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我是『顏』的代表。」紫羽說道
「令人意想不到『顏』原來這麼年輕貌美。」餐桌上的另一名男子道。
「小姐,請問有什麼需要?」侍應生問道
「不用了!」紫羽道:「你想『顏』盜什麼?但最終決定權仍是『顏』。」
「我要你們盜『天使之淚』。」那人緩緩道出。
又是「天使之淚」,且看再說吧,紫羽忖道。
「不行?」那人問道
「『天使之淚』剛好給上位雇主送去了。」紫羽道。
「我要的是南宮家那真正的『天使之淚』。」那人堅定道:「而價錢並不是問題。」


「要盜南宮家的?」紫羽內心十分詫異,冷言道:「拒絕。」
.....
「你們不是只要付得起錢就什麼事都會盜嗎?現在只是去偷個東西,就....」
「激將法對我沒用的。」紫羽語畢,只見一名女生走進餐廳,那女子的手鍊,那手鍊。紫羽的臉色變了。突破一陣風吹起,那女孩的手鍊變了樣子。這一切都被坐在一旁的男子看到,而且看得十分清楚。正用餐的人愕然,在室內怎麼會有那麼大的風吹起?
紫羽迅速的動作,帶來了一陣強風,她去到那女子身邊,用極快的速度換下她的手鍊。
 
「告辭。」紫羽站起來,走了。
「想不到她也是個能力者,這樣的人對南宮家才有用。」那人微笑道。

 


 
紫羽把手鍊小心異異的拿出來,這時間藍雁也剛好推門而入。
「姐。」
「噓!」紫羽做了個手勢,然後拿起手中的手鍊,遞給妹妹。
「這是..這個東西不是早就應該被毀掉?」藍雁的臉色突然蒼白如紙,連聲音顫抖也不自知。
「嗯!看來只有送去南宮家。」紫羽神色嚴謹道
「我們也可以做到。」
「但送去南宮家,是最好的。」紫羽肯定道
「為什麼不嘗試,我知道你做得到的。」藍雁責問姐姐為什麼有那個能力而又不好好利用。
「會令你有一點機會受傷的事情,我不會冒險去做的。」紫羽注視著妹妹,給了一個肯定的答案:「就算萬分之一的機會,我也不會。」


「羽,我的能力和你比起來只有三分二,但我可以應付。」藍雁繼續說服紫羽,她決不想請求別人幫手,她當然知道姐姐是為了她才決定要把東西送去南宮家。
紫羽清楚自己的妹妹,可是她不想冒險,因為她沒有後悔的機會。
藍雁見姐姐不語,繼續說:「你可以放我在結界內。」
 
「咯咯。」傳來陣陣敲門聲。是誰?有誰會來?
門外的是方才在餐廳的男子。紫羽把門關上。不過,一隻大手頂住了。
「南宮家的人,你到底想怎樣?」紫羽不客氣的問
「我覺得你會想得到我的幫忙。」那人指了拍桌上的手鍊道。
紫羽讓他進入屋子,同時亦都叫藍雁躲起來。(紫羽與藍雁是雙生兒,兩人擁有心靈感應,不用說出口,也可以聊天。)
 
「我把它趕出來,你在這裡佈下結界吧!」那人道。
「南宮問,身為南宮家繼承者,你還想要『顏』盜自家的東西?」紫羽不客氣的責問道
「被你知道了。」南宮問聳聳肩道:「既然身為繼承者,也有繼承者規約。」
紫羽在空間畫了畫,整個廳堂頓時像與外面隔開了。
南宮問蹲下,喃喃自語道。突然手鍊發出紫色的厲光,接著,一團靛藍的東西竄出,擊向紫羽,但它在紫羽面前消失了。


「好險。」南宮問舒了口氣道
「南宮家的人。你可以走了。」紫羽下了逐客令。
「好心沒好報。」
「這本來是你們的責任。」紫羽回嘴道
 
「談個交易。」南宮問說道
「如果是盜你家的東西就免談了。」
「這回是要那兩條假的。報酬一樣。」南宮問停下,看著紫羽。
「成交。請!」紫羽把南宮問請了出去。
 
 
「姐,好強唷!」藍雁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
「小鬼,我們又要工作了。」紫羽彈了彈妹妹的鼻子道。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