得手。
「這裡沒問題,我們去巡查第二區。」警衛甲說。
「是的。」警衛乙答道。
他們果真沒發現「天使之淚」早已被盜,展示架上只是假的項鍊。
 
 
「姐,它真美呀!」換下了一身黑色服裝的藍雁興感歎道。
「當然,它可是「天使之淚」。世界上再也沒有第二條,而且製造它的人,已消失了。」紫羽看著把項鍊戴上的妹妹說道:「你戴得很好看,要不把它留下來。」
「我才不要耶!姐,你戴得應該比我好看。」藍雁突然靈光一閃,把項鍊戴在紫羽身上。
「嘻,傻瓜。這東西並不適合我,它太高貴了。」紫羽微笑道,觸摸了項鍊一下,並脫下它。


「明天把它送回去它的主人那,你去還是我去?」藍雁把玩著項鍊。
「我去吧!你也該好好休息一下,太勞累了對身體不好。」紫羽抽回思緒道。
「那我明天去玩囉!」藍雁興奮得在沙發上跳起來,跑回房間。
紫羽不禁皺起眉頭思量著明天該怎麼送東西去委託人那。
 
~
 
金色陽光灑滿人行道,在早晨時人和車輛都屈指可數。今天的紫羽仍舊一身黑衣裳,黑色是她唯一的顏色,在她的內心也只有黑色的存在。她把雇主想要的東西送回去,送回去後,她們再也和那群麻煩的人沒有任何關係了。她不慌不忙﹑慢慢地享受著晨曦的溫柔。多久沒有像現在這麼悠閒地享受陽光了,這感覺真令人懷念。
紫羽很快就到了目的地,高尚的住宅區。又再次來到這氣派非凡的別墅了。
「小姐請進。」女傭甲為她開門。嘿!這裡真是個沒有任何可以逃過那人的眼睛,但沒用。紫羽默不作聲的跟著傭人走,真是個好笑的家族,假如有一天這些這科技產品毀了,他們一定會瘋掉。


「你要的東西。」說罷,把盒子拋給椅上的人。
「這是另一半數目,數下。」那人把桌上的名牌女裝手袋推到紫羽面前,一邊打開放著「天使之淚」的盒子,擦了擦最大顆的水藍色的寶石,說道:「你知道為什麼要聘請你們去盜自己的物品嗎?」
紫羽拉開手袋的鍊子,不語,等待眼前人自己繼續說下去。
「『顏』果然聰明。」沙啞的聲音再次響起,語氣中帶有讚賞,但也奇怪自己為什麼會和這個小女孩聊起來:「『天使之淚』其實並不是屬於我的,這次展覽的飾物有一半是南宮家的。現在你了解為什麼我要盜這項鍊吧!它真的很美,美得令我無法自拔。」
「檢收完畢,這次的交易結束。告辭。」紫羽冷道,對老人的話一點也不驚訝。
「難道她一早就知道,只在等待我自動告訴她?不..不可能的。」那人吃驚道,趕緊掏出藥物吞下。
 
生活在這裡真痛苦,這屋子是個烏籠,只要住下來就再也飛不出去。只要想高飛,就會被周圍的事物網住。金錢成為人自由的羈絆,同樣也是重要的工具。愚蠢的人就必成為金錢的俘虜,就如這屋主一樣,過著可悲的生活。這「天使之淚」它只是件膺品,真正的天使之淚應該安然無恙地在南宮家。紫羽一邊走,一邊想著。
「喔!姐你真可惡,不告訴我是假的。」藍雁氣乎乎的聲音出現在紫羽的腦中。
「嘿嘿!誰叫你笨。」紫羽毫不客氣地取笑。
「哼!我出去玩,不理你了。」藍雁假裝生氣,和紫羽斷了感應。紫羽不知道是笑好還是生氣好。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