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出走】
 
「姐,你?」藍雁看著正在收拾衣服的紫羽不解問道
「我要離開一段時間,有什麼事你就去找願焱他,他一定會幫你的。」紫羽走來走去,把衣物放進皮箱內。
「為啥?」
「南宮問!」
「南宮哥哥他有什麼不好?」藍雁問道
「他每天都纏繞著我,我不想和他扯上關係。」
「那你就捨得留下我一個人。」藍雁急中智
「有願焱和他看著,我放心。我也是逼不得已,對不起,雁。」紫羽低下頭,對於妹妹她也感到不捨,但是也只有這樣才能躲開那個人。


「我也走。」藍雁衝口而出
「不行,你身體會受不了。」紫羽反對道。
「不要留下我一個人。不要...」藍雁啜泣道。
「對不起,雁,我也是為你好的。如果他再纏繞著我,會為你帶來危險。何況還有那條『天使之淚』,我實在不能連累你。」紫羽抱歉道
「可是..」
「別再說,我決定了。我找到地方後會和你聯繫,你不能出賣我,要不然,我就不給你那個。」
藍雁知道姐姐決定的東西是不會再改變的。自從十天前,南宮問把「天使之淚」送來,一切都變得不可收拾。「天使之淚」每天晚上都侵擾藍雁,藍雁的身體開始變得越來越虛弱。南宮問說過,紫羽是它的主人,只要紫羽戴上它,其他人就不會再受害。但是戴上它後,紫羽就...
 
 



宴會後第五天,南宮問一直都未曾露面,但第六天,南宮問再次請「顏」到南宮家。紫羽為了工作就去了。這次,她並再也沒看見那種花,可是她總覺得,有股力量正迎面壓迫而來,於是釋出自己的力量抵制。當去到,南宮問的書房時,咋見「天使之淚」放在桌上,她見沒人,便撫弄著它的寶石。誰知,那股氣壓竟然消失。
 
等了半小時,南宮問沒出現,她也不耐煩,回家了。
而南宮問把紫羽所作所為全看在眼內,心道:「找到了。」
「問兒,就是那個女孩嗎?」一位老人家問道
「是的爺爺。你剛也見到項鍊的霸氣和力量隨著她消失。」南宮問恭敬地的回答
「沒想到,能馴化『天淚』的人是個小女孩,。」被南宮問稱為爺爺的人正是南宮家第二十五代傳人南宮烈。
「那我去辦!」南宮問說道
「我也老了。」南宮烈,揮了揮手,南宮問就退下去。
 


 
「決,找到紫羽的資了沒?」
「回少爺,我們盡最大的努力只能找到她十歲以前的資料,只知道十歲當年有人接走了她們姐妹倆。那人的身份不祥,同時也只能找到她們在學校的生活。」叫決的人停頓一下,接著道:「她們有三年半是在她們舅舅家度過。但現在還在調查中,祥細情況還不太清楚。對不起,有負少爺期望。」
 
「她們不是普通人,自然沒那麼容易查得出來。你繼續去調查吧!」南宮問說道。
「是的,少爺,那我先告退。」那人說著也退出書房。
 

「決,進來一下。」南宮烈道
「是的老太爺,您有什麼吩咐?」
「下次有關『顏』的資料,就先向我報告。」
「這...」
「有問題嗎?」南宮問低聱問道
「沒,那我先退下。」



 
這時,南宮問唸了一大段符咒,頓時,「天使之淚」被金黃色的光芒包圍著。不久,南宮問便汗流浹背:「看來我得盡快把它送給紫羽了。」
 
 
於是他每天都打電話找紫羽,又或者跑去她家。
昨天,他把「天使之淚」帶給了紫羽,並說:「我希望你能收下它,你就是它的主人。那天在書房內的事我看到了。」
「你,你利用我。我就知道名門望族的人不安好心。給我滾出去。」紫羽咆哮道:「不要再給我看到你。」
說著,她把南宮問推出去(應該說是打出去。)
「等一下,你聽我說,只要你戴上它,它的力量就會成為你的力量。你戴上它後,你就會成為南宮家的人。」南宮問急道。
「笑話,你把我當成什麼?一件工具,用完了就扔,那你看錯我了我不會成為任何人利用的工具。」紫羽臉色慘白
 

 
紫羽把皮箱關起,提著它,走出去。
「雁,遲些見了。好好保重,我會把『天使之淚』帶走,你幫我告訴他,項鍊的力量我會自己解決,而且絕不會戴上它。」


「知道了姐,找到地方得跟我聯繫。再見!」藍雁依依不捨的與紫羽道別。
「只要一解決它的力量,我會找你的。」紫羽把門關上。
藍雁哭喪著臉,去找南宮問。
 

 
「南宮問,給我出來。」藍雁站在南宮家大門口,大聲喊叫。
「雁,別亂來,這兒可是南宮家。」願焱氣急敗壞道,他一接到藍雁的電話,就飛快趕來南宮家。
「南宮問,給我出來,要不然我就拆了你家的門。」藍雁不理會願焱的勸阻,繼續大喊大叫:「喂!南宮問。」
「小姐,請別再喊叫以及離開這裹。」一個身穿累色制服,酷似守衛的人說道。
「你管得了?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我不會賣面子給南宮問。給我叫他出來。」藍雁喝道
「小姐,你再不走,就別怪我們無禮了。」那人道著,身後出現了五六人相同制服的人。
「我就是不走,你們能我們怎樣。」藍雁不肖道。
「那得罪了。」那人說著,就向藍雁攻擊。
手刀劈向藍雁的右臂,藍雁躲開了,冷笑道:「哼,這就是待人客之道。那我也不客氣了。」


說罷,也擋下那人的第二波攻擊。願焱見狀,上前為藍雁阻擋,其餘的人也展開攻擊。
七人把藍雁和願焱包圍著,勝負看表面是一面倒的。
同時,七人展開攻擊,先頭說話的人向藍雁踢去,但又被躲開了。
「雁,當心。」願焱喝道:「要打就找我,對女士出手並不是男人大丈夫。」
那些人,並沒有理會願焱的話,分成兩邊,三人攻擊藍雁,四人攻向願焱。
現場混淆不清。
願焱邊擋住他們的攻勢,一邊掛心藍雁的安危。一看之後,不來,藍雁正佔上風。並把三人踢倒在地上。三人爬起,在向藍雁發動攻擊。
願焱舒了口氣,施展混身解數專心面對眼前的敵人。只見願焱左閃又攻,一下子就打暈兩人。
 
一刻鐘下來,七名守衛都受傷了。
「發生了什麼事。」突然有人嚴肅地問道
「少爺,那女子在這兒大呼小叫。」那帶頭說道
「哼!什麼叫大呼小叫,南宮問,把姐姐還給我。」藍雁毫髮未傷,氣呼呼道。
「藍雁?你怎麼來了?」南宮問詫異道
「還有我。」願焱指了指自己說道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南宮問看著受傷的守衛,再次問道。
「少爺,對不起,屬下沒用。」
「遲點再找你們,現在先走療傷。」
「謝謝少爺。」
 
「南宮問,把姐姐還我。」藍雁再次說道
「你姐?怎樣了?」南宮問驚愕道
「都是你幹看好事,現在姐姐她離家出走了。嗚...把姐姐還給我。」藍雁說著便哭泣起來。
「雁,別哭。」願焱為藍雁拭去眼淚。
「你給我說清點。」南宮問抓住藍雁的臂膀,猛烈地搖晃著藍雁。
「快放開她。」願焱喝令。
「姐,姐她...」說著,藍雁便暈倒。幸好願焱發覺得早,把藍雁抱住。
 
「你要發瘋,別對著藍雁,你明知她身體不好。要是她出了什麼事,我不會放過你的。」願焱怒罵道,說完就帶著藍雁走了。
 
南宮問呆若木雞,到底自己怎麼了。對紫羽,紫羽她出走了。
想著,南宮問快步走回屋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