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開空白一頁,由於我認得出是媽媽的字蹟,
她在這張琴譜背面空白的一頁寫上,
 
「對不起,我最愛的人,在你最需要我的時候,我不懂你的愛。」
 
心消失午夜天最後和你哭著癡纏
心今天請你諒解經不了考驗
他即使有弱點卻願和我跨步走前
心偏偏多配合點彼此掛牽





留給這世上我最愛的人
留低深刻熾熱吻
今天起妳獨自生活
要多珍重不要感灰暗

離開這世上我最愛的人
從此不必掛念我
不必嗟怨命運不幸
愛可不是憐憫





這一雙破落心偶遇浮生仿若星塵
彼此欣賞縱陌生終於也走近
哭聲飄過夜深再度撩起失落心神
心偷偷給你著緊祝福這生

弧單的心愛的只是我
我卻愛他一個人無緣留下缺憾


媽媽寫下的一句和抄寫的歌詞,顯然地是這位男生對媽媽的愛,




因為某些事情使得媽媽耐疚,直至現在把一切的往事淹沒。
 
這位男生,可真是我的生父嗎?
 
把媽媽的睡房收拾好後,把一切回歸原位,
然後發現了媽媽放在抽屜的一本日記,
這本日記很新,應該是最近才開始寫的。
不過她有寫日記的習慣嗎?為何跟她生活這麼多年我也不知道。
 
一邊翻開日記本,一邊耳聽八方,畢竟這是一件偷窺別人私隱的事,
儘管她是我的母親,原則上我要尊重她,但最後好奇心戰勝一切。
 
翻開第一頁,只是把一些她日常的事寫下來,更是最近發生的事,
 
不禁使我喃喃自語四處張望的問道,




 
「咁之前果啲去左邊呀?」
 
不過把日記的每一天的記錄結尾總會寫上,To我後知後覺的愛人 - 康,
翻到其中一頁,是數天前的事,
 
-------------------------------
 
9月17日星期一 晴
 
一直以來,我把我們的往事深深的埋葬著,把我對你的悔疚淹沒,
但今天煜仔竟然主動的追問老鋼琴的事,雖然他亳不知情,
卻使我跟你的往事一幕一幕的喚起來,我記起了我們的種種一切,
最終我還是忍不住把你送給我的琴譜拿出來,坐在老琴前哭了。
 




很沒用?對嗎?
 
我當不了一個好情人,當不了一個好妻子,更無福氣珍惜你的愛,
但煜仔出生後,我很努力的當一位好媽媽,
基於我沒有把跟你的一段情跟家人公開,以致他一出生便落得罵名,
奈何他很痛恨我,但我知道的,他是我跟你愛過的唯一證據,
他樣貌很像你,唯一一點就是完全不懂音律,哈哈。
我會好好愛護他,直到假以時日,我會把這段往事跟他和盤托出。
 
我很想跟他說,他不是沒有父親。
只是我的自私,不願面對過去的勇氣,
讓他痛苦,造成無可挽回的烙印。
 
更害怕他會接受不了我這位過往不知所謂的母親一走了之
我只希望他成人懂照顧自己後,就算他知道一切不再認我,




他也能好好的活下去。
 
我愛你,晚安了。
 
To我後知後覺的愛人 - 康
 
-------------------------------------
 
「呢個媽媽真係......傻!」
 
本來還有打算翻看下去,不過媽媽這一篇的日記使我雙眼氾紅,鼻頭一酸。
回想起,媽媽真的待我不錯,很疼我,更沒有體罰過我,
就算我犯錯只會心平氣和的跟我說道理。
 
雖然在我幼時,她成功在街上遺失我多達六次,




但我還記得她每一次找到我後,便會緊緊的擁著我在街放聲大哭,
更聽婆婆說,媽媽本來就是一位任性大意的女生,把我生下來後才改掉一切性格。
 
我把日記放回原位後,便走回我的睡房,
凝視著呼呼大睡的媽媽,還要在我的枕頭上流口水。
但我發現原來媽媽也很美。
 
「我點會一走了之呀,你係一個好媽媽。」
 
我親了她的臉頰一口,這是我自小學三年級後再沒有做過的事。
 
看著床頭的時鐘,原來經已是午夜十二時三十分,
噢!對了,我忘記了跟汶靜MSN。
 
二話不說打開電腦,登入MSN,望見汶靜在線後立即跟她Say Hi,
 
她:「這麼晚還上線?本來以為你今天很累。」
我:「你等我?」
她:「你猜?」
我:「Sorry呀,岩岩發現左小小野,沉思左一陣,攪到遲左。」
 
想不到汶靜在線就是為了待我上線,
 
她:「不要緊,在待你期間我聽歌曲就可以,你傳了很多首歌曲給我。」
我:「你唔介意就好啦,下次會同你講聲。」
她:「你發現了甚麼?可以跟我說嗎?」
我:「聽日見到面同你講。」
她:「嗯,應該是今天,過了十二時!我們中午十二時商場停車場等,對嗎?」
我:「Okay!係Bo,過左十二點,哈哈!咁你......琴日中秋節過成點呀?」
 
她:「早上跟外公上茶樓,然後會合哥哥閒逛,晚上就外公還有爺爺一家人晚餐,我還吃一個冰皮月餅,還有半個雙黃白蓮蓉。」
 
我:「唔會食到怕咩?哈哈。」
她:「你呢?你怎樣過?」
我:「今個中秋節,無玩燈籠,無食月餅(除左同你食),就只係同媽媽食飯行街。」
她:「挺溫馨呢,你總愛提跟我吃月餅,我到現在還未忘掉那種飽滿的感覺。」
我:「哈哈,有幾溫馨?我媽媽仲飲醉左酒,哈.....哈。」
她:「我想......都會是一件有趣的事。」
 
在跟汶靜聊天的期間,想到了她從沒有母愛還有父愛,
這樣提及只會挑起了她的往事,一些傷害。
 
我:「哈哈,唔好討論呢一啲野啦,係呢,聽日你想去邊?」
她:「明天先去了商場然後再說,你可以計劃一下。」
我:「都好,我會諗下同計劃下!」
她:「嗯,對了!我要休息啦,你也不許太晚,更不許你遲到喔,呵。」
我:「知道啦,保證一定唔會遲到,俾定我既電話你,方便我地連絡 6xxxxxxx。」
她:「好了,我的電話6xxxxxxx,我相信你,晚安,我們待會見。」
我:「哈哈,轉頭見。」
 
我立即把汶靜的電話連絡人儲存,
我竟然拿到了她的電話號碼,
心情如像中了六合彩頭獎一樣。
 
汶靜下線後媽媽從後突然其來對我投以一個擁抱,
我把頭轉過去望著她,忘了她脫下裙後全身只餘下內衣
得知她應該還在宿醉,坐不穩才擁向我處,
雖然她是我的媽媽,但始終還是讓我尷尬,
 
我半掩雙眼的跟媽媽說,
 
「大小姐,唔該你著返件衫啦。」
 
媽媽睡忪忪的回答
 
「怕咩,你細細個都同你一齊沖涼啦。」
 
「咁係細個既事啦。」
 
「煜仔呀,你正話錫左我一啖?」
 
被媽媽發現了,我更想不到自己會親她一口。
 
「你係咪飲多左呢?楊小姐?」
 
媽媽瞇著眼抓頭的回答,
 
「都知你個衰仔,我諗我應該真係飲多左,沖涼先。」
 
「嘩,你訓到我成個枕頭都係口水!」
 
「美人口水有咩問題?」
 
「嘩,美人口水唔係口水,你咁都講得出口?」
 
媽媽沒有回應,只是腳步輕浮左搖右擺的離開睡房,
其實我是口硬心軟,我們總是很奇怪,對外人容易心軟,
但面對家人總會很難的心軟,是因為我們習慣了家人的存在嗎?
 
媽媽洗澡後,我便走到浴室洗澡,暖水助我思考,
但腦海中還摸不清剛剛發現的往事,
媽媽的琴譜,媽媽的日記確讓我感動,
看似愈來愈接受答案,卻為這些往事添上了許多問題。
 
洗過澡後,睡前我還刻意的較了三個鬧鐘和一個電話鬧鐘,
以防明天跟汶靜第一次的約會遲到,看得出汶靜十分討厭別人遲到。
 
 
她說,世上有許多種愛,至親的愛,摰愛的愛,友情的愛,
但最終這些愛只是簡單出於一個愛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