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南宮問】
身為南宮家長子,我必須把所有影響家族的東西掃除,不容自己有出錯的機會。其實不用找那珠寶商,以南宮家,絕有有能力自己辦成一個珠寶展覽會。為了那個目標,只好將就一下,但那老頭子也俗不可耐,看見「天使之淚」就那麼快被她吸引住。看來這條膺品也帶有那麼一點力量。
嘿!如果那老頭子看到整個南宮家的飾物,他必會眼紅,然後異想天開可以取而代之。
虛榮心強的人結果往往十分悲慘。
南宮問坐在亭下,嵌入思索中。如此良辰美景,竟然不懂得去欣賞,滿腦子是公事。
花瓣悄悄地落下,芳香撲鼻。假山上有水從內而出,那泉源在山間,這並不是人工製造的泉。這個假山一點也不假,山上綠草如茵,可以容納幾個小朋友玩耍。水聲淅淅,拍岸擊石,叮叮噹噹,尤甚悅耳,令人彷彿置身於山溪之間。鳥群飛致此,盤旋而落,嘻嘻哈哈,戲於山泉間及至白蘭柳樹間;南宮問,移步,發出聲響,驚覺,有人於此,群飛而去。葉子受驚了,輕輕地飄落。南宮問伸出手,抓了一片,又放下。看著遠去的鳥兒,歎息道:
「假如我也能飛出這兒,我也可以像你們一樣自由自在地翱翔天際。」
 
細想,既然那老頭喜歡「天使之淚」就好好行用他。把「天使之淚」「送」給他。
他自己複製第二條「天使之淚」,發現,雖然是膺品,但也擁有一點兒那種力量。其他人複製的話會不會也有呢?如果這樣的話,必需要為「天使之淚」找到可以取走它力量的人,或者要毀掉。要不然會有很多人受傷害。


如果是「顏」的話,應該有能力可以複製。且看看在說。
 
 
南宮問,在樹的掩護下,把藍雁盜換「天使之淚」的經過看得清清楚楚。她為什麼會穿白衣服?傳統的偷兒不是穿黑色服裝的嗎?真是奇怪。
她速度和動作都是一流,快而準。不消一分鐘就消失在夜空中。
看來這裡的保安還不行,幸好這項鍊是膺品,要不然,想取回來,可謂困難重重。
接著,他也消失了。
該死的,就算是別人製造的膺品,竟然可以傳輸到力量。
唯有去「請」「顏」出來交易了。
 



 
第二天下午,他在s餐廳等待傳聞中的「顏」,誰知道「顏」原來是個年輕貌美的女子。看樣子應該只有二十歲左右吧?還是十幾歲?罷了。
試探一下她敢不敢到接下去南宮家盜「天使之淚」。
但拒絕了,看來大家對「顏」的評價言過其實。真有點失望,還以為有組織不被南宮家嚇倒。
咦?這感覺是...南宮問向一名女子那看去。她的手鍊,被邪物附體。該怎麼辦才能取到她的手鍊呢?
南宮問正想得出神時,突然瞥見「顏」以驚人的速換下那女子的手鍊,看見的人大概也只有自己,可是也只看到影子而已。
她的武功和力量,完全出乎我預料之外,甚至有可能在我之上。昨晚還以為自己已看清她的底限。誰知今天卻有意外的收獲,若變成敵人的話就十分麻煩。
 
「追!」南宮問,腦海閃出這個念頭。


 
南宮問想跟著紫羽,繼續和她談真正我交易。誰知,轉個頭,紫羽就失去影蹤。現在該去哪兒找人?
啊!看到她了。奇怪了,她是何時換了衣服?剛才的黑色服裝,眨眼間變成白色。
算了,還是別再次跟丟。
原來南宮問是跟蹤藍雁才找到「顏」的家。偷偷摸摸地跟在別人後面,是非常差勁的行為。但為了整個家族,無論什麼事我都會做,只要有人想傷害家族裹的人,我會拚命的。這就是我南宮問不可篡改的命運。
「這個地方的氣息很祥和,『顏』一定用她的力量,改造了這裡,並佈下結界。」南宮問心道:「為什麼每接近她一點兒,就要重新估量她?」
 
這天的南宮問,腦海的問號,不知不覺地多了幾倍,這連他本人也沒發現,可見他真的被自己問倒了。
 
來應門的是「顏」,但自己好像不受歡迎,幸好自己機靈,不然又被拒絕門外。
天殺啊!她知道我的身份!現在唯有厚著臉皮,跟她周旋下去。
於是我向「顏」提出一齊合力把手鍊內的東西取出,誰知她爽快的答應了。本還以為會被掃出大門口,這又令我驚訝幾分。她並不是沒有那個能力。到底她為什麼呢?
待會兒問問她。現在最重要的是解決這個東西。我唸起一段咒文,讓光把闇驅逐趕來。
哼!原來是高級魔物,怪不得力量這麼強大。不好,牠想侵襲「顏」。
南宮問大喝:「火之靈,以光之名,消滅闇之物,去。」


那團靛藍色的魔物,化為塵灰。
她一定很感謝我,乘機和她商量一下交易。
唉!看來她對我的印象糟透了。
還好,她答應我去盜兩條膺品。總算舒了口氣,起碼在目前我們並不是敵人。
可是,可是,她居然連茶也不給我倒杯就很客氣地「請」我走。
如冰的美人,總令人又愛又恨。
「她到底是怎麼換衣服的?先黑,再白,最後黑,待會兒該不會又變成白色?好利害耶!」南宮問忖道。
原來,所有委託「顏」的人,全部都以為「顏」只有一個人。這也難怪,每一次,接觸委託人,都只有一人去。紫羽和藍雁從不會兩人同時出現在委託人面前,更何況為了保密和顧及自身安全,羽和雁兩人會稍微改改容貌。
 
 
南宮問踏著輕鬆的腳步,往家的方向走去。現在只需要等待兩條「天使之淚」和找它的主人了,一切變得簡單很多。今天真是不平凡的一天。比起我那枯燥的生活,「顏」的生活實在有趣多了,我只能有羨慕的份。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