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尋覓一】
 
「決,速來我書房。」南宮問失去了往日的冷靜
「是的少爺。」上官決愕然了,少爺他怎麼了。
 
「給我派出所有的人,去找紫羽。」南宮問說道,臉色十分嚇人。
「是的少爺,但是,上次有些人去了調查她的資料。」
「留下一半繼續調查,其餘都給我去尋找她。」南宮問當機立斷道。
「是的,少爺,那我去辦。」
 



一個月過去了,仍未發現紫羽的蹤影。而藍雁自從上次暈倒後,至今仍未甦醒。願焱寸步不離地照顧藍雁,南宮問來訪時,莫視他的存在。他明白南宮問。
 
「雁,你要回去了,不能再留著。」紫羽說道,多虧「天使之淚」的力量,把妹妹的靈魂牽引至此。
「不要,我想陪著姐姐。」
「雁,你回去後來找我。這裡真的很美,你看『天使之淚』它的戾氣也淡了點。」紫羽說著,把項鍊放在藍雁面前,又說道:「每當我接觸它時,我的力量就變強了,而且還能產生共鳴。只要像現在這樣把手放在它身上,全神貫注的,我能感受到它。」
藍雁默不作聲,看著紫羽。
「怎麼了?」紫羽問道。
「姐,這樣真的好嗎?」
「我也不知道。但你一定要回去,你的魂已經離開了一個月,再這樣下去我怕你身體不行。」紫羽擔憂道。


 
「放心吧!我身體很好。焱大哥會看著。」
「不行,等會扈我送你回去。」紫羽堅拒道。
「那,你再告訴我怎麼才能找到你喔!」
「嗯!我送你回去。」紫羽說著,唸起了一連串咒語,藍雁被金光包圍著,然後消失了。
 
紫羽若有所思的看著前方,幻得幻失。
 

「雁,你終於醒了。」願焱開心道。


「嗯!焱大哥,你好憔悴,對不起。」藍雁看著一臉鬍子,酷似幾夜未眠的願焱,說道。
「別跟我說什麼對不起,我不覺得有什麼。我是自願的。」
「謝謝!我好高興。」藍雁眼泛淚光,她真的好感動好感動,一直以來除了姐姐,再也沒人對她這麼好。
「傻瓜!你餓了嗎?」願焱問道,並拔開藍雁的髮絲。
「不餓,姐姐那有好多東西吃喔!」藍雁說道。
「啥?魂也能吃東西?」願焱不可思議的挑起眉頭。
「嘻嘻!當然能,姐姐的力量又強了。」
「那就好了,怕你餓著。」
「笨蛋焱哥哥,你快去刮鬍子,不然我不要你了。」
「喂,焱哥哥?」藍雁呼叫著,但願焱沒有任何反應,原來他累得睡著了。
 
「雁,雁,聽得到我說話嗎?」紫羽在腦海中呼聲道。
「姐,我在。」
「雁,我在以前的家附近的村莊,離那小溪不遠。」
「嗯,我等焱哥哥睡醒就去找你。」


「好,來的時候小心點兒。記著千萬不能讓那個人知道。」紫羽叮囑著藍雁
 

「你們這群混蛋,連找這麼一個人也找不到。」南宮問咆哮道。
「對不起少爺。」眾人低下頭道。
「少爺,她的資料找到了。」上官決說道,並呈上一份文件。
「你們先退下。決,留著。」
南宮問看起了那份文件。
 
 
南宮問快速地閱讀紫羽和藍雁的資料,但臉色越來越難看。
「天殺!竟然這樣對待羽。」南宮問拍打桌子,並把文件扔向牆壁。
「少爺。」
「說!」
「除了文件內所提供的,根據當時的一名鄰居說。紫羽小姐和藍雁小姐,那時候每天都被關在閣樓,那個閣樓完全沒有燈光,也有一扇小窗戶。而且有一個經常要做起所有家務,連庸人的衣服要要她洗。聽說身體較差的那位,也要得做比較輕鬆一點兒的工作,但是那些工作,比起王媽媽的工作還辛苦。基本上整個『伍』家的家務都落在身體較好的那位小姐身上。由於兩人太相似,所以鄰人未能分辨出哪位是紫羽小姐。最後一次見到紫羽和藍雁小姐是她倆被一名男人接走。」上官決說道。


「決,幫我收購『伍』家的股票。調查他們和繼續找紫羽。」南宮問從牙縫內拼出這句話,接著一拳打在桌上。書桌承受不了他的力量,塌了。他不准許有人再傷害紫羽,傷害她的人要付出沉重的代價,他暗自發誓。
「是的,少爺。」上官決,趕緊離開,你知道現在的南宮問不是彼一時的南宮問,他已經抓狂了。
【尋覓二】
 
時光飛逝,天氣漸涼,山裹的氣溫降得更快。
「天氣涼了,看來也得去添幾年衣服。待會兒下山看看。」紫羽喃喃自語:
「不知道雁什麼時候會來呢?還是幫她準備點東西,免得她又呱呱叫。」
紫羽把關鎖上,往下山的路走去。
 
「早呀!顏小姐。」一名婦人在遠處向紫羽招手
「早安,吳大嫂。」紫羽說道
「你這麼早出去?」
「是呀,去買點東西。」紫羽答道
「你去買衣服?」婦人問道
「你怎麼知道?」紫羽奇怪為什麼她會知道。


「現在村里的女孩都跑去買那個叫什麼晚禮服。」
「有宴會?」
「是啊!你不知道嗎?那個『伍』少爺後天晚上好像辦了個宴會,邀請附近的男女少年去玩。」婦人說著,喝了口水,再說道:
「那個『伍』少爺是個花花大少,別以為我不知道呀!他不是靠他老爸在背後撐腰,早就給人痛打。但是女孩們都被他的錢給迷惑了,顏小姐,我看你和那些女孩不同,你還是不要去好。萬一那個少爺對你做出一些...就不好了。」
「喔!我會當心的。謝謝吳大嫂,我只是去買點禦寒衣服和日常用品。」紫羽知道婦人是為她好,於是難得地向她交代自己的行蹤。
「好,那你自個兒小心點。」
「再見。」
「伍」家,現在變本加厲了。一群可笑的人住在一個金碧輝煌的家,但住在裹面全是面目可憎的人。別了那麼久,還是遇上了。既往不究,沒可能辦到。你們刻劃在我們身上的烙印,我會一一奉還。就算要付出多大的代價,我也不會放過你們。紫羽握緊拳頭,面有難色,能支持她活下去的力量,只有恨意及復仇。
 
 

 
「少爺,我們已成功暗中收購的伍氏的四成股票。」上官決向南宮問會報。
「很好,調查的事怎樣了。」
「伍氏主席,伍源,為人貪婪,手斷狠毒;伍溯,他是個紈絝子弟,終日花天酒地;伍凌,伍家二子,終日遊手好閒。以及在伍家別墅,明天會有個宴會。」


「有沒有羽的行蹤?」
「回少爺,有人見過一個紫羽小姐相似的人從伍氏別墅附近的村莊內走出。由於紫羽小姐的容貌太注目,所以情報應該不會出錯。」
「你先出去。」南宮問說完,上官決已退出。
羽,你到底想幹什麼?是去報復嗎?就自己一個人去復仇,還是?
 
 

 
「雁,你明天會過來嗎?」紫羽問道
「嗯!我本打算明天過去。」藍雁答道
「幫我帶年晚禮服過來。明天那家人有個宴會,我打算去。」紫羽說道
「什麼?」
「那家人在村莊附近有間別墅。」
「姐,你打算...」
「別擔心,我只是去查查看而已。」
「那好吧!我可以和焱哥哥一起去找你嗎?」藍雁詢問紫羽的同意
「可以,只要不讓他知道就行了。」
「他會查出來的。那天去找他時,他瘋狂地搖晃我。」藍雁回想起那天的情形
「哼!他害你暈倒了,我還未找他算帳,算了不想再提起他。」
「那我睡覺了。」說著,藍雁就斷了聯繫。
「還是真貪睡。」紫羽笑道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