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被盜】
 
這幾天的天氣特別好,晴空萬里,氣溫不高不低,濕度剛剛好,風柔而爽。這一切都是那麼美好,其實是「暴風雨來臨的前夕」。
 
「嘟嘟嘟!特別新聞報導。最後一天的珠寶展,取消了。根據有關人事提供的資料,名為『天使之淚』的項鍊被盜。此項鍊上鑲嵌的寶石都是出自同一顆,其色澤亦是世間罕有,獨一無二的。現今被盜,警方已採取行動,可惜並沒有多餘線索。就像是項鍊自己消失的。警方,若有人見到可疑人物於昨晚在附近徘徊或目擊整個過程,請速與警方聯絡。而南宮家代言人,亦保證必會重酬。特別新聞報告完畢,再會。」新聞報導員話畢。
所有的電視台在同一時間報出這段新聞,連外國也報導了。大家對「天使之淚」在保安嚴密的展覽館被盜一事會都嘩然,這根本不可能有人可以做得到。
 
根據保安公司所說,他們平均每十秒就會有巡邏隊經過,這麼短的時間賊人是不可能盜走「天使之淚」,而且,擺放項鍊的位置也設有密密麻麻紅外線和感應器。只要有人稍微接近,感應氣會發出警報。最重要的一點是,所有工作人員及警方連夜播放監察錄影帶,並沒有任何發現。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項鍊在巡邏隊到達前一秒鐘,突然消失。
 
今天,「天使之淚」成為大眾的討論話題,大家都被這神秘失竊事件吸引住了。


展覽了九天,在工作人員準備舒口氣時,突然又被嚇一大跳,心臟不好的了,聽說暈倒了。辦人之一的賈殤 珠寶商人,在家聞訊,心臟發,被送入醫院;南宮家除代言人外,繼承人南宮問並未曾露面。大家一下子慌張起來。
 
四個當事人,有兩個正在熟睡著,一個正狂笑,另一個坐在電視面前發呆。
 

 
「姐,看喔!報導了很多次耶!不過那些笨蛋,怎能在錄影帶裹找到線索。」藍雁搖了搖姐姐,把她的頭,轉向電影機面前。
「雁,別偷吃我的餅乾。」紫羽瞄了電視一眼,就發現妹妹在入侵自己的寶貝餅乾。嘿!想偷我餅乾,門兒都沒。
「姐,別這麼小器嘛!分點兒給我。」藍雁撒嬌道。
「一塊。」紫羽遞給妹妹一塊圓形的餅乾後,跑回房間,並且鎖上。


「嗚!姐,你好壞。」藍雁嚷道
「給你吃光了,我吃什麼?」紫羽理直氣壯道。
「不吃就不吃嘛!姐,快出來,我們去交易囉。」
紫羽打開門,慢條斯理地走出來。藍雁伸出雙手,搶走了紫羽的餅乾袋子。紫羽拍了拍身上的黏著的餅乾碎片,毫不在乎被妹妹搶走。
「可惡,你吃光了。」藍雁氣憤道
「嘻,笨蛋。」紫羽彈了彈妹妹的額頭道。
 
這時,電話響起了。
「找誰?」紫羽拿起電話問道
「『顏』!」那人道。


「南宮問,你想幹什麼?」
「告訴你交易地點改變了。改在我家。」
「你家?」
「對!你知道在哪?」南宮問 問道
「笑話。」紫羽氣呼呼道,並把電話給掛上。藍雁愣住,她從未見過姐姐這樣對人。
另一邊箱的南宮問也愣住了。竟然有人敢掛我電話?有人敢掛我電話?哈哈哈,真有意思。
 
 
紫羽帶著兩條假的「天使之淚」去找南宮問,作最後交易。
「喂,你要的東西我帶來了。」紫羽喝道
「我何時得罪你?為什麼你只對我沒禮貌。」
「因為我討厭名門望族,你們這些假惺惺的人,看了就令人作嘔。」紫羽一口氣說完,自己也奇怪為什麼會說出這席話來,明明不是這樣子的。
「原本是這樣。」南宮問愕然,原來自己的身份是這麼令人討厭的,真可笑。
「請檢查,如果沒問題餘款請存入瑞士銀行020202這戶口。」紫羽冷言。
「嗯!可以在談第二宗交易嗎?」


「什麼交易?」紫羽不解道
「將這條『天使之淚』放回原位。」南宮問意味深長道。
「什麼?」紫羽困惑了,明明八天前才聘請她們去偷,現在又要放回展覽館,在開什麼玩笑。
「現在城中,無論大小都在討論『天使之淚』被盜,把展覽館的送回去,我就可以藉此向外界宣佈停止再次展出。」南宮問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哼!原來真正的目的是這樣。」
「開出條件吧。」
「和上次一樣。」紫羽打算狠狠敲詐他
「沒問題。」南宮問爽快的答應了。
 
「真會找『顏』麻煩。」
「一石二鳥,大家都有好處。」南宮問道
「奸商也。」
「謝謝。」
「依舊,收到一半款額後就行動,餘款同樣存入瑞士銀行020202。」紫羽說道


「等一下,你真正的名字是什麼?」
「無可奉告。告辭。」
 
紫羽頭也不回地走了,她現在十分混亂。到底自己出了什麼問題?
南宮問看著逐漸失去蹤影的紫羽,感歎道:「她真是與眾不同,她真的很討厭名門望族,對別人的態度總是比我好。」
可是,為什麼我總想逗著她玩?一定是近來太勞累了。
 
 
<>
「嘟嘟嘟。特別新聞報導。被盜的『天使之淚』於傍晚時,神奇出現在原位。擺放項鍊的模型,自『天使之淚』被盜後,被警方帶回警局作仔細檢查。但項鍊的確出現在原來的模型上,這是否說明項鍊並沒有被盜,而是自己消失的呢?這就不得而知了。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賊人是無法闖入24小時都有警察監測的警局放回項鍊。警方正式宣佈取消通。南宮家代言人亦表示會回收項鍊,不會在作任何展覽。特別新聞報導完畢,再會。」
 
不是吧!很神奇。不是說被偷了嗎?
有人說是神在顯示世人。有人則說,會有大災難。眾說紛紜,千奇百怪,什麼都有。「天使之淚」在一日之間失而復得,讓所有相關人士鬆懈下來。
 
警察局:


「混蛋。你們到底怎麼看守的,讓賊人來去自如。沒用。」一位警官罵道。
所有警員都低著頭,耳朵被上級的怒吼聱震得嗡嗡響,真是可憐。
 
 
醫院:
「你說什麼?南宮家的那條項鍊找到了。」有一老人家問道
「是的,老爺。」
「給我去查,到底誰敢偷我的『天使之淚』」老人家怒髮衝冠,面紅耳赤。
「是的,屬下尊命。對不起,查了一天還沒找到任何線索。」
「啊!」老人家慢慢坐下,神色蒼白,自言自語道:「是『顏』,一定是『顏』。」接著就暈倒了。
「老爺,醫生,醫生!快來。」那人高呼道。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