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行動】
「雁,行了嗎?」一身白色衣裳的紫羽問道。
「行了。」藍雁從房間走出來,身穿和紫羽相同的衣服,在鏡子面前轉了個圈,說道:
「看,我們倆真的一個模樣。」
「我們倆本來就一個模樣,誰叫我們是雙生兒。」紫羽一邊幫妹妹整理凌亂的髮絲,一邊說道:「好了,我們可以走了。」
 
「叮噹!」門鈴就在這時候響起。 
會是誰這麼晚來造訪呢?南宮問?他應該知道今晚我要工作。紫羽想著想著走向玄關,透過防盜系統,她看到一名似曾相識的男子。
「姐,是誰?」藍雁問道
「忘了,你來看看。」


 
「是焱大哥喔!」藍雁說著,就打開門,讓願焱進入屋子。
紫羽記起妹妹拿過他們的合照給她看,他就是那個醫生。
「雁妹妹,你...」願焱看著藍雁和紫羽,分不出哪個才是藍雁。
「焱大哥,什麼風把你吹來的?」左手邊的藍雁道。
「我是來幫助你們的。」願焱堅決道。自從上次在醫院和藍雁聊過後,他一直認為藍雁的身份並不平凡。看她,走路時的舉止,是個練武之人,而且身手非凡。
「你有這能力嗎?」紫羽冷問。
「還可以。」願焱答道
「試試看就知道了。」紫羽說著,就向願焱展開攻擊。只見願焱左閃右避,躲開紫羽猛烈的攻勢。突然紫羽停止攻擊,讚賞道:
「不錯。」


「嘩,願焱哥哥好棒喔!姐姐是第一次稱讚別人。」藍雁拍拍願焱的臂膀道。
「那我不就很榮幸。」願焱想起剛才紫羽的攻勢,不禁汗顏。她應該沒出全力。
「你也是有能力者?」紫羽想起妹妹提起,自己也能感覺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力量。
「嗯!」
「那你就和雁一起去!」紫羽知道他的能力可以照顧自己的妹妹,況且他...
「姐,那你呢?」藍雁驚愕紫羽竟然輕易相信一個他不認識的人。
「我?你應該擔心你自己。」紫羽想起那別墅的嚴密保安,不禁為妹妹擔憂。她害怕劇烈的運動妹妹的身體會負荷不了,有他在,她會放心很多。因為她知道他一定會保護自己的妹妹。
 
「那你換下它。」紫羽把一套黑色衣服扔給願焱。
 


「我先出發,待會兒找你。」紫羽向妹妹交代完,就從陽台一躍而下,化作白影,向遠處奔去。
 
「好快的速度。」願焱感嘆道。
「這就叫好快,假如能再快點呢?該叫作什麼?」藍雁反問道
「不是吧!」
「就是,我們也該出發,不能輸給姐姐。」藍雁說著,也一躍而下,化作白影,一直向前伸延而去。
願焱也跟著藍雁,用相同的速度在夜空的奔馳。
 
 

 
紫羽藏匿的大樹上,看著展覽館內的一舉一動,突然她瞥見南宮問也在不遠之處。
「雁?到了嗎?」紫羽在心中問道。
「剛到了。」藍雁回應道。
「那我們開始行動,一定要在一分鐘內找到。不然就會被發現。」紫羽說道


「嗯!我知道了。」
 
接著,在不同的地方正有三個向一幢建築物飛奔而入。在巡邏的人好像並沒發展已經被人入侵了。她們的速度快得令人的眼睛無法看到身影。
到了,現在有九秒,不,八秒才對。還是慢慢來,不可以給外面那傢伙看到自己的實力去到哪。
時間一秒一秒地過去,在巡邏隊的腳步聲到達前,紫羽已經不見蹤影。同時,她利用自己特殊的能力令各式各樣的監察器失去效用。更利用光的折射,隱藏自己。
 
在別墅那邊,藍雁和願焱用比紫羽稍微慢的速度在別墅中肆無忌憚,因為那些監察器都被願焱用自己的能力令它們失去功效,但它們仿運作著。
在紫羽得手後,藍雁那邊也成功取得「天使之淚」。
 
她們退出後,令所有機器恢復過來。這寂靜無聲的夜晚,當大家還以為是個安和的夜晚時,一切都已經混亂已經悄悄地發生了。
 
兩分鐘後,兩個地方的警報聲同時響起。他們也太遲鈍了,兩分鐘前發生的穹,現在才發現。當事人早已逃之夭夭,逃回家中大睡一覺。
 
 
這時間,跟著紫羽的南宮問,再次被紫羽的速度驚嚇到。她又再一次出乎自己的意料,竟然能在如此嚴密的保安系統下不動聲響地帶走價值連城的「天使之淚」。看來「顏」能在行內聲名大噪,絕不是靠運氣。


 
「呼!累死我了。」藍雁塌在沙發上。
「那去睡覺。」紫羽道。
「洗個澡才睡。」
「那我呢?」願焱問道。
「自己去客房。」藍雁說道。
半小時後,三人都呼呼大睡。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