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開始報復】
 
紫羽看著鏡中的人,她也差點認不出來。原來自己也能變成這個樣子,一點也不像平日的自己了。今晚,她要扮演一個熱情風騷的女人,她也可辦到嗎?她告訴自己一定能行的,為了報復無論要怎樣都無所謂。她走出去,請願焱充當她的司機。
「喂,你們倆看夠了吧!再這樣看著我以後就不理你們了。」紫羽嚷道。
「好好好,我不看了。焱你也不能再看。」藍雁咋舌道,想不到姐姐也能變得那麼,那麼....
「哇,冰美人變成...」願焱看著一身火紅的紫羽還未說完,便給紫羽點了啞穴,頓時說不出話來。
「雁,你乖乖留在家裹,有人找我你就裝一下。」紫羽各藍雁交待道,並瞪了願焱一眼,像是在說如果你再亂講話,小心自己的性教命。
願焱對上紫羽那殺人似的眼光,猛點著頭,他是說:我再也不敢了,請紫羽大人饒恕在下!
「這才對嘛!」紫羽笑著,向藍雁和願焱拋了個媚眼。藍雁和願焱,傻傻的看著發呆。
「哈哈!看來我成功了。」紫羽看了他們陶醉的樣子捧腹大笑。


「呃?」兩人聽叫紫羽的笑聲才慢慢回過神來。
藍雁:好久沒看見姐姐這麼笑過。
願焱:原來她也會笑的。
「那我們出發。」紫羽整理好情緒,婀娜多姿地走向車子。
在她身後的倆人同時感嘆道:「還好不是自己眼花。」
接著願焱小跑追趕紫羽,並為她開了車門。
 

輕快的音樂從屋內傳來,紫羽踩著高跟鞋儀態萬千地走進宴華麗的會埸。她的出現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一身火紅的連衣裙,前面裙長及膝,露出潔白的小腿,後面則在地上拖曳著;裙的背部是縱橫交錯的紅線,令人禁不住產生遐想。
「小姐,這邊請。」一位侍衛似的人邀請紫羽進入會場。


「謝謝。」紫羽說著拋了一個動人的微笑。場上的人都竊竊私語,她到底是什麼人?
 
「這位小姐,請問芳名?」伍溯欠了欠身問道,他被眼前的女子迷住了,她不但熱情嫵媚,而且還是個絕色美人。
紫羽見到來人,真好,這麼快就上釣,微笑道:「顏芷。」
「好名字,我叫伍溯,是宴會主辦人。」伍溯彬彬有禮道。
哼!果然還是和以前一樣,看來他認不出我了,紫羽笑容可掬,欠身說道:「喔!原來溯是男主人,小女子見過主人。」
「哈哈!賞面跳個舞嗎?」伍溯大笑道,並伸出手來邀請紫羽跳舞。
放開你的臭手,別碰我。紫羽壓抑心中的厭惡,強顏歡笑地和伍溯走進舞池。混入宴會的南宮問正好把紫羽的一舉一動看得清清楚楚,他恨不得打斷伍溯放在紫羽腰間的手。紫羽你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了報復伍家,你真的什麼都肯做?
在跳舞的紫羽瞥見在一旁的南宮問,失了神,不小心踩踏到伍溯的腳。
「對不起,我跳得太差勁了。」紫羽滿臉愧色,其實內心正高興想著:該死,給我踩多幾腳,踩扁你,踩死你。


「不要緊,不是很痛。」腳傳來的陣陣痛楚令他笑得十分僵硬,並把紫羽帶出舞池。
「是喔!」紫羽對著伍溯甜甜地笑了,快給我混開,不然你的腳就要報廢。
南宮問的內心正翻滾著,他走向紫羽。
 
「小姐,賞面跳支舞嗎?」南宮問 問道。
「快走開,別來妨礙我的好事。」紫羽心道,她看了看伍溯像在詢問他。
「對不起,顏小姐,已經是我的舞伴。」伍溯板著臉對南宮問說道。
「是嗎?但我問的是顏小姐,並不是你。」南容問駁回
「那麼顏小姐你願意和這位先生跳支舞嗎?」伍溯問道
「我叫南宮問。」南宮問說道,並作了個邀請勢。
什麼?難道他是南宮家的人?
他眼目,紫羽把手放在南宮問的手上一起進入舞池。
 
「為什麼你又來妨礙我?」紫羽氣道
「我是來阻止你做傻事。」


「傻事?我和你毫無關係,我做什麼事也與你無關。」
「你拿走了『天使之淚』你就是南宮家的人,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南宮問理直氣壯道
「哈!我從未戴上,所以我與你們南宮家無關。」紫羽冷哼道。
「羽,你不會忘記你現在在哪兒吧?」南宮問提醒紫羽現在她的身份。
紫羽的心停了一拍,對,差點忘了重要的事。這個可惡的人,乘機......
「怎麼了,熱情的顏芷小姐。」南宮問得逞了,他擁著紫羽,跳舞。紫羽無可奈何,笑盈盈的,假裝自己跳得十分投入。她的計劃不能讓那傢伙破壞。
南宮問見她這模樣差點兒忍不住大笑,她實在太可愛了,內心明明正發火,但卻能笑得出來。
一曲完,紫羽迅即離開南宮問。她不想再與他糾纏,如果不趕快離開,怕自己會忍不住動手。
與此同時,伍溯和伍凌站在一旁聊天,見到紫羽向他們走去,兩人臉上皆掛著迷人的笑容。
好一個偽君子,想不到連伍凌也來了。看來,今晚的收獲相當大,只要再接近他們一點就行了,紫羽暗忖。
南宮問,看著紫羽遠去的背影,心中更堅定,他要為她向伍家採取進一步的行動。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