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回憶】
昏睡中的紫羽,夢見年幼時候的自己。
在四歲時,母親還在,那時候的日子是最幸福的。生病時,母親細心地照顧自己;妹妹病倒時也一樣。記得有一次,姐妹倆同時病倒。母親連續幾天徹夜未眠地照顧自己和妹妹,結果自己也病倒了。看到母親照顧自己病倒了,就立下誓言:不再令自己病倒,連累母親。
兩年後,母親把我們寄養在親戚家。從此以後,再也沒母親出現過,也不知道父親是誰。聽大人們說,改嫁了。母親每月都有寄錢給親戚,是費用足夠兩人兩個月的生活。可是,那些所謂的親戚根本不理會姐妹倆的死活。每天只給米飯,是隔日的米飯,沒有菜。
平日,除了上學,放學後也要做洗衣服﹑洗碗和掃地等各種的家務。做得不好,就得品嚐鞭子的味道,或者被罰沒飯吃,再者就是跪地一晚。
早上,不準比親戚們晚起床,不準同桌,做功課時只能有閣樓。那個灰暗的閣樓,在夏天裹既悶熱,又不通風。在那裡真的很辛苦。
晚上,沒有燈火的閣樓被大人們鎖上。他們沒有給任何時間自己複習和做功課,幸好自己在學校做完了。又黑又孤獨,只有妹妹和自己互相依偎著。顫慄的身體直到兩人抵擋不住,才沉沉睡去。
但有一樣東西是他們無論怎麼做也無法令她和妹妹的成績退步,連他們的兒女也不能相比較。所以每當自己和妹妹拿到好成績,總會被打一身,然後再關進閣樓幾天。
就算結果是這樣,也絕不會屈服。因為知道自己會離開這個鬼地方。
「哼!做什麼功課?你媽都不要你們了,要不是我們好心收留你們,你們早就餓死在路旁。給我好好兒地幹。」嬸嬸罵道,並打了紫羽一巴掌。


紫羽一聲不響地走向井邊,洗起堆積如山的衣服。而藍雁就在閣樓做著功課,紫羽說過她會做完所有家務,求他們別在折磨身體不好的藍雁。
紫羽知道自己現在所受到的,終有一天會幾倍回報。現在只有忍耐,只要妹妹能安然無恙,就算要死也可以。
紫羽咬緊牙關,做完一整天的家務。等到她可以休息時,早就累壞了。幸運的是自己擁有特別的能力,又能和妹妹分享她學到的東西。所以才能維持成績名列前矛,這也是姐妹之間的秘密。絕不能讓別人知道。
最後的一年也是最痛苦的一年。

三年後,紫羽和藍雁被人接走。那人看到紫羽和藍雁的天資,用錢把她們買下。她們真的好開心,好開心。終於可以離開了。
那人把她們帶回去後,給她們買了好多漂亮的東西,是她們從未曾擁有過的。新的衣物,漂亮的房間等。她們羨慕別人擁有的東西她們現在也能擁有。
那人對她們不錯,除了上學,平日就要她們做一些訓練。訓練的時候,非常嚴格,動作一不完美就會被抽打,但比起那地方,這兒是個開心的地方,就算訓練再怎麼辛苦,也是值得開心的事。
所以紫羽付出比藍雁更大的努力。
不久,她們終於知道那人是看上她們的擁有的力量才對她們好。她們只那個人的兩件有用的工具。明白了這些,在那人面前,她們學會了隱藏自己真正實力。經常找時間避開那人的耳目,悄悄練習,讓自己變得更強,也學會控制自己的力量。


幾年後,她們終於被派上埸。
去偷一件價值不非古董。那次只是為了測試她們倆的能力。
一年後,那人去逝。
那人把所有財產都給了她們,並告訴她們,其實自己是她們的父親,希望她們能原諒他拋下她們。
紫羽和藍雁呆若木雞,這句話實在太震撼,她們一直以為再也沒有親人。
紫羽和藍雅繼成「顏」。每去一個地方會調查有無 母親的蹤影。
可是多年來並沒有任何發現。
是誰?是誰在撫摸我的額頭?手好溫暖,有點像母親的手。矇矓中,紫羽聽到一個聲音:
「還好,退燒了。」
是那個醫生?他好像母親。


紫羽又再沉沉睡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