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透明膠箱中找到了一個盒子,盒子內是一部電話,是曾經屬於汶靜的,
還有一本她精心設計的時間表,可惜的是再沒有更新了,
要是能夠再相見的話,汶靜你一定要把這些年的時間表更新。
 
這台手機,在她突然道別後的中四開學日,
我出於對她的惦念,走到音樂室時,汶靜託校長交給我的。
 
我還追問校長汶靜的下落,而校長只是報以一個微笑便離開了。
 
電話雖然沒有電話卡,但我還會定期更換電池,檢查這部電話,




至今依然能夠運作,記憶卡的內容還完好無缺,只是沒有任何照片。
 
她的電話號碼,至今我還沒有删掉,還在我的連絡人中,
 
「你所撥打既電話號碼,已經停止服務…
 
因為我一直希望,總有一天,她會用這個電話號碼致電給我。
 
生疏的按著這部電話,畢竟現在我們經已用慣了智能電話,
這樣過時的按鍵電話,跟汶靜一樣,被時間遺忘,只有我在保存。




 
還是只不過一直以來是我的心理生理把她的一切忘掉。
 
按到歌曲播放,雖然歌曲數量不多,但我相信歌曲盡是她的心聲;
 
累了照慣例努力清醒著也照慣例想妳了
好怕一放心睡了心跳在夢中不聽話的就停止了

聽著呼吸像浪潮拍動著越美麗越讓我忐忑
我還能珍惜什麼如果我連自己的脈搏都難掌握





如果我變成回憶退出了這場生命
留下妳錯愕哭泣我冰冷身體擁抱不了妳
想到我讓深愛的妳人海孤獨旅行
我會恨自己如此狠心

快樂什麼時候會結束呢哪一刻是最後一刻
想把妳緊緊抱著可知妳是我生命中的最捨不得

如果我變成回憶終於沒那麼幸運
沒機會白著頭髮蹣跚牽著妳看晚霞落盡
漫長時光總有一天妳會傷心痊癒
若有人可以讓他陪妳我不怪妳

如果我變成回憶最怕我太不爭氣




頑固地賴在空氣霸佔妳心裡每一吋縫隙
連累依然愛我的妳痛苦承受失去
這樣不公平請妳盡力把我忘記
 
 
往昔總是重複聽著這些歌曲,而心中只是出於對她的懷念,
直到今天再次細聽,我領悟到歌曲中的歌詞,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汶靜。
 
可是,對不起,我辦不到。
 
升上中四後,我假裝把一切忘掉,努力讀書,再沒有遲到和留堂,
主要原因是我不想經過那間充斥著我們二人世界時光的音樂室。
 
不過,原來她經已住在我的心裡,把我的一切改變。




 
一直以來唯一一個兌現不到的承諾就是煮出美味健康的食物,
由她離開後的一刻起,我不自覺的在課餘時鑽研食譜,
更成為了我無聊時打發時間的興趣。
 
直到中四十一月的某個星期五的放學時段,我巧遇了秦校董;
我跟他點頭示好後,他正要離開之際,
我終於按捺不住的開了口,追問汶靜的下落,
 
「秦校董。」
 
秦校董聽到我把他叫停後,打量了我一會,然後恍然大悟的說,
 
「我記得你,你叫楊煜熹,中一至中三係問題學生,聽龐校長講你中四後變乖左。」
 




他竟然記得我,是因為汶靜?還是因為龐校長。
 
「我.....想問,汶靜佢依家點呀?」
 
秦校董愕然了一頓,然後報以一個寛容的笑容對我說,
 
「你對靜靜有心啦!佢依家......過得好好!佢去左日本讀書。」
 
我心裡有數,這個只是官腔的回答,於是我鼓起勇氣追問,
那怕會得罪了學校中最位高權重的一位校董。
 
「秦校董,Sorry,我知道我咁講係好失言,但我知道汶靜身體係有事,佢突然退學我好擔心。」
 
秦校董聽過後,不禁皺了一下眉頭,微微嘆了一口氣,疑似鼻頭一酸卻堆滿笑意,
 




「楊同學,唔緊要。」
 
秦校董打量著走廊遊走著的同學,然後再對我說,
 
「不如我地搵個地方再講。」
 
秦校董把我帶到了音樂室,因為音樂室沒有什麼同學會經過這邊,
一聽著秦校董凝重的說著汶靜的情況,心不禁一沉,
另一邊廂想起由我們認識,到交心後來更成為情人。
 
秦校董說,汶靜在一次覆診過後,醫生發現伴隨著她的成長,
心臟愈來愈虛弱,不勝負荷,但礙於她的身子不合適動刀,
唯有聽天由命,得知這個消息後,她依然假裝無恙的面對,
從認識汶靜第一天開始,她比我早起床,
原因是跟她的外公一同練氣功,耍太極,為求心臟健康。
 
後來,秦校董使了很多關係認識了一位東京大學醫學院的心臟科的權威教授,
他二話不說在暑假期間把汶靜送過去作例行檢查,教授提議她在東京治病,
畢竟日本的環境,空氣等等絕對適合休養,而且接近香港,以便家人探望,
休養及調理身體,直至身體狀況再次合適動手術,可惜的是情況毫不樂觀......
 
秦校董把汶靜的一切告知我過後,再次鼻頭一酸,然後黯然離去,
而我呆呆地站在音樂室,內心悲喜交戰,
 
喜的,是汶靜有著一位資深的教授照料,
悲的,是她的情況依然不樂觀。
 
離開學校時天色已昏暗,可是我並不想回家,
走到我們觀賞落霞的公園,紅著雙眼,打量山下的風景,
 
秋風拂來,看群星輝煌閃耀,其實只不過是夜空閃爍的淚光
夜幕的星辰給予我一個靜寂的擁抱,眺望路邊,
象徽希望和昔日誓言剛綻放花兒,
也敵不過過自然的殘酷,悄悄的在路邊凋零,
枯萎的落葉飄落在我的肩膊,屏息聆聽風兒悲泣的吹著,
如像替我撕心裂肺訴說著人世間的悲哀。
 
你跟我說過,人生如夢,所以虛幻無常,
但同時正因如此,人生才栩栩如生,才有意義。
 
最初純白的諾言,明天過後你還會兌言嗎?
 
做夢亦記得,與你初相見那十秒,迷糊地心跳安坐著,都像飄。
明明我們曾經的幸福驚天動地,到底還差什麼才可地老天荒。
 
是因為我們太快樂,忘掉了本來的時限?
 
這段日子,抑壓著思念,假裝把一切忘掉,
可是每當晚上獨自一人仰望夜空時,
總不自覺地想起跟你一起的每一張臉,笑著都會流著眼淚。
 
她說,忍心的離別,只是希望再次團聚時,再次給予所愛幸福,
要是不能的話,就靜靜的獨自渡過餘生,不想徒添所愛傷感。