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藍雁
昨天花了一點時間,就輕易將「天使之淚」拿到手。雖展覽館的保安已經是世界頂尖的,不過只要有一點時間的隙縫,給我們製造的機會也就倍增。
最可惡的事,偷完後才知道「天使之淚」居然是條膺品,害我白費了不少時間。
那些鑑賞家也太差勁了。但曷那條膺品比我和姐姐弄到的還全神,而且差點兒就和真正的一模一樣。它少了那種力量。
 
藍雁氣乎乎的想著,漫無目的閒逛著。告訴姐姐自己要去玩,但是,並沒有什麼地方好去。逛商店嘛?也好,去那些商場看看也不錯,可能會發現有趣的東西。買點東西給姐姐也好。走著走著,看見一個女孩戴著一條奇怪的手鍊。
她在空中畫了幾下,就有一道光飛向那手鍊,手鍊也跟著粉碎。藍雁發現有名男子正猛盯著她看。那人見藍雁看著他,知道他自己失禮了。他不好意思的搔搔頭,欠了欠身便走了。
他看到了嗎?不相信,他應該是被我的美貌吸引住,一定是這樣。
嘩!好可愛的小北極熊喔!姐姐一定會很喜歡。還記得小時候我把她的小熊給丟了,姐姐沒有責怪她,自己一人躲起哭了整整一天。看到自己心疼死了,但礙於面子,也很難開口道歉。
現在也可以,只要人還在,總有道歉的機會。


藍雁付完款後,繼續到處亂逛。
「雁,快回家,要快。」紫羽的聲音在蘆雁的腦中響起。
「怎麼了?」
「回家再說,快。」紫羽催促道。
一定有什麼事發生了,姐姐很少這麼著急。
藍雁在人煙稀少的地方施展起輕工來,速度極快,沒有人會看得清楚。就算看見,大概也以為是鳥兒。
回家後,看到的是自己剛才毀掉的手鍊。
為...為...為什麼?她不是一早被我..為什麼會在這裡?我......
手鍊好重,好重,好重。不,是我的的力量亂了套。
紫羽見狀,把手鍊取過,放回桌上。握住藍雁的手,把自己的力量注入藍雁體內。


「姐,不要為我。」藍雁慘白的面,開始慢慢復原。
「我去看看。」紫羽走向玄關。
 
「雁,快躲起來。」
藍雁乖乖地,把自己藏起。
只見,一位不認識的異性闖入,但他好帥喔!可是姐姐她,看樣子並不歡迎來人。
原來那人和姐姐一樣,能力都很高強。他是誰呢?
姐姐把他給「請」走了。
藍雅透過秘路電視,把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好壞!又彈人家的鼻子,快扁了。」藍雁撒嬌道:「我只不過是晚你出生一分鐘,就被你叫作小鬼。不依呀!」
「還說自己不是小鬼。」紫羽笑著摸了摸妹妹的長髮。
「我是小鬼,那你就是大鬼。兩頭鬼,呵呵!」藍雁呵呵大笑道。
「我們去準備一下,要再次盜『天使之淚』了。」紫羽道:
「目標是展覽館和那大屋。展覽館那裡不急,倒是那位老人家那比較麻煩。」
「令那些科技產品失靈不就行了嗎?」藍雁不肖道。
「別粗心大意,那裡我們還不大清楚,先詳盡調查一下。」
 
 
又是「天使之淚」,上次那位老頭聘請我們去展覽館偷「真」的,現在南宮家又要禮聘我們去偷回兩條假的。
假如,假如兩條項鍊在同一個時間消失的話,那不就很棒嗎?
哇噻!好刺激。
和姐姐商量商量,希望不是我去展覽館那兒,真的不想再去同一地方。事實上,姐姐會把她認為最沒有危險的危險工作給我。
明明知道她疼愛我,可是為什麼我就有那一點不服,這就是能力的差距。我也想變得更強,去守護姐姐。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