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倒數的時間】
展出第三天,並沒有人發現「天使之淚」被換了,大家繼續被它吸引住。
「實在太美了。」遊人甲道。
事實上,被換走的那條「天使之淚」也是膺品。也就是說世界上有兩條假的「天使之淚」。一條在賈老頭手中,一條在展覽館內。
最諷刺的是所有人都為這膺品而顛倒,甚至出高價聘請他人偷盜。
這幾天,警察局人煙頂盛,你喧我嚷,好不熱鬧。
 
此時,紫羽和藍雁在為誰去展覽館盜「天使之淚」正爭吵不休。
「我不要再去展覽館了。那兒並不刺激。」藍雁嚷道
「但那裡最安全,別墅裹到處都有監察器。而你又不熟悉那,不能讓你冒險。」紫羽說道。


「好啦!姐,我不想去展覽館,沒趣的地方。別墅好玩點兒。」藍雁嘟嚷著
「唉!我該拿你怎麼辦。」紫羽搖頭歎息道。
「好耶!我可以去囉!」藍雁興奮得跳起來。
「但是。」
「還有但是?」
「但是,我先去查訪一下別墅。確定絕對安全你才能去,而且你要乖乖聽我的話。」
「尊命,紫大人。」藍雁俏皮地敬禮,可愛極了。
「哈哈!小鬼。」紫羽笑道。她沒有什麼東西想要,她只想妹妹幸福快樂的生活,直到永遠,自己就算死,也無所謂。
藍雁一直都知道姐姐為了保護她不受傷害,自己犧牲了不少東西。從小時候開始,姐姐一直比自己聰明能幹,自己學的東西,姐姐都會,甚至出自己出色。很妒忌姐姐比自己聰明,一直都很妒忌她。但是,後來她才知道姐姐為了保護她所負出的努力。所以,她不再妒忌姐姐,希望自己能獨立,不再牽累姐姐。可是,偏偏這身體...
「雁,明天你要去醫院檢查身體。」紫羽看著發呆的妹妹,柔聲道。


「嗯!我自己去就好了。」藍雁答道。
 
 

 
 
南宮問若有所思地坐在窗台上,不知自己委託「顏」去盜「天使之淚」是否會出問題。自己也能辦到的事,竟然去委託別人,這並不是自己的作風。南宮問為自己的行為感到驚訝,到底自己想幹什麼?
但很快的告訴自己是對「顏」的能力好奇而已。
還是將一半款項先存入「顏」的戶口吧!不,先找她談一談。
「喂,『顏』?」


「是的。」紫羽拿起亂響的電話不耐煩答道,她正熟睡著。
「那個,那個,你打算什麼時候下手。」南宮問好奇問道,那個「顏」好像在睡覺,我弄醒她了?為啥我會半夜亂撥電話給人家,真是的。
「下手?六天後吧?你是誰?」紫羽睡意溢滿。
「南宮問。」
「喔!那個混蛋嘛!去死。」紫羽掛上電話
「她一定還沒睡醒。」南宮問笑道,太可愛了「顏」。明天去找她也好,嚇她一跳。
 
 
倒數第五天。
藍雁一早就出門,去醫院。今天是又是她檢查身體的日子。
她慢慢地開著車。真不想再去醫院那,就算去了也好不了。
紫羽站在陽台上,看著妹妹遠去的車子,直到再也看不到車影,仍站著,像等待她歸來。希望妹妹的病情會好轉。
太陽高照,不知過了多長的時間,紫羽還沒有回去的樣子。好不累嗎?
南宮問在不遠之處看到在陽台站著的紫羽,她不在睡覺了?
「叮噹...」門鈴大響。


「你怎麼在這裡?」紫羽板著臉問道
「來和你商討『天使之淚』的事。」南宮問理所當然道:「不請我進去?」
紫羽千萬個不願意地讓南宮問進入她的家。
南宮問在她背後露出勝利的微笑。
 
醫院:
願焱驚訝的看著藍雁,是那天在商場見到的那個女子。
藍雁也十分吃驚,想不到那天盯著天瞧的人會是個醫生。
「藍小姐,我是代替你本的主診醫生,今天幫你作身體檢查的醫師--願焱,袁醫生他告假一個月。」願焱看了病歷表,原來她叫藍雁,真是個好名字。
「喔!那天你看見我做的事?」藍雁問道
「嗯!」
「你也有那個能力?」藍雁再問
「嗯!」
「那你為什麼不出手?」藍雁追問道
「我..」願焱面對著藍雁的質問,什麼也答不出來。


「算了。」
「那現在開始檢查身體,照慣例會抽取你血液。」願焱說道。
 
「你知道那條『天使之淚』嗎?」願焱問道
「知道呀!很美。」藍雁答道
「你看不出它有某種架量?」願焱驚訝道。
「喔?才那一點點,況且它又是膺品。」藍雁不肖道。
「什麼?」
「嘿!還虧你有那個能力。」藍雁笑道。
面對著藍雁譏笑,願焱不禁臉孔耳赤,低不頭說道:「我並不喜歡自己擁有這種能力。況且我只會為人帶來不幸。」
「你去幫人不就行了嗎?」藍雁不解道,明明有能力卻不好好利用
「幫人?」願焱好夢初醒,對呀!自己怎麼想不到去幫助有需要的人。
「嗯!我的身體怎麼樣?」藍雁問道。
「情況有好轉,如果繼續這樣下去,應該不會有很大的問題。」願焱答道。
她真可憐!


 
 
倒數第二天:
自從知道妹妹的病情好轉,紫羽心情特別輕鬆。她和妹妹商討著計畫。
她把幾張平面圖平放在桌上,逐一解說。
「這裹和那邊都有人看守,整個屋子每半分鐘就有人巡邏過。而且除了一些有個人隱私的地方,整間屋子都有監察機﹑秘路電視等。尤其是擺放那東西的地方,特別多高科技產品。我可以令它們同時失效一分鐘。」紫羽說道
「不用了,展覽館那邊的守衛比別墅還嚴密,你得小心點。」
「那好吧!你看著辦。」紫羽唯命是從。
「這樣才是我的好姐姐。」藍雁明白紫羽擔心她自己一個人有危險,但是自己可是和姐姐相差不遠。
 
「那我們去睡大覺囉!」藍雁說著,就跑回房間。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